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替罪羔羊
    花园。

    换酒的暗流已经散去,此时宴会已经到了**,众人酒到酣处,推杯换盏,言笑晏晏,和乐融融。

    这次宴会是为庆祝秦王康复而举办,但没人敢向冷冰冰的秦王敬酒,没关系,没有秦王还有秦王妃嘛,但是先头几个先秦王妃敬酒的人,都被秦王用冷冰冰的视线扫射,喝下去的酒也成了断肠毒药,顿时不敢造次。其他人见此,也知趣地不去打扰他们两口子,于是作为主人的慕容泠和厉苍旻,居然是最清闲的人。

    当然,这世上从来都不缺少捋虎须的人,赵王厉扶尘就是其中一个。他亲自斟了一杯酒,举杯向厉苍旻,“皇兄,今日是喜庆的日子,本王祝你恢复健康,福祚绵长。”

    厉苍旻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他,厉扶尘却没有生气,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果然是上等的竹叶青,口感绵软,回味悠长,单凭这壶酒,今日就不虚此行了。更别,等会儿还有好戏上演呢。

    他看着依旧毫无察觉的慕容泠和厉苍旻,意味深长地勾起了唇角。

    就在这时,厉苍旻突然皱起了眉头,慕容泠疑惑地看向他,还未等询问,就见王府总管张明德急匆匆地跑过来,低声道,“王爷,王妃,大事不好了。”

    慕容泠有预感,张明德接下来要的话与秦王刚刚的皱眉有关,看两人的神态,事态恐怕不。

    有什么事,在她没注意的时候,发生了。

    张明德凑过来,低声道,“王妃,驸马爷徐士龙死了。”

    慕容泠脸色一变,朝承平公主看了一眼,见她疑惑地看过来,立马收回视线,目光沉沉地看向张明德,“本妃这就过去。”

    她看向厉苍旻,见他微不可查地点头,才与席中众人告罪,才与张明德离开。

    “第一个发现驸马尸体的是谁?”

    张明德跟在后面,心翼翼地斟酌着辞,“回王妃,是人。”

    慕容泠已经用神识扫过,徐士龙死的地方离茅房并不远,被人拖进灌木丛中,最重要的是,他的死状,分明像是中了毒,这种毒她并不陌生,正是迷神液的临床表现。

    她的迷神液,只有一瓶。

    “有什么人来过茅房?”

    张明德一脸难色,“今日的宾客太多了,府中下人都在花园伺候,没有注意到茅房的动静。”

    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案发现场,徐士龙已经躺在灌木丛中,眼底青黑,双唇泛紫,生机已经断绝。w慕容泠问了尸体旁的花草,众口一词,都他是被人杀死的,但是谁,它们就不知道了。

    由此可见,杀死他的不是王府的人。

    它们的灵智不高,只能提供一些简单的消息,根本不能描述出凶手的外貌,只能问它们,“如果我把人带来,你们能认得出来吗?”

    “可以可以,草草可以认得出来,她穿着白色的衣服,长得很漂亮。”

    “女的?”

    “是的,女的杀人。”其中一株灌木着,“男的把尸体拖进来。”

    “咦咦咦,就是这个男人,你身边这个男人!”

    灌木丛激动地尖叫,慕容泠眸光一凝,朝身边的张明德看去,张明德毫无知觉,自顾掰开徐士龙的手,里面紧紧握着一个瓷瓶,瓶底还印着秦王府的烙印,正是她昨日拿给江神医那瓶迷神液的容器。

    “王妃,您看,这不是您的瓶子吗?”

    惊讶的情绪表演得恰到好处,连声音也不自觉地加大,正好让尾随而来的人听得一清二楚,“慕容泠,你居然敢谋害本公主的驸马!”

    承平公主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过来了,她并不是一个人,身边还跟着赵王厉扶尘。

    “承平问我驸马行踪,我告诉她驸马去了茅房,她心中担心就过来寻找,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厉扶尘看起来有些尴尬地解释着,他的视线一移,落在徐士龙脸上,“咦,驸马中的毒怎么这么像江神医的毒,难道这个瓶子里装的是迷神液?”

    承平公主已经扑到驸马身上大哭,她虽然性格强势,但是对驸马的感情十分深厚,如今他突然横死,心中大恸,“慕容泠,我家驸马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他,难道是为了报复我们府上吗?虽然勇毅候府往秦王府送了探子,但是满京城哪个没送过,你已经把人打死送回来了,还不肯善罢甘休,一定要赶尽杀绝吗!”

    “不是我杀的。我刚刚在宴会,根本没机会杀他。”

    慕容泠皱着眉头解释,视线一直不离徐士龙的尸体,再次确认是迷神液的毒,问题只能是出现在昨日那瓶迷神液上面。

    本应该给江明中的毒药再次出现在王府,只有一个可能,江明中昨日根本没把药喝完,那剩下的药,最有可能拿到的,只能是替他收敛尸体的赵王。

    她猛然地看向一脸悲戚的赵王,这一切都是他策划的!

    “你杀人何须亲自动手,这是你的地方,属下奴役多的是,随便哪个都能毒杀我的驸马。”承平公主怒吼,“我要让你杀人偿命!”

    她放下徐士龙的尸体冲慕容泠扑过来,慕容泠眉头一皱,点了她的穴,“你冷静点,杀人凶手本妃已经知道是谁了。杀驸马的不是王府的人,而是江神医的孙女,江云音。”

    穿白衣服的女人,只能是昨日去了一趟赵王府的江云音。再加上她爷爷的死,被厉扶尘利用,已经是理所当然了。

    杀人凶手并不难猜,厉扶尘也不指望慕容泠不会猜到,但是猜到又如何,人已经杀了,没有人证,就算是她指出来,在别人眼中,也只是替罪羔羊罢了。

    果然,承平公主一点也不相信,“慕容泠,你以为我会信了你的鬼话,你把人家爷爷逼死了,现在又想斩草除根,拿我当枪使,我告诉你,没门!”

    承平公主偏见已生,认定慕容泠是凶手,什么也不愿意松口,慕容泠心中不耐,突然脸色一变,几个纵跃,眨眼间就在三人面前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畏罪潜逃?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