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疑心生暗鬼
    承平公主几番奉承,结果每次都被慕容泠不咸不淡地挡了回来,脸上渐渐有了恼怒之色,若不是皇贵妃复出,重新夺回宫权,母妃在宫中生存艰难,她又何须伏低做地巴结她。w

    现在看来,巴结秦王府,还不如投靠赵王呢。

    她不由向厉扶尘看去,没在他身边看到徐士龙的身影,眉头一皱,刚要过去询问,慕容泠已经让人入席,只好压下心中疑惑,在女席一旁坐下,不停地往外边张望。

    “承平,怎么了?”

    坐在她上首的慕容泠开口询问,承平公主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皇嫂,我家驸马不知道去哪儿了,至今不见入席。”

    此番与会的人太多,慕容泠连人都认不齐,更不会去注意每个人的动静,不过承平公主的驸马她倒是认得,因为他一直在和赵王话,她便多看了两眼。

    刚要开神识查看,就被旁边的厉苍旻按住了,他的神色与往常没有什么两样,慕容泠却察觉到他的不悦,“别看,他在茅房。”

    慕容泠:“……”

    这就是慕容泠很少使用神识的原因,一不心就会看到某些不和谐东西。就像现在,若是一不注意,在场的人都会光溜溜地出现在她面前,画面不忍直视。

    想到这里,她不由眯着眼看向厉苍旻,“你有没有偷偷用神识看过我。”

    厉苍旻长长的睫毛眨了一下,抬眼看她,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冷冷地陈述一个事实,“你看过本王。”

    她如今是炼元期,神识比不上筑元期的修士,因此对方若是偷偷看她,她很难察觉,她就不同了,神识一扫,厉苍旻就知道了。

    一开始运用不熟练的时候,确实不心扫了他一眼,但是她发誓,在扫到那一刻,她立马就吓得断开神识了,根本没看仔细。

    咦,貌似有些遗憾的样子。

    慕容泠脸色微红,忘记了究问厉苍旻看没看过她的问题,轻咳了一声,“我以后绝对不会了。”

    厉苍旻抿了抿唇角,“放心吧,本王已经让人寻找灵蚕。”

    灵蚕吐丝,可以用来织造法袍,届时神识不透,可以保护个人**了。慕容泠也松了一口气,上次被鬼刺藤看光了之后她就担心以后还会遇到修士,**不保,没想到厉苍旻都考虑到了。

    两人传音入密,聊得兴起,一时忘了徐士龙。w承平公主看到的是慕容泠对她的焦急视若无睹,只顾着和秦王含情脉脉,心中的不悦已经跌到最低。

    秦王和秦王妃都不是长袖善舞之人,宴会的气氛有些冷,好在与会的宾客适应能力强,与身边人一起联络感情,倒是能自得其乐。

    虽然是圣上赐宴,但并不代表着王府毫无准备,除了宫中赏赐的各种膳食之外,王府还准备了热菜汤食,茶酒水果,由专门伺候的奴婢,源源不断地上供。

    一壶美酒倒完,又上一壶时,慕容泠突然看向捧酒的婢女,“等一下。”

    正捧着酒坛的婢女愣住了,疑惑又紧张地看向慕容泠,“王妃有何吩咐?”

    “这瓶竹叶青年份不够,你去重新换一坛。”

    慕容泠神色平静地吩咐着,似乎在着极为平常的事,那个侍女却忍不住手一抖,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宴会的酒水是早就准备好的,竹叶青也是挑了酒窖里年份最足最香醇的几坛,根本不可能会存在年份不够的情况,除非,是酒出了问题。

    她的脸色一白,强忍住没有当场失态,应声离开,席上众人神色各异,暗自揣测,慕容泠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歉意,“本妃招待不周,怠慢诸位,还请各位大人见谅。”

    “哪里哪里,秦王妃客气了。”

    诸位举杯遥敬,此事就此揭过,很快,新的酒再次被婢女捧上来,但是注意到婢女容貌的人都发现,这个婢女,和上一个已经不是同一个人。

    与此同时,清秋院。

    清秋院在王府最偏僻的地方,本来就人迹罕至,如今府中下人都在花园中伺候,清秋院更加冷清了,一整天都没有踏足,整个院子,只有江云音一个活人。

    以前爷爷在的时候还好,如今一个人住在这里,江云音莫名觉得害怕,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暗处盯着她,一整天都坐立难安。

    她索性出了房间,走进院子里,那种无处不在的窥视感更加明显了,她害怕极了,终于忍不住大叫,“谁!谁在盯着我!”

    然而环视了整个院子,连个人影都没有,清清冷冷地只有一颗长得极为茂盛的桃树,和桃树下的一口枯井。

    总觉得,那股窥视的视线,是从桃树那边传来的。

    她顿时寒毛耸立,强忍着害怕走过去,心悸感越来越强,突然,寂静的院子中传来咔嚓的一声轻响,一直屏住呼吸的江云音再也抑制不住尖叫起来。

    “你是怎么回事!”

    低沉的男声不悦地斥责,江云音转过头,才发现院子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穿着仆役衣衫的男子,容貌普通,正皱着眉头看她。

    原来是人。

    江云音不知道为什么发出这样的感叹,再看他脚下不远处的枯枝,心中更加释然了,想必刚刚那声轻响,是来人踩着枯枝传出来的。

    疑心生暗鬼,估计是自己吓唬自己的。如影随形的窥视感终于消失,江云音想起昨日赵王的吩咐和爷爷的死,惶惶然的内心一定,看向来人,问道,“是赵……”

    “嘘,不要多,跟我来。”她还未完,来人就立马制止了他,还警惕地朝周围打量了好几眼,确定没人之后才挥手让她跟上,“怎么做主子应该已经吩咐过你,我不做赘述,江姐等下镇定一些,别像现在这样一惊一乍的,坏了主子的事。”

    江云音咬唇连忙点头,摸了摸腰间鼓起一个突起,脸色不自觉浮现了恨色,“放心吧,我要替爷爷报仇,比谁都希望事情能成功。”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