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早日恢复如初
    因为参加秦王府宴才会受的伤?虽然是鬼刺藤惹出的麻烦,但如果不是慕容华动手,石君如何至于受伤?所谓幻觉,不过是把心底最隐蔽的想法放大,慕容华估计想打石君如很久了。闪舞网w

    把慕容华的锅甩给她,也看她接不接受。

    于是慕容泠非常抱歉地笑了,“父亲,我虽然会医病救人,但是对外伤并不擅长,石姐的脸事关重要,若是被我不慎医毁了,到时候哭都来不及,还不如选一个值得信任的名医,石姐,你呢。”

    石君如果然犹豫起来,这些天慕容冷的名声很响,连神医都败在她手下,医术自然无需怀疑,但是她担心慕容冷会对她暗中下手,把她脸毁掉。

    设身处地想想,如果她有这种机会,肯定会下手的。

    于是她迟疑地开口,“秦王妃所言极是,外伤还是擅长的大夫看比较好。”

    慕容贲不悦地皱眉,他让慕容泠出手医治也是有原因的,到时候与石相谈判,怎么他们慕容家的人也出了力,不至于落于下风,现在找了其他大夫,那他就完全不占优势了。

    虽然不知道慕容泠那丫头哪里学来的医术,但是仅凭她活死人毒神医的手段,岂会连的外伤都治不好?真不知道石家那丫头怎么想的。

    “石姐,你再考虑考虑,女划花你的脸是她的不对,让我们家泠儿替你治疗,也算是我们略进绵薄之力了。”

    慕容泠在一旁冷笑,看着慕容贲不要脸的表演。只可惜他一再殷勤,被石君如看成了别有居心,“不用了,我让父亲另请大夫。”

    “如儿,就让秦王妃治。”

    一道低沉浑厚的男声突然从后面响起,石君如转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庞,顿时泪如泉涌,“爹爹。”

    来人正是石相石和文。他没想到自己只是晚来几步,自家女儿就成了这副形容狼藉、容貌尽毁的模样,心中隐忍了怒火不发,但是脸上的寒气和不悦依旧明显,一国宰相的威赫倾尽而出,周围人俱是被震得瑟瑟发抖,担心扫到台风尾。

    他安慰地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双目含火看向慕容贲,“镇国公,事情原委我已经清楚,你家女儿无缘无故伤人,若是不让慕容华给我女儿下跪道歉,并治好我女儿脸上的伤,本相誓不罢休。”

    “你休想!”

    话的不是慕容贲也不是慕容华,而是听闻了消息从王府内赶出来的柳华裳,虽然母女俩刚刚才呕了气,但是她还是一派慈母心肠,不问青红皂白地力挺自家女儿。

    “我们家华儿是千金之躯,身份尊贵,怎么能跪你家女儿。顶多让秦王妃帮她治脸,其他的免谈。”

    石和文看向慕容贲,“镇国公也是这个意思吗?”

    慕容贲的面无表情地点头,笑话,论品级地位,他家的女儿比石和文的还要高,要是跪了他的女儿,以后他的脸往哪儿搁。

    “好,好极了。”石和文不怒反笑,“你们慕容家仗势欺人,本相舍了这一张脸,也要到圣上面前告状去。”

    厉扶尘看到事情要闹大,连忙制止要离开的石和文,“石相,如今最重要的是石姐的脸,先治好了脸,你再和镇国公再做协商也不迟。”

    无论是石和文还是慕容贲,都是轻易不能得罪的人物,这两人一文一武,一个是士林领袖,掌管百官,另一个是武将之首,掌控兵马,厉扶尘以后要成事,少不了要拉拢两人,若是现在成了冤家,对他不利。

    慕容贲本来就做好了私下赔偿的准备,此时厉扶尘替他话,正中下怀,因此对他感激地点头,而石和文也冷静下来,听从厉扶尘的劝,“好,本相就给赵王的面子,此时暂且不究,但是我女儿的伤,秦王妃愿意出手帮忙?”

    总算来了一个脑子清醒的了。

    慕容贲一家三口还当她是慕容家随叫随到的家庭医生了,慕容泠一脸和煦,“石相见谅,不是本妃不愿意帮忙,而是石姐的伤非同可,本妃不敢轻易动手。”

    石和文探究地看着她,似乎在辨别她话中真假,这时石君如也扯了扯他的衣袖,“爹爹,您还是另外给我找大夫吧。”

    “好吧,爹爹听你的。”

    上次在马场,石君如跌入水就和秦王妃脱不了干系,还是谨慎点好。于是石和文板着脸,朝慕容泠拱了拱手,“今日女出此意外,本相已经无暇参与王府贺宴,先行告辞,还请秦王妃恕罪。”

    “这是人之常情,石相请回吧。”慕容泠的视线落在石君如血肉模糊的脸上,嘴角微勾,“希望石姐的脸能早日恢复如初,不然可惜了。”

    石君如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僵硬地扯了扯唇角,“承秦王妃吉言,告辞了。”

    石家父女离开了,戏还没散场,慕容贲对慕容泠怒目而视,“你怎么不帮石姐治伤?”

    慕容泠冷笑,“本妃凭什么给她治,若是治不好,岂不是本妃之罪。”

    “你这么厉害,怎么可能治不好,到底,你就是想让你妹妹不好过。”

    柳华裳掐着嗓子指责,一副她狼心狗肺的模样,慕容华也愤愤地看着她,“姐姐,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果然是一家子脑残。

    “你又不是金元宝,人见人爱。”

    慕容泠不咸不淡地看了慕容家三人一眼,“本妃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们来置喙。对了,时辰不早了,你们可还要去宴会?”

    脸都丢尽了,还进去被人指着鼻子嘲笑吗?

    慕容贲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同僚,脸色铁青,“不去了,秦王府的宴会,我们无福消受。”

    他甩袖而去,柳华裳和慕容华连忙跟过去,眨眼间就不见了人影,慕容泠满意地勾起了唇角,又赶走了三个。

    “皇嫂似乎很高兴?”

    厉扶尘还没离开,探究的视线落在慕容泠脸色,“今日之事,真不是你的策划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