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流霜飞沙剑诀
    “嗬嗬嗬嗬,你以为这样就能冰住我了吗?太天真了!”

    女鬼大笑,身上的冰块轰然炸开,利爪继续朝厉苍旻抓去,厉苍旻早有防备,飞跃而起,寒霜剑凌空一斩,白色的剑气斩向利爪,用鬼气凝结而出的利爪齐齐被斩断,女鬼惨叫一声,后退几步,仇恨地看着他。w

    “没用的,你的剑,是杀不了我的。”

    她大叫,双手再次生出利爪,挥舞着爪生出十道白光,厉苍旻连忙念诀,身前出现了一度冰墙,挡住了爪光,冰墙也随之劈裂,化作了冰屑。

    女鬼属于阴间之物,法术和剑气只能重创,不能消灭,为今之计,只有那颗被砍掉的桃树。

    厉苍旻的视线落在桃树上,女鬼也发现了,神色大变,对着江云音命令道,“护住桃树。”

    江云音下意识地抱住,下一刻,桃树就凌空飞起,她失声尖叫,更加紧紧地抱住树干,而施展了擒拿术的厉苍旻看着与桃树一同飞过来的女人,冷冷地命令道,“松手!”

    “你若敢松手,我就杀了你。”

    女鬼冷冷地命令着,江云音连忙抱紧桃树,厉苍旻眸色一厉,刚要把人踢开,女鬼的攻击又到了,依旧是阴毒的利爪,她一边与厉苍旻打得不可开交,一边给江云音洗脑,“只要你护住桃树,我可以帮你报仇。闪舞网w你不是想杀了王府的女主人吗,我帮你!”

    正抱着桃树瑟瑟发抖的江云音双眼一亮,“你的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

    话间,女鬼的胸口被寒霜剑穿刺而过,顿时惨叫一声,连忙飞开,胸口的大洞慢慢恢复,只是身形变淡了一层,她白色的眼球似乎染上了红色,阴风怒号,“只要你听我的话,我甚至可以给你力量,让你亲自报仇。”

    江云音神色立马癫狂起来,重重地点头,“我明白了,我一定不会让他夺了桃树伤你。”

    此时厉苍旻已经被厉鬼拖住,她迅速提来了一桶油浇在桃树上,拿出火折子点上去,噗的一下,桃树立马就烧起来,火光冲天。

    “哇啊啊啊,死丫头,谁让你烧桃木的,快拿开。”

    焚烧的桃木浓烟四起,辛辣刺鼻,女鬼没想到江云音居然会想出烧桃树这种歪主意,难道她不知道,不仅桃树辟邪,焚烧的桃树也能驱邪吗?

    女鬼被这股味道熏得满地打滚,连声惨叫,连布出的浓雾结界都开始缩,只剩下一射之地,“快,快吧桃树丢进井里,废物!”

    江云音慌了,她没想到会弄巧成拙,知道女鬼死了,秦王绝对不会放过她,连忙拖着桃树要投井,然而她刚站起来,身体一寒,就软软地倒了下去。闪舞网w

    解决了江云音,厉苍旻才继续看向打滚的女鬼,唇角一勾,挥剑使出了练习许久的剑诀,“流霜飞沙剑诀,第一式,流光醉梦。”

    缤纷飞扬的雪花飘扬而下,顷刻间就铺满了整个世界,女鬼只觉自己陷入一个雪白荒默的世界里,除了她,世界再空无一人。

    她知道这是对手剑诀制造出的幻境,刚要破开,就见一片荒芜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锦衣华服,风流俊逸的男人,他剑眉星眸,雪肤乌发,拿着一把江南烟雨晕染的折扇,手中轻摇,眼神一流转,一股风流的轻佻和邪气立马流露出来,像极了无所事事的膏粱子弟,花眠柳宿,醉生梦死。

    他转头,立马就发现了她,薄唇一勾就笑起来,“锦屏,你来了。”

    荒芜雪白的世界突然鲜活起来。

    像是绘画一般,渐渐出现了喧闹的街市和酒楼茶馆,呆板的人物一点一点地活了过来,闹了起来。街上叫卖的货郎,酒楼中唱着曲儿的伶人,大堂中叫喊的茶客……声声入耳,清晰如昨。那个男人,就坐在二楼的窗边,敲着窗沿笑看着世间百态,玩世不恭。

    “锦屏,你看这些凡人,多有趣啊。”

    他话总是这般奇怪,一口一个凡人,好像他不是凡俗中人似的,他身上的红尘气息,明明比任何人都要浓。

    “诶,你今日好生奇怪,怎么站着不动,快过来啊。”他又笑了,脸上带着宠溺和温柔,“可是怪本王没找你?近日有些忙,便无暇顾及你了。”

    锦屏心中一痛,她记起来了,这是她的记忆,她无法释怀的记忆。

    别走,别过去!

    她在心中呐喊,然而身子却不受控制,一步一步地朝着男子走去,神色痴迷而委屈,低低地唤了一声,“晋郎。”

    下一刻,就被拥进一个温暖带着甜香的怀抱里,脸上划过一抹温热,男人笑道,“怎么哭了,可是受人欺负了?告诉本王,本王替你报仇去。”

    “楼里的妹妹们都在笑我,晋郎不要我了。”锦屏用帕子擦着眼角,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晋郎,你可是厌弃锦屏了?”

    “可么会呢,锦屏如此可爱,本王疼爱还来不及。”男子用扇子挑起她的下巴,低头夺了一个香吻,“既然锦屏舍不得本王,与本王回王府如何?”

    不要答应,千万不要答应!

    锦屏绝望地大喊,然而身体却不受她主宰,那一刻,她欣喜若狂,笑脸盈盈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深情款款,软软地应了一声,“好。”

    这一刻,她悲惨的命运已经注定。

    咔嚓。

    画面突然定格,所有鲜艳的色调都褪色成了灰白,寸寸皲裂,她从剧痛中醒来,南柯一梦,她已经不是昔日的花魁锦屏,而是被人刺穿喉咙、抛尸埋井的锦屏。

    她如今,只是靠一只戾气而生的厉鬼。

    “啊啊啊……”

    锦屏凄厉地尖叫着,她的胸口不知何时插着一截烧焦的桃木,而对面的男人手中执剑,神情冷漠,像极了那人曾经留给她的最后一眼——最是无情多情人。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好一招流光醉梦,好一招流光醉梦。”

    锦屏凄惶地大哭大笑,怨毒地看向厉苍旻,笼罩在院子中的白雾突然颤抖起来,快速的飞过来笼罩住她,接着就听嘭的一声爆炸,白雾像剧烈反应的化学物质一般飞速开来,流光四射,阴气骤起。

    厉苍旻眉头一皱,连忙出剑,凛然的剑气铺展开来,所到之处,阴气俱散,阴沉的院子终于被暖阳普照,而被桃木贯穿的女鬼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截桃木落在地上,和已经昏迷过去的江云音。

    那只女鬼,消亡了吗?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