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本王不允许
    “玩得有点大啊。w”

    慕容泠佯装犹豫,看到江明中露出了失望之色,才顽劣一笑,“不过,本妃喜欢。”

    江明中心中冷哼,觉得她故作姿态,脸上却分毫不显,问道,“王妃打算在何处比试。”

    “江神医有何建议。”

    江明中捋着胡子,他这这次来秦王府,除了要对秦王下毒,这位秦王妃也是目标之一。她最近的风头太盛,必须要杀一杀的风头,不然任由她在百姓中威望升高,到时候一呼百应,对局势不利。

    “你我比斗,自然是要设擂台,让观众当证人。”江明中捋着胡子笑着,“依老朽看,东市人最多,就把擂台设在东市,秦王妃意下如何?”

    “就如江神医所言。”慕容泠点头,“不过,若是不加点添头,这比斗也太无趣了。”

    此话正中江明中下怀,连忙问道,“王妃要加什么添头。”

    慕容泠状似思索了一番,“这样吧,若是本妃赢了,本妃的毒,江神医另找高明替你解毒,并且卷铺盖走人;至于你赢了嘛……”

    “若是老朽赢了,老朽替王妃解毒,但是老朽只有一个条件,王妃必须让秦王配合老朽治疗。闪舞网w”

    闻言,慕容泠讽刺地笑了,“江神医真是医者仁心。”

    江明中神色不变,似乎没有听出她话中含义,“秦王妃过奖了,不知王妃意下如何?”

    “本妃并无异议。”

    “好,那么半个时辰后,东市擂台见。”

    江明中带着江云音下去了,堂屋中的奴婢都急得团团转,春熙给夏攘打眼色,让她去搬救兵,她则开口劝道,“王妃,您别中了对方的诡计啊,您是千金贵体,怎么可以吃毒药呢。”

    冷秋也怕她出问题,忧心忡忡,“属下愿意替主子服毒。”

    慕容泠虽然感动她们的忠心,但是总觉得自己被觑了,“不过是服毒比斗而已,不必担心。”

    “本王不允许!”

    冷冽的男声骤然响起,慕容泠转身看去,多日不见得秦王从外间走来,身后跟着缩头缩脑的夏攘,注意到她的目光,吓得一抖,“王妃,奴婢什么都没,刚出院子就遇到王爷了。”

    秦王如今是筑元期,神识可以探视几十里,王府发生的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听到她与江明中的谈话并不值得意外。

    慕容泠还记得前几次没头没尾的表白,心里还有气,不想理他,取来一张纸写了所需药材,让冷秋给她取来,才看向一直散发着冷气的秦王,“你不允许也没用,赌约已下,本妃可不想当缩头乌龟。”

    “江明中有备而来,你又是**凡胎,稍有不慎就被毒素攻心,留下暗伤。”厉苍旻皱着眉看她,“你别忘了,你的筋脉和丹田刚刚修复,不能再受损害。”

    “你是在担心我吗?”

    厉苍旻直直地看着她,“是的。”

    慕容泠微微一顿,转身就走,“我不稀罕。”

    厉苍旻看着她消失的背影,目光沉了沉。

    东市,闹市之中,突然搭起了一座擂台,这么大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关注,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在东市的人都知道了——秦王妃要与江神医比试解毒。

    但凡在茶楼酒馆混迹过的,都听过书先生过江神医的事迹,医死人肉白骨,医术高超,江湖人称“鬼手神医”;而秦王妃大家更是不陌生,最近的好几出大新闻都与她有关,比江神医的知名度还高。消息一出来,擂台下就被源源不断赶过来的人挤得满满当当,都是为了亲眼目睹秦王妃的神奇手段。

    慕容泠到的时候,发现擂台上设了旁观席,上面居然还坐着一袭青衫的赵王,一看到她,厉扶尘就微笑地起身拱手,“皇嫂,本王听你要和江神医比试解毒,特地来观战,你不会介意吧。”

    “赵王随意。”

    慕容泠带着冷秋当助手,刚一坐下,就看到秦王尾随而来。他板着一张脸,连赵王的招呼也没理会,径直走到慕容泠身后坐下,一言不发,一副闲人莫近的架势。

    没过多久,江明中也来了,他亲自背着一个药箱,朝赵王拱了拱手,视线在秦王身上一转,最后落在慕容泠身上。

    “秦王妃,这是老朽新研究出来的剧毒——七步断肠散,只需服下,走七步就会立即死亡。虽有解药,但是不保证不留有遗患。”江明中从药箱中拿出一个瓷瓶,一脸郑重,“如果秦王妃反悔,一切还来得及。”

    “不必赘言,拿过来便是。”

    慕容泠让冷秋把她刚刚在王府配出来的药拿出来,“至于我的药,叫迷神液,无色无味,一旦入口,就迅速破坏五脏六腑,经脉紊乱,一日之内不解,便会身体溃烂而死,江神医心了。”

    江明中一脸不屑,“老朽行医解毒几十载,吃过的毒比吃过的盐还多,早已经百毒不侵,今日倒是要瞧瞧,秦王妃的厉害之处。”

    双方互换了药瓶,江明中拿过药,发现是一瓶液体,拔出塞子一看,果然如慕容泠所无色无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瓶清水。

    作为制毒高手,他自然知道达到这种程度有多难,但凡毒素,都有特殊气味,很难做到完全消除气味,但是这瓶做到,想必也不简单。

    他暗自留了个心眼,只喝了一半,清澈的毒液入口,还未尝出什么味道,液体已经顺着经脉蔓延到五脏六腑,烧燎的痛从身体传来,他喉咙一痒,顿时吐出了一口污血。

    江明中自诩已经百毒不侵,但是,在这个所谓的迷神液之下,居然毫无抵抗之力!

    他忍不住看向对面的秦王妃,她已经打开他的药瓶,刚要喝下,却被一只横穿而来的手一把夺过去,眨眼间,七步断肠散已经被那人喝下,只剩下药瓶滚落在地上。

    互相试毒,各自解药,比的是双方中毒后的思维反应和能力,若是有外人替代,比起来又有什么意思。

    于是江明中心中震怒,又气又悔,大喊道,“你作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