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一家子脑残
    鬼刺藤蹬蹬蹬跑出去,开始四处布防,在王府内转了一圈,于是下人们都知道,王妃有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外甥,从此要在王府住下了。w

    下人们虽然好奇,但因为宴会在即,他们忙活着布置会场,无暇围观,只有王妃的贴身婢女,以秋霜和冬雪两人为首的婢女给新鲜出炉的藤盆友·老头进行强势围观。

    她们不知这是披了正太皮的老家伙,企图从他嘴里套话,比如——

    “藤,你爹娘是谁?”

    ——“去世了。”

    “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娘亲的肚子里了。”

    “你怎么不穿衣服?”

    ——“呜呜呜,姨姨扒了衣服打我。”

    被鬼刺藤一番哭诉,母爱泛滥的婢女们立马全线奔溃,她们知道王妃心狠,没想到对自家外甥都这么不留情面,于是各个知心姐姐上线,连忙安慰白菜鬼刺藤,非但没有套着话,还被反套话了。

    鬼刺藤这才知道他被慕容泠给唬住了,那女娃娃一家子都是凡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修炼的家族长辈!

    于是他气鼓鼓地跑去正房,发现房间只剩下慕容泠一个人,正在练习基础法诀,开口问道:“凡人界仙道不兴,你是从哪儿得到这些功法法诀的。闪舞网w”

    慕容泠抬眼看他,鬼刺藤已经不是光溜溜的屁股,穿着一身大红底子绣金莲圆领长袍,脖子上套着一个金圈,脑袋上带着一顶绿翡镶嵌的圆顶毛,粉雕玉琢,灵气十足,像足了观音菩萨的座下金童,难怪把秋霜等人骗得团团转。

    “秦王的师祖给的。就在你栖息的山崖下有一方寒潭,避居着一位分神期大能,你不知道?”

    鬼刺藤脸上露出了诧异,看来是真的不知道,“他道号叫什么?”

    慕容泠愣了一下,“这得问秦王。”

    “算了,算了,老夫懒得问,冷得像冰雕,老夫靠近就不舒服。”他斜睨了慕容泠一眼,“女娃娃,你是想套老夫的话吧,实话告诉你,老夫的前主人,才不是什么老冰块,他可是天底下最英明伟大、幽默风趣、风靡三界仙子的大能修士。”

    “看出来了。”看鬼刺藤的滑头样,就知道他的前主人也不是什么正经人,“你的前主人这么厉害,你怎么独自流落在凡人界?”

    鬼刺藤没话了,黯然神伤地转过身,一溜烟地跑了。

    慕容泠:“……”

    秦王府下人欢天喜地地准备宴会,而京城中很多人都辗转难眠,书房的灯火亮了一宿,直到启明星大亮,新的一天又来临了。w

    一大早,秦王府所属的乐昌街就被川流不息的车马堵得水泄不通,昨日圣上下旨让京中四品以上的大臣都去秦王府赴宴,可见圣上对秦王的厚爱,丝毫不担心秦王会借此拉拢朝中大臣,结党私营。

    有不少投机分子从中嗅出了某些味道,心中更加巴结,即便是四品以下的官员也上来凑热闹,好在秦王府早有准备,让门房把四品以下的拦了下来,不然源源不断地人凑进去,秦王府得被挤满了。

    一般来,先到的都是一些品级低的官员,而作为秦王下属的鸿胪寺少卿更是第一批到达,李少明让自家夫人进后院给王妃搭把手,他自个儿站在门府门口接迎宾客,挺直腰板,红光满面,简直比他自个儿家办宴会还要激动。

    可不是么,之前还以为空降而来的傻子秦王而郁闷,现在秦王非但不傻了,还前程可期,他作为秦王第一个属官,前途简直比启明星还要耀眼。

    因此他非常自觉地第一时间跑来秦王府帮忙,这种殷勤不抢早,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李少明在前头忙活,他的夫人陈氏也在后院殷勤周到地替慕容泠招待各家夫人,如今时辰还早,来的都是一些低品级夫人姐,根本不需要慕容泠出面,让她来招待倒也适合。

    前世身不由己,参加了数不清的宴会,穿越之后,各种无聊的宴会慕容泠直接拒绝,才躲了清净。只是这次宴会是秦王府主办,她身为秦王府主人再也没有理由躲麻烦。因此,在听丫鬟禀告,镇国公夫人和慕容二姐来了时,就知道她该出场了。

    “慕容泠是怎么回事,她作为女主人避而不出是什么意思,难道看不起我们吗?”柳华裳刚坐下,就冷着脸开始指责,端足了娘家的架子,“她不出来陪诸位夫人话就算了,连我这个娘也不认了吗?”

    在座的夫人都尴尬地赔笑,没有话,陈氏看柳华裳不好惹,便开口解释,“国公夫人您误会了,王妃有事在后头忙,让妇人帮忙招待着。您一来,下人就去通知王妃了,想必这会儿该来了。”

    “哟,好大的架子,还让我这个当娘的等她。”

    柳华裳一点也不领情,继续冷嘲热讽,陈氏的脸挂不住了,心道果然是卖鱼女出身的女人,没礼没节不,还目光短浅,还以为秦王妃是未出嫁前任由她打骂的继女吗,人家现在是炙手可热的秦王妃,十个国公夫人都比不上。

    “你算那个门面的人,还不配与我话,快去把慕容泠叫出来。”

    慕容泠刚踏入花厅,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柳华裳浓妆华服,斜着一双吊梢眼看着陈氏,神态嚣张,一副尖酸刻薄相。

    她立马就冷下脸,“柳夫人好大的派头,连本妃门面的人都不配和你话,你以后还不得被话憋死。”

    陈氏看到她来了,立马松了口气,连忙行礼,“参见秦王妃。”

    厅中其他夫人姐也纷纷见礼,唯独柳华裳和慕容华稳稳当当地坐着,一点要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一直百无聊赖地坐着的慕容华,一看到慕容泠就立马开启了战斗模式,“慕容泠,有你这么当女儿的吗,居然咒自家娘,毫无贤孝廉耻,怎么配当王妃!”

    柳华裳赞许地看了自家女儿一眼,也跟着附和,“就是,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国公府没有家教,败尽了府中名声。”

    败坏国公府名声的明明是她们母女俩。

    旁人嫌弃的眼神已经足够显眼,偏偏她们没有一点自觉,还觉得自己品德高尚,站在制高点洋洋得意,丢人现眼。

    一家子脑残。

    慕容泠开始庆幸原身不是慕容贲的种,谁知道这家子是不是有脑残基因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