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真的,你没骗我
    “目标人物就在里面,你好自为之。我走了。”

    男人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就走了,江云音抬头一看,脸上顿时绿了,居然是茅房,难道赵王给对方下了泻药?

    察觉到有人出来,她连忙低下头,脚一拐就摔下去,“哎哟,好痛。”

    徐士龙捂着肚子出来,就看到不远处有个姑娘正坐在地上哭,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问道,“这位姐,出什么事了?为何在此哭泣?”

    江云音抬头看他,脸上挂着一行晶莹的泪珠,“我的脚扭了,起不来。”

    俗话得好,要想俏,一身孝。江云音本来就长得不错,此时又穿着一身雪白的孝衣,乌黑的鬓发上簪了一朵白花,此时哭得梨花带雨,风情万种,娇弱可怜的模样很容易勾起男人的怜惜之心。

    徐士龙只是一眼,就被她这副模样给勾引住了。

    他是驸马,娶的又是性格强势的承平公主,后院的妾通房都被打发殆尽,整日里面对承平公主那一张脸,早就厌倦了,此时江云音的出现,简直像是黑夜里一道曙光,久旱之后一阵春雨,让他死寂的心再次跳动起来。

    他的声音忍不住柔了好几度,“让我看看。”

    江云音毫不忌讳地把脚伸过来,徐士龙脱掉她的袜子,女子白皙细嫩的脚显露在眼前,他的呼吸一粗,大掌在关节处揉了一下,“可是这里?”

    “是的。”

    女子娇羞地低下头,双颊熏红,徐士龙更是心神恍惚,“你忍忍,我替你正骨,有点痛。”

    咔嚓,江云音低呼了一声,转了转脚腕,立马高兴地笑了起来,“好了,真的好了。”

    她笑着笑着,突然就哭了起来,徐士龙连忙问道,“姐,你怎么了,可是我刚刚手劲太大伤了你?”

    “没有,不关你的事,我只是想我爷爷了。”江云音擦着眼泪,这次哭得一点也没有作假,“若是以前,我的伤都是爷爷治的,现在他死了,再也没有人疼我了。”

    徐士龙被她哭得心都碎了,连忙把她揽在怀里,“别哭,别哭以后有我疼你。”

    江云音抽噎了一下,泪眼朦胧地看他,“真的,你没骗我?”

    “真的,我怎么会骗你。你不知道吧,我是勇毅候世子,以后你跟了我,保证不会受委屈。”徐士龙想起了承平公主,瑟缩了一下,但很快就挺起了胸膛,郑重地保证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w”

    江云音打量了他一眼,脸上的神色不像作伪,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心中不忍,开始犹豫起来,直到徐士龙又开始问她,“你爷爷是怎么死的?”

    对!爷爷死了,她要替爷爷报仇,怎么能够心软呢!

    昨日赵王了,如今慕容泠实力太强,无法直接给她造成伤害,但是可以设计陷害她,而眼前这位勇毅候世子,就是可以用来陷害的道具。一来他身份够高,二来两家有仇,再加上承平公主身后的势力,报复起来,足够让她喝一壶了。

    江云音深深地看向正抱着她的男人,他喜欢她,能因她而死,是他的荣幸,“我爷爷被坏人害死了,你愿不愿意替我报仇?”

    徐士龙不知道他已经命悬一线,此时被美色冲昏头脑,连忙点头,着哄人的誓言,“我愿意,我愿意,就算是为了你死,我也愿意。”

    “那我就放心了。”江云音微笑地看着他,终于步入正题,“你脸色苍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被她这么一提醒,本来觉得好多了的徐士龙肚子又痛了起来,“刚才不知道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肚子有些疼。”

    “原来是肚子不舒服啊。”江云音暗道了一声果然,从腰间拿出一个瓶子递给他,“前阵子我肚子不舒服,爷爷给我配了一瓶药,我喝了一半,还剩下半瓶,你若是不嫌弃的话,就拿去喝吧。”

    徐士龙接过来一看,发现是瓶子里面装的是无色无味的液体,果然只剩下半瓶,再看江云音羞红的脸颊,忍不住调戏了一句,“瓶子好香,难道是姐你的体香?”

    江云音的脑袋埋得越低了,“可能是衣服的熏香吧。”这人看起来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没想到调戏人来,也这么下流。

    看到美人娇羞,徐士龙越发来劲了,“这是你爷爷留给你的药,你也舍得给我喝?”

    看他磨磨蹭蹭地就是不喝,江云音心中顿时急了,她已经耽搁了许久,若是被人过来撞见就暴露了。

    于是嗔怒地看了他一眼,“你喝不喝,不喝还给我。”

    她假装要抢,徐士龙连忙举起瓶子,不心溢出了一滴,在地上腐蚀了一个洞。江云音见了,心中一跳,连忙几步走过去踩了上去,蹭了蹭,把那个洞给填平了。

    徐士龙没发现她一瞬间的异常,看她走的愈发靠近,几乎是投怀送抱了,心中愈发火热,可是肚子又不安分地闹腾起来,他决定先治好肚子,再与美人私会。

    “好好好,我喝就是。”

    在江云音期待的眼神中,徐士龙拿着瓶子凑到嘴边,一饮而尽,清澈的液体一入口,火辣的灼热和剧痛顿时传来,他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看向眼前娇俏可人的女人,“这、这是毒!你为什么害我!”

    江云音立马翻脸不认人,一把他推开,居高临下地看着跌倒在地上的男人,“你不是愿意替我死吗?现在如你所愿了,还问那么多做什么。”

    他的是情话,又不是真的要替她死!

    徐士龙不甘地瞪大了双眼,扯开嗓子大喊,“来……”

    下一刻,他的嘴巴被捂住了,声音戛然而止,剧毒从腹腔中传来,他再也支撑不住,脑袋一歪,彻底没了气。

    远远地似乎有脚步声传来,第一次杀人的江云音心中惊慌,连忙撒腿就跑。就在她离开之后,一个男人出现在徐士龙的尸体旁,把掉在地上的瓶子捡起来塞进徐士龙手里,然后把他拖进灌木丛中,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快步离开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