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皇后身上的毒
    仙盟盟主隐匿多年,很少人有人见过他的样子,即便现在站在他们面前,也不一定认得。闪舞网w

    赵王刚离开,冷秋就带着御医回来了,哗啦啦地排了一队,连专治跌打损伤的李御医都在其中,一个接着一个地给秦王诊脉。

    他们的神情如出一辙,从一开始的闭目沉思到震惊再到惊喜,脸上的褶子都笑成了菊花,喜气洋洋得像是中了大奖似的,“恭喜秦王,贺喜秦王,您已经康复!”

    慕容泠十分出戏,忍不住联想到八点档电视剧中的白胡子御医,装模作样地往女主手上一搭,“恭喜主子,贺喜主子,您有喜了。”

    八点档女主的脸渐渐变成秦王冷冰冰的俊脸,眼神冒着寒气,慕容泠忍不住一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真不知那些御医是怎么扛得住秦王眼底的杀气的。

    事实上,御医们也是苦不堪言,但是想到临行前圣上的嘱咐,什么杀气冷气都感受不到了,最受宠的秦王恢复健康了,他们还把过脉,到时候论功行赏,怎么着也少不了好处。

    后头的御医们更加没有压力,根本就不需要仔细把脉,只顾着把想好的喜庆话往外蹦,词汇量丰富得惊人。w

    李御医倒是靠谱了点,仔细把了脉,疑惑地问道,“脉搏凝滞,气血亏损,王爷最近可是受伤了?”

    厉苍旻不自觉地看向一旁的慕容泠,见她正皱着眉头看他,睫毛轻颤,“之前在森林受了伤,估计是那时损了气血。”

    “原来如此。”

    李御医点头,看向慕容泠时已经满眼欣赏,他之前只当她是辈,如今她能治好让整个御医院都束手无策的秦王,可见其高明之处,“王妃是岐黄高手,届时回府替王爷抓药补一补气血就可以了。”

    “好,多谢李御医。”

    慕容泠收敛了神色,心中愈发孤疑,秦王替她找药受的伤在他突破筑元时候已经恢复,连疤痕都没有留下,没道理还会亏损气血,难道是回来后受的伤?

    有了李御医在前,后面被喜悦冲晕了头脑的御医也认真起来,也跟着秦王气血亏损云云,好不容易等到最后一个御医诊断完了,秦王的脸冷得几乎能掉渣,站起身子就要离开。

    “秦王请留步。”喊住他的是御医院的医正,他拱了拱手,道,“王爷,圣上有吩咐,让您诊脉之后,与王妃去皇宫一趟。w”

    在听到秦王被治愈的消息后,要不是大臣拦着,宣武帝早就激动地跑出宫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骚动,他只好把御医派出去,并嘱咐把人带回来,好第一时间看到恢复正常的儿子。

    此时此刻,宣武帝折子也批不下去了,在御书房内急得团团转,听到太监的通报声,连忙跑出去一看,大儿子正在被御医簇拥在中间,神色清冷,面无表情,似乎与前些天见到的并无不同。

    见他神色忐忑,医正连忙上前禀告情况,“圣上,臣等已经一同诊出,秦王余毒已清,神智恢复正常了。”

    宣武帝大喜,连忙围着厉苍旻左看右看,却没有得到丁点儿关注,顿时皱起了眉头,“怎么还是一副呆呆愣愣的模样。”

    医正大汗,看了一眼秦王,实在不知道圣上怎么会把他和呆愣联系在一起,他绞尽脑汁,终于想起了合理的解释,“秦王混沌乍醒,往日在目,一时无法接受,难免反应迟钝,只需过些日子就好了。”

    混沌乍醒,往日在目。

    宣武帝双眼一涩,立马想起大儿子二十年来受的苦,抱着他老泪纵横,“旻旻别怕,都过去了,以后有父皇在,谁也不能欺负你了。”

    厉苍旻的眼神一动,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叹息了一身,“父皇别哭,儿臣没事了。”

    他一安慰,宣武帝哭得愈发大声了,在场的御医恨不得挖个地缝钻下去,看见圣上失态,以后要是被穿鞋可如何是好。

    好在宣武帝心情是前所未有地好,一点也不在意在臣下面前失态,抹干眼泪,他又是英明神武的皇帝。

    他兑现了之前的诺言,每个御医都大肆嘉奖,而主要功臣慕容泠,更是大手笔,不仅赏识了大量的奇珍异宝,还给了她一张免死金牌!

    在场的御医都倒抽了一口凉气,羡慕的看向慕容泠,那可是能免一死的免死金牌,大周立国以来,至今为止,只发出了三张。

    免死金牌很快就被太监恭恭敬敬地呈上来,宣武帝亲自递过来,慕容泠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激动和感激,“多谢父皇。”

    得到众人眼热的免死金牌,慕容泠心中毫无波动,并不是她装腔作势,而是她如今无牵无挂,又是修士,凡人已经奈何不了她,若是在大周待不下去,逃命根本不成问题,这个免死金牌,根本用不着。

    发了免死金牌之后,宣武帝忽而把众人都挥退,独独剩下慕容泠。慕容泠正在诧异,就见宣武帝的神色变了,他满脸殷切地看着她,就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秦王妃,你既然能治愈旻儿,皇后身上的毒,你可能解?”

    慕容泠愣住了,她曾想到无数种可能,连长寿丹都想到,独独没想到他留下她,只是为了皇后的病情。

    他脸上带着她从未见过的神色,此时此刻,他不是朝堂上一掷乾坤的帝王,也不是抱着儿子痛哭流涕的父亲,而是一个为心爱女人忧心忡忡的男人。

    她忍不住叹息,“父皇,母后的情况比王爷还要严重,难以根治。她本就损伤在前,中毒在后,多亏有皇宫的天材地宝续命,才能活二十多年,如今她已经生机不再,即便治愈了,身体也禁受不住耗损,很快就会油尽灯枯的。”

    宣武帝大失所望,突然间苍老了十几岁,他疲惫地挥了挥手,“朕知道了。你走吧。等等,你还是把药制出来,给皇后送去吧,至于吃不吃,看皇后选择吧。”

    “儿媳遵旨。”

    慕容泠打开门,屋外的阳光倾泻而入,宣武帝站在阳光照耀不到的黑暗之中,神色寂寥,目光悠远,他与皇后之间,约莫又是一段伤心的往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