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这事儿没完
    “孽障,你看你做的好事,还有脸问我为什么打你。闪舞网w”

    慕容贲气得满脸通红,得到消息时他还不信,出来一看,他家的女儿果然在发疯,冲着丞相家的女儿又扭又打,打完了还敢耀武扬威。

    想到石相的难缠,他心中更气,“你怎么回事,好端端为什么要打石姐。”

    他了解自己的女儿,虽然心肠不怎么好,但欺软怕硬,最多是窝里横,对于石君如这样的名门贵女,就算是冲昏了头脑,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起冲突,除非是有人从中作梗,才让她失了方寸。因此话中多有维护,这是要打算找替罪羊的意思。

    然而慕容华没听出来,她以为父亲又要罚她,连忙理直气壮地辩解,“因为她该打,谁让她来抢亲!”

    自从鬼刺藤花掉下来,她中的幻境已经解开了,但是她大梦初醒,还迷糊着,依稀有着印象,不愿意醒来,如此了。

    慕容贲闻言,又惊又怒,“什么抢亲!”

    赵王府下人没好意思慕容华发癔症,只她与丞相之女打架,慕容贲便匆匆地赶出来了,此时听她着胡话,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闪舞网w

    “镇国公,事情是这样的,本王刚来到秦王府,慕容姐就跑出来……”

    毕竟也是当事人,还关乎到自己的声誉,厉扶尘主动站出来,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出来,随着他的讲述,慕容贲脸番几变,又青又白,还未等厉扶尘完,他已经怒不可遏,再次扇了慕容华一巴掌,“孽女,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慕容华被扇懵了,彻底清醒了过来,这才想起方才种种,立马又惊又恐,羞愤欲绝,惊骇地拉住慕容贲的手,簌簌地掉着眼泪,“爹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像是迷了心智似的,言行不受控制了。我那时候明明好端端地在王府后院……对了,一定是慕容泠搞的鬼,我看到一个孩儿,与她长得一模一样!肯定是因为我发现她的秘密,故意陷害我的。”

    慕容贲正想要找人顶罪,听她也不怀疑,连忙问道,“你仔细把话清楚。”

    厉扶尘和石君如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不阻拦慕容华,任由她仔细想着,“王府的后院,藏着一个与慕容泠一模一样的孩,我问他娘是什么人,不肯告诉我不,还把我带去一片长满了……”

    “慕容华!你自己发疯,怎么,还要栽赃给本妃不成!”

    慕容泠一直在与诸位夫人谈话,因为展开神识耗神,并没有一直开着,只是偶尔扫了一遍,居然意外发现了王府外的闹剧。闪舞网w

    她转眼一想,就知道是鬼刺藤的手笔,虽然在她家门口闹起了事,她却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一直开着神识看起来狗咬狗的现场直播,直到赵王府的下人叫了慕容贲,她才跟着出来。

    “鬼刺藤,要是不想王府的藤都被烧掉,赶紧把慕容华的记忆清掉。”

    凭借着契约,慕容泠知道鬼刺藤也藏在门口看好戏,之前慕容华的有如神助都是他暗中搞鬼,不然就她那几把力气,戏早就演完了。

    鬼刺藤并没有藏多远,就光明正大地站在大门口,只是他施了障眼法,凡人看不到他,听到慕容泠的吩咐,他也知道事情闹大了对他不好,连忙掐了一个忘字诀,打入慕容华脑海中,慕容华刚才还清明的脑袋,顿时混沌起来,被慕容华打断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那个孩,把她带去哪里来着?

    她出了丑,已经是不能善了,但是又忘了自己异常的原因,立马就想到了转移视线的好主意,“慕容冷,你自己偷生私生子,还藏在王府里,比我好到哪里去。”

    自从鬼刺藤的人身暴露之后,慕容冷根本就没想瞒得了人,只要他原形没有暴露就可以了,“慕容华,你虽然是我妹妹,但是污蔑人的话,还是不要乱讲的好。”

    “我没有乱讲,那个孩有五六岁大,长得和你一模一样,不是你私生子,又是谁。”慕容华振振有词,紧抓不放。

    慕容泠丝毫不惧,笑看着慕容贲,“我如今不过是十五岁,哪来五六岁的孩子,还是,我堂堂的大家闺秀,在父亲的监管之下,还能有野男人摸得进国公府与我有私情?”

    慕容贲脸色立马就不好了,如果承认了,那岂不是他国公府管教不严吗?到时候连慕容华的清白都会遭人怀疑,虽然她的名声,现在都被败坏得差不多了。

    “华儿,你胡什么,你姐姐哪来的私生子。”慕容贲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不管怎么样,慕容华伤害石相之女已经是事实,若是再让她把慕容泠拖下水,两个女儿都行为不检点,他国公府的脸就丢尽了。

    “犯了这么大的错,还不知悔改,快向石姐道歉。”

    慕容华咬了咬唇,知道奈何不了慕容泠,只好不甘放弃,但在看到狼狈不堪的石君如时,心里又舒畅了,一点也不后悔刚才的发疯,“石姐,对不住了,刚刚我被猪油蒙了心,神志不清伤了你,你一向善良宽和,一定会原谅我的是不是?”

    “你休想,毁容的又不是你,你以为嘴皮子一张,就可以解决了吗,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

    石君如以为她能陷害慕容泠一个的名声,结果只是雷声大雨点,心中失望,恨不得上前抓花慕容华的脸,让她尝一尝她心中的痛苦。

    “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大不了我让我爹给你请名医治脸。”慕容华的声音一顿,“对了,我姐姐的医术高超,连秦王都能治好,你脸上的伤对她来只是意思,肯定能治好的。”

    被她这么一提醒,大家都想起来了,纷纷看向慕容泠。

    慕容贲也觉得如果慕容泠出手的话,事情可以大事化事化了,便开口道,“泠儿,你医者仁心,石姐也是因为来参加秦王府的宴会受伤的,你作为东道主,理应给她治好脸上的伤。”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