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老夫有颗少男心
    厉苍旻看着怀中的鬼刺藤,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鬼刺藤被戳穿,立马瞪过去,“一万岁怎么了,老夫一年到头都在深山老林待着,哪里比得上你们人类心眼多。再了,还不允许老夫有颗少男心吶。”

    慕容泠嘴角一抽,“就你这样,还不叫心眼多,那天底下都是老实人了。”

    鬼刺藤嘀咕了一句,“那是因为老夫前任主人教得好。”

    “前任主人?”慕容泠敏锐地捕捉到这一句话,眯着眼问它,“你的前任主人是什么人?”

    “老夫不告诉你。”它得意地扬起脸,一副你快求我的模样。

    看着熟悉的脸做出欠揍的模样,慕容泠心中就来气,也不打算纵容它的臭脾气,“不就算了。”

    鬼刺藤被噎了一记,一肚子话没出来,立马向厉苍旻告状,“爹爹,娘亲欺负我。”

    厉苍旻脸上的冰山面具差点皲裂,自从知道鬼刺藤的年龄之后,他是在没办法把它与可爱联系起来,即便长得与慕容泠再像也没用。

    “前辈,请慎言。”

    “别叫它前辈,以后就叫做藤。”

    慕容泠没好气地定下鬼刺藤的名字,任凭他怎么叫嚷都没用,“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妖仆,希望你能谨记你的本分,平时你过分点,开个玩笑我不做计较,但是若敢坏了我的事,不管你多厉害,我宁愿毁了你。闪舞网w”

    看她脸色严肃起来,鬼刺藤知道她是认真的,虽然心中有些不高兴,却不得不认命地应了下来,“老夫明白,现在有没有什么需要老夫替你做的。”

    慕容泠非常满意他的识趣,“你去府中各处种上鬼刺藤当防护,以后王府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女娃娃,你已经是修士,怎么还贪恋红尘的繁华,为何不离开,避世隐居,提高修为?”

    鬼刺藤话音方落,就觉得室内空气一冷,它如今已经婴元期,早已经不惧寒暑,但是本能还在,顿时一抖,脑袋转了一圈,这才发现寒气是从厉苍旻身上发出来。

    “奇怪,男娃娃你居然也是修士。”鬼刺藤后知后觉地绕着厉苍旻打转,“连老夫都瞒过去,难道身上有遮掩气息的法宝?”

    慕容泠也跟着看过去,她一直都知道厉苍旻身上有遮掩气息的宝物,没想到它居然厉害到连婴元期的大能都能瞒住。w

    “你想看?”

    厉苍旻侧头看她,她猛地点头,一脸期待,他便从怀中拿出一个令牌样的东西,递给她“这是葬花宫的宫主令牌,与功法一起代代相传的。”

    没有了令牌的遮掩,他身上的气息顿时无所遁形,属于筑元期的元气波动扩散开来,冷冽逼人。

    还没等慕容泠观察手中的令牌,鬼刺藤已经激动地跳了起来,“居然是灵宝!你一个凡人界的修士,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法宝。”

    修仙界的法器,从低到高主要分为法器、灵器、法宝、古宝、灵宝五类,有主攻类的、主防类的、辅助类的和攻防相辅的,同丹药一样,一般分为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

    而厉苍旻的令牌居然是灵宝,怕是修仙界的盛名在外的门派家族,也不一定能拿得出,也难怪鬼刺藤立马就失了态。

    慕容泠连忙看着手中的令牌,发现上面刻着一条青龙,与厉苍旻当白宫主时带的面具一模一样,栩栩如生,就像活的一样。

    “这个令牌有什么作用?”

    厉苍旻摇了摇头,“不知道,目前只发现它有遮掩气息的能力。”

    “嘁,你这男娃娃,白糟蹋了好东西。”

    鬼刺藤讽刺了一句,眼神灼热地看着令牌,顿时被慕容泠敲了一记,“不是你的东西,别瞎惦记。”她把令牌还给厉苍旻,“认主了没?”

    厉苍旻一愣,“还没。”他带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都没想到要认主。

    他话音方落,鬼刺藤立马奋起欲夺令牌,慕容泠立马掐住识海中的契约图文,任它躺在地上哭喊挣扎也无动于衷,而是转身看向厉苍旻,“看到没有,宝物动人心,趁早认主了,省得惹人惦记。”

    厉苍旻看了慕容泠一眼,“你若想要,本王可以给你。”

    慕容泠吓了一跳,这可是灵器啊,连鬼刺藤都眼红的东西,他居然轻轻松松地送给她。

    她的心里不出是什么滋味,连忙避开他的视线,“我要你的东西做什么,不定是你师父的东西,你留着吧。”他的师父,自然是第一任宫主白清离了。

    “女娃娃,你傻啊,他给你,你就拿着,拒绝做什么!”

    鬼刺藤立马急了,像是属于它的东西被人抢走似的,双眼发红,像是毒瘾发作的隐君子一样可怕。

    慕容泠又在它额头上狠狠敲了一记,“你一根藤,要灵宝做什么,是为了以后让人杀藤夺宝是不是!”

    法宝认主,只要杀了主人,别人还是可以用的,修仙界中为了杀人夺宝,夫妻反目、兄弟成仇的事情屡见不鲜,因此每个人得了重宝都是秘而不宣的,就怕被当肥羊宰了去。

    厉苍旻得了潭底老者的传承,不可能不知道修仙界的常识,却依旧能毫无芥蒂地把宝器给她看,在知道是万中无一的灵器之后,还大方相送,已经不能用大方来解释了。

    慕容泠忍不住抬头,发现他正在看她,对上她的目光,他丝毫不闪避,深邃的眼眸宛若深潭,倒映着她的身影,在他眼中,她就是整个世界。

    “哎呀,真是受不了你们这些年轻。谈情爱也不避讳着点儿,没看到老夫还在吗?”

    刚才还记得眼红的鬼刺藤,被慕容泠敲了几下之后清醒了,反正它现在依旧不是自由身了,拿了宝物也没用,一抬头就看到两人含情脉脉地对视,立马就不开心了,欺负他一个万年单身藤是不是?

    慕容泠立马脸红地移开眼,厉苍旻皱起了眉头,冷冷地看向鬼刺藤,鬼刺藤被他身上的冷气冻得一抖,“老夫惹不起你,还躲不起?罢了罢了,老夫走就是。”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