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王妃很厉害
    他伸出手,却没有递给慕容泠,而是越过她的肩膀,落在厉苍旻面前,果然不出他所料,秦王立马就抢过药丸,一口吞进了肚子里。闪舞网w

    “呀,秦王吃了。”他还装模作样地感叹了一句,看向慕容泠,“秦王妃,赌约可还作数?”

    慕容泠铁青着脸,“当然作数。”

    江明中满意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刚坐下就脸色一变,体内的剧痛再也难以忍受,他连忙吩咐着药僮,“取三两牛黄、甘草……”

    擂台另一端,慕容泠冷冷地盯着厉苍旻,“这是我的比试,谁让你插手了。”

    厉苍旻看了她一眼,神色平静,没有回答她的诘问,而是有条不紊地阐述着毒性,“入口化作毒雾,一旦使用元力,毒雾随着元力加深渗透至肺腑,造成元力凝滞,经脉皲裂。”

    “这种效果,与丹简中的破脉丹十分相似。”

    青紫的毒素已经蔓延到他的脸色,慕容泠也顾不上与他置气,开始翻找丹简中的丹药记载,终于找到了一个名叫破脉丹的丹方。

    与蕴脉丹相反,破脉丹专门破坏修士的根基修为,十分阴毒。修士服用之后,筋脉尽毁,不能修炼,慢慢变得与凡人无异,最后身体溃烂而亡。w还好丹简中有破脉丹的解毒丹——解脉丹,但是慕容泠没有炼过,并不是有十分把握。

    “冷秋,我还缺一株极品极冰草,你去替我找来。”

    出门前她早就准备好了常用灵草,只是依旧不够,好在闹市中药房多不胜数,可以去采购,等冷秋离开后,慕容泠才从药箱把新买的丹炉拿出来,厉苍旻微微侧目,“我送你的丹炉呢。”

    慕容泠动作一僵,“炸碎了。”

    厉苍旻并没有因她的暴力而显露出丝毫的异色,淡定地从戒指中再次掏出一个丹炉递给她,“用这个,凡人丹鼎受不住丹火。”他的声音顿了顿,提醒道,“这是最后一个了。”

    师祖与他同样是冰系修士,不能炼丹,自然不会收集到什么好的丹炉,戒指里仅有的两个,不定只是顺手放进去的,质量并不怎么好,但是比起凡鼎来,已经算是极品了。

    新拿出的丹鼎和上一个的外形一模一样,应该是同批制作的,慕容泠默默地把新买来不久的凡鼎收回戒指,有一股莫名的尴尬。

    她只好转移话题,“你现在觉得怎样?”

    “无碍。”厉苍旻低头看她,“只要不动用元力就没事。”

    他的视线明明平静无波,慕容泠却觉得带着温度,她连忙侧过头,避过他的视线,想了想,给他掐了一个回春诀。w

    看到他的眉目稍稍舒展,就知道有用,又要再掐,却被厉苍旻按住了。他牢牢地把她的手纳入掌心,干燥而温凉,“不要浪费元力,你等下还要炼丹。”

    慕容泠像是被烫到似的,连忙缩回手,脑海四处转动,就是不看他,“我知道了。”

    擂台下的观众越来越多,好在擂台搭建得够结实,没有被挤得崩塌下来。

    这个擂台是江明中让人搭建的,擂台的布置也出自他的意思。比斗双方分据擂台两端,还搭建了一个隔间,隔间有半人高,比斗者在隔间中比试,所有人只能看到人在里面忙活,却看不清具体的炮制、搭配和炼药手法,十分隐蔽。

    他本来是敝帚自珍,不想让人偷学了他制药手段,却让慕容泠占了便宜,光明正大地使用元力都没有人察觉。至于他在嘛,藏起来也没用,神识铺展过去,一切都无所遁形。

    看到他让药僮准备的药,慕容泠忍不住勾起了微笑,她的毒,岂是那么容易解的。

    刚刚那瓶迷神液原名并不是这个,是她临时随便取得。这种毒是她前世实验室刚研究出的一款新的生化毒剂削弱版,除了她,没有人能配出解药。江明中用寻常毒药的态度看它,到头来有他苦头吃。

    不久,出去找药的冷秋回来了,慕容泠鉴别了一下,确实是灵草,满意地点头,让她在外边等候,开始炼丹。比试的时间最多两个时辰,差不多是炼制一炉丹的时间,这就意味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再次温习了一遍手诀和丹方牢记于心,确保没有差错之后,才放出丹火,给丹炉加热。

    之前三天,她已经试验过所有温度需要的时间,因此能十分精准地把握时机。十五分钟后,丹炉完全变热,她从容不迫地把极冰草放进去,等到它融化了,再把早就准备好的灵草一一放下。

    调低丹火温度,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炉内的液体开始沸腾,水分开始蒸发,她连忙把神识探入丹炉内,把混合液分成十分,火慢熬,水分完全蒸干后,慢慢变成了圆溜溜的弹丸,已经开始凝丹了。

    慕容泠不敢疏忽,观众的欢呼和嘈杂都一一远去,心神中只剩下炉内丹药,直到药香缓缓传来,她便知道,丹已经成了。

    上午在王府,她受江云音声音影响,神识剧烈波动,才会在收丹环节让丹药炸开,如今她心中毫无起伏,百姓的议论早已经成为背景音,自然再无干扰。

    干脆利落地掐了收丹诀,弥漫的药香顿时收敛无踪,她才露出一抹微笑,“成功了。”

    连她也没想到,第一炉成功的丹药居然是解脉丹而不是练习了多日的蕴脉丹,只能,人的潜力是无穷的。

    把丹药一一收进瓶子中,递给秦王,看他倒出一粒吃下,神色看不出端倪,脸上的青紫却是已经开始下降,便按捺不住喜悦与紧张,连声问她,“怎么样,有没有效果?”

    馥郁芬芳的药香在口腔内蔓延,厉苍旻像是被药香迷惑了似的,忍不住被她闪闪发亮的眸子所吸引,亮得宛若诸天星辰,像一把火烧尽人心里。

    他记得她曾经提起自己会制药时的骄傲和自豪,因此在得到师祖的戒指后,看到里面有丹炉和丹简,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她——他喜欢看到她纯粹欢喜的模样。

    她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甚至比他想象中还要优秀,短短三天,不仅唤出了丹火,炼丹手法还无比娴熟,简直是天生的丹师。

    视线不知不觉变得灼热,忽然胸口一痛,厉苍旻恍然惊醒,连忙收回目光,脸上重新挂上了冷峭孤寒的淡漠,似乎刚刚的沉迷未曾存在过。

    他一字一顿地赞道,宛若平常,“王妃很厉害,毒已经解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