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自恋是一种病
    “本妃可没有本事迷惑人心智。”

    慕容泠侧首看他,“本妃倒是觉得和赵王脱不了干系呢,慕容华好好的,怎么偏偏就魔怔了呢,难道不是赵王私下里与她了什么?”

    四周还有许多竖起耳朵听八卦的人,听她如此栽赃陷害,厉扶尘脸上浮起了怒气,“秦王妃慎言,本王清清白白,岂会做那肮脏的事。”

    “原来赵王以为举世皆浊你独清啊。”慕容泠一脸讽刺和不屑,“你不会做那些肮脏事,难道本妃就长得像坏人?”

    怀疑人的时候毫无压力,别人一就急跳脚,这种斯文败类,真不知道原主是怎么瞎了眼看上他。

    厉扶尘被她噎得哑口无言,恍惚地看着慕容泠熟悉而陌生的面容,“若是以前的泠儿,本王就绝对相信。”

    “赵王,醒醒吧,以前的慕容泠已经死了。”

    看他还有脸提原主,慕容泠一阵恶心,原主那胆懦弱的性子,只会等着被人害,自然不会去害人,作为害死原主的间接凶手,他在这儿故作深情,还真是厚颜无耻。

    厉扶尘不知道眼前壳子里已经换了一个人,慕容泠的是事实,但他以为这只是气话,心中涌起一股不出道不明的情绪,深深地看着她,“本王当初的拒绝,难道对你伤害如此之深?以至于性情大变,变得本王都不认识了。w”

    这一下,慕容泠已经不是恶心了,而是比吃了苍蝇还难受,“自恋是一种病,看来赵王病得不轻,没救了。”

    慕容泠丢下一句话就走了,留下厉扶尘在原地脸色青白交错,一副中毒不轻的模样。

    承平公主来晚了一步,不仅错过了大戏,连戏渣也没看到,因此看到厉扶尘站在门口不进去,心中奇怪,“二皇兄,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厉扶尘转头看她,视线落在她身边的勇毅候世子徐士龙身上,眼神一闪,“原来是承平与驸马,本王许久未见驸马,一同进去如何?”

    承平公主与徐士龙对视一眼,俱能看到彼此眼中的诧异。

    皇后病重不理事,皇贵妃在宫中掌权多年,嫔妃们在夹缝中生存,承平公主的母妃云妃早年受皇贵妃欺压,两人早就结仇,因此前阵子皇贵妃被夺权,云妃让她吃了好一顿排头,双方已经势同水火。

    承平公主刚刚打招呼,是因长幼有序不得不开口,但是赵王和煦以对,还一副亲热的模样,就显得不对劲了,以前他看到他们,可没这么好脸色。w

    两人心思百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徐士龙拱手笑道,“我近日治学,添了不少疑问,正好可以询问二皇兄,还请皇兄不吝赐教。”

    “不敢不敢,本王与驸马一同探讨。”

    厉扶尘谦让了几句,与徐士龙一同进去了,承平公主跟着侍女进去后院花厅,发现里头已经坐满了高门贵妇,立马笑着告罪,“皇嫂,看来是我来晚了,还请恕罪。”

    “不晚,宴会还没开始呢。”

    慕容泠的话音方落,冷秋就上前禀告,“主子,宫中的赐宴公公来了。”

    秦王府门口,停下了一排宫中车架,络绎不绝的宫女太监们手中捧着御膳,跟着首领太监鱼贯而入,在二门处遇上了闻讯而来的慕容泠和厉苍旻。

    首领太监孙公公是宣武帝的贴身太监,平日里也是受尽百官巴结的人物,如今见了秦王,却怎么也抖不起威风,他与宣武帝日夜相伴,揣摩他的心思已经成了本能,自然知道这位主儿在圣上心中是何等地位。

    因此他卑躬屈膝,满脸笑容,比在宣武帝跟前还要谨慎,“的见过秦王,王爷,圣上让人赐宴,不知宴席设在何处?”

    “在王府花园。”

    孙公公连忙让身后的宫女太监把御膳端去花园,“心点,别弄撒了,心你们的脑袋。”

    看着源源不断的宫人和御膳,与宴官员和女眷俱是羡慕红了眼,这番鲜花着锦的圣宠,普天之下,除了秦王恐怕也没有别人了吧。不少人忍不住偷看赵王脸色,却见他一脸和煦,毫无异色,丝毫不见嫉妒,顿时心中暗叹,不愧是贤王,这气度无人能比。

    只有厉扶尘自己才知道,他袖子中的手,已经被指甲刺破了手心,父皇偏心,若是他再不争上一争,以后就没活路了。

    秦王府占地广阔,屋舍楼台不计其数,而花园足足占据了王府面积的十分之一,可见其面积之大,景色之盛。也正是因此,花园中一下子容纳了诸多宾客,一点也不显得拥挤,反而充满了勃勃生机,热闹非凡。

    宴席布置在花园的樱花林边,此时已经是樱花盛开的时节,清风吹过,花瓣簌簌而下,铺了一地的粉白,远远看去,一派清丽绝美的仙家景象。

    众人伴着樱花的芳香入席。

    因为是一场大宴,宫中膳食不可能给每一个宾客都准备一份,冷秋和春熙别出心裁,座次分主宾高低排列,主位朝南而立,宾客分列两边,中间空出的地方放置了一个巨大的长桌,长桌之上还安置了一个旋转板,御膳放在旋转板上,有专门的婢女摇动机关,膳食可以缓缓旋转,宾客伸手可及。

    “皇嫂,你这法子好,以后我若是宴请,也学你这样。”

    宴席的设计得到许多人的赞许,连承平公主也眼前一亮,慕容泠乍一看也愣住了,这不是和后世的旋转桌一模一样么,只能,古人的智慧是无穷的。

    “这都是奴婢们想出的法子,我不敢居功。”

    此番上门,承平公主的态度大变,带着不易察觉的亲热和巴结。她本来是活泼热情的性格,如此变化不引人注目,慕容泠却一眼就看了出来,就是不知道她的讨好,代表的是她自己还是整个勇毅候府。

    勇毅候府与王府的关系并不怎么和谐,此次宴会,勇毅候借病推脱,只来了勇毅候世子,如此看来,承平公主的巴结,只是出自她个人意愿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