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不好意思,手抖了
    慕容泠眉头一皱,敏锐地察觉到他神色的变化,“你怎么回事?”

    她不由分地抓住他的手,木元力刚刚探入,就被冰墙挡住了去路,她气恼地瞪他,却被他捂住眼睛,带着她转了一个方向,“本王没事了,别担心,快看江明中,他要撑不住了。闪舞网w”

    慕容泠知道他在转移注意力,但是他不想,她根本无可奈何,一股不出来的郁闷从心里升起,这种不受掌控的感觉让她十分抗拒。

    遮挡在眼帘的手掌已经拿来,可以清楚地看到江明中此时的状态,他已经是强弩之末,目光涣散,眼底青黑,双唇泛紫,像坏掉的榨汁机一样,断断续续地吐出一口口的污血,十分吓人。隔间的挡板已经被污血染红,毒性甚至把木板腐蚀出了痕迹,触目惊心。

    “天啊,秦王妃的毒太可怕了,如果不是江神医,普通人恐怕瞬间毙命了。”

    百姓中有懂行的人惊叹出声,立马引起周围人此起彼伏的倒抽凉气,他们再看秦王妃时已经目光不同,这位不仅仅是能救人性命的菩萨,还是能取人性命的活阎王啊。

    “快看,秦王的脸色恢复了,是不是毒已经解了。闪舞网w”

    刚刚秦王妃给秦王喂了药,大家都看见了,此时最前面的人视野好,立马就察觉出秦王神色的不同,连忙大喊,众人纷纷往前挤,想要看个究竟。

    “果然恢复了,毒应该是解了吧。”

    “我只想知道,秦王的神智恢复了没有。”

    “是啊,是啊,这要怎么判定啊,秦王神智恢复没恢复,咱们也看不出来啊。”

    ……

    百姓们议论纷纷,这龙孙凤子与普通老百姓就是不一样。就比如街头那个傻子阿三,同样傻了十多年,每天脏兮兮的,留着哈喇子,只会冲人傻笑,不管别人什么都信,前阵子还被几个混混撺掇着去掀人家姑娘的裙子,被姑娘的家人打断了腿,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窝着呢。

    再看人家秦王,钟灵毓秀,仪表堂堂,完全看不出傻样,要不是御医每月定期给他请平安脉,查出他大脑中确实残余着毒素,导致他神志不清,大家都还以为他是在装傻呢。

    京城中并无秘密,百姓们从七大姑八大姨的七大姑八大姨等等乱七八糟沾亲带故的亲戚们那儿,总能知道些高门辛秘,更别之前还是筛子一样的秦王府,随随便便就能从当差的下人口中得到府内的消息。闪舞网w

    人家秦王虽然有时候孩子气了点,比如喜欢玩捉迷藏啊等等,但是,言行举止和常人无异,是个聪明的傻子,一些普通的老百姓,还比得上人家秦王多才多艺呢。

    前不久,人家还在郊外打马球,还赢了赵王呢。

    他们看不出来,只能问专业人士,“秦王妃,秦王的神智恢复了没有?”

    百姓们的大喊,慕容泠自然发现了,她从隔间走到擂台中央,轻笑道,“自然是恢复了,诸位别急,本妃已经让下人去轻宫中御医,他们备有秦王脉案,到底有没有恢复,他们自然知晓。”

    听她如此道,大家才注意到秦王妃身边的侍女不见了,这才按捺住激动,目光灼热地看着秦王,像动物园里看猴子的游客,就差投喂一根香蕉了。

    厉苍旻的脸冷得愈发厉害,往旁观席一坐,根本不理会厉扶尘探究的视线和百姓的议论,视线完全落在慕容泠的身上,心无旁骛。

    “皇兄,你真的恢复了吗,看起来与以往并没有不同。”厉扶尘紧紧盯着他,恨不得把他里里外外看得透透彻彻,“还是,你一直都是装的。”

    马场之辱历历在目,虽然吃了江神医的药,已经治愈了内伤,但被压的噩梦依旧如影随形,每天晚上他都要惊醒好几次,在人前还要装着容光焕发若无其事地模样,其实他早已经神经衰弱,精疲力尽。

    察觉到他的情绪不稳,内力波动,厉苍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冷地了一句,“智障。”

    轰!

    厉扶尘再也维持不住人前的从容大方,脸色涨成猪肝色,心中又惊又怒又气又恨,这是他二十年来,听过最嚣张的嘲讽。

    此时此刻,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的好皇兄,所谓的痴傻,全都是装的!

    想起厉苍旻这些年间时不时就揍他一顿,顿时羞愤交加,怒火攻心,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不去打人。尽管如此,他的声音依旧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低沉阴冷,“皇兄,本王自诩从未欺辱过你,一直对你尊敬有加,你为何恃宠行凶,经常打我。”

    听听,如果忽略他的语气,活脱脱像一个委屈质问男生,可怜极了。只是此时的赵王满脸厉色,目光阴毒,一点也不可爱。

    厉苍旻看都没看他,神色不变,又酷又冷,薄唇轻启,几乎又把赵王气得半死,“欠揍。”

    嘭!

    旁观席的桌子碎成了残片,众人纷纷看去,只见赵王阴着一张脸,还能看到他的手从刚才还是桌子的地方收回。而秦王一直规规矩矩地坐着,双手放在膝上,刚刚是谁出手,不言而喻。

    “不好意思,手抖了。”

    厉扶尘脸上挂着标准笑,丝毫看不出刚才的郁色,从容地指挥下人把残片收拾干净,状似无意地解释了一句,“这桌子也不知从哪搬来的,腐朽不堪,本王不过轻轻一碰,就碎掉了。”

    慕容泠看着被下人抬下去的崭新红木,眉头一挑,孤疑地看向秦王,她刚刚只顾着用神识观察江明中制药,没注意到他们在什么。

    然而她注定失望了,若是一起装傻的秦王还会向她告状,此时此刻他就一个人形冰雕,除了眼珠子会转动,实在无法从他平静无波的眼神中看出点什么。

    罢了,他们兄弟俩的恩怨情仇,她懒得掺和。

    此时此刻,江明中的药鼎中传出一股药香,看来是解药已经制作完成了,慕容泠愉悦的勾起了唇角,效果如何,她拭目以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