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与王妃一较高下
    正房被慕容泠当成了炼丹房。w

    接连三天,她埋头炼丹,无暇打理形象,衣裳上沾着药渣,头发也乱糟糟的一团,看起来比街头流浪的乞丐也好不了多少。但是她的眼神极亮,像是饱足的隐君子一样盯着眼前的丹炉,手中打着繁复的法诀,隐约的药香从炉中传来,清新迷人。

    已经到了最后的凝丹步骤了。

    慕容泠一直在实验,足足废掉了五十份剂量才摸到门道,她有预感,只要这次成功,她在炼丹一道上,将畅通无阻。

    如今灵草已经供不应求,现在炉中的是最后一份剂量。温度、神识、元力和手诀已经熟透于心,慕容泠根本不需要用脑子思考,娴熟地操作着丹火降低温度,神识在炉中搅拌着液体,开始凝丹。

    以前废掉的丹药中,大部分是因为到了最后元力和神识不足,如今她两者都是饱满状态,此时如臂指使。

    她有预感,这一次一定可以成功。

    炉中的溶液已经全部凝结成丹丸状,慕容泠屏住呼吸,看着它们渐渐浑圆凝视,压抑着喜悦,开始打着最后的收丹法诀。

    眼看可以大功告成,外边突然响起了一阵大喝,“秦王妃,慕容泠!你给我出来!”

    嘭!

    炉中凝结的丹丸突然爆开,被摧残多次的丹炉再也不堪重负,四分五裂地爆炸成碎片,房间内的桌椅、茶具和妆奁受气波的影响,噼里啪啦地碎了一地。

    “王妃,您怎么了,您没事吧。”

    春熙等人在外边焦急地大喊,然而里面一丝声音也无,就在她们要无视禁令闯进去的时候,顶着爆炸头的慕容泠面目阴沉走了出来,“刚才谁在喊本妃,拖上来。”

    看到她的形象,外边的奴婢们都倒抽一口凉气,她们都知道这几天王妃都在里面闭关替王爷炼药治病,连一日三餐都只是让人放在门口,她们虽然好奇里面经常传出的声响,但都本分地没有打扰,没想到王妃把自己糟蹋成这副模样。

    刚刚那一声炸响,即便没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王妃肯定又失败了。

    刚才在院子外叫喊的是江云音,她被冷秋押上来,十分不服,待看到慕容泠时,顿时大惊,脱口而出,“哪来的疯婆子。”

    疯婆子慕容泠冷笑,“原来是你,看来你是不想活了。冷秋,拖下去打!”

    “你敢!慕容泠,你敢打我。”

    江云音也是有功夫的,当下奋起反抗,立马就被冷秋三下五除二地控制住,她不甘地挣扎地,破口大骂,“慕容泠,你这个缩头乌龟,要替秦王治病,躲在房间里不出来算什么东西,你根本就是无力治病,还阻拦我爷爷,沽名钓誉……”

    她的话再也骂不出来了,被冷秋捂住了嘴拖出去,很快院子里就传来啪啪的板子声和呜呜呜的哭喊声。w

    慕容泠转着杯子,似乎在低头沉思,忽而抬起头,目光清幽地看向院子门口,下一刻,就有一个长得仙风道骨的老人匆匆跑过来,神色焦急,带看到被打得皮开肉绽的江云音,脸上露出了显而易见的怒色和心疼。

    “秦王妃,你杖打老朽的孙女,是什么意思。”

    原来这是传中的鬼手神医江明中。

    慕容泠不咸不淡地笑着,“江神医是同道中人,想必也知道医者忌讳。你家孙女在本妃炼药时跑过来大喊大叫,害得本妃功败垂成,自然得惩戒一番,不然传出去,人家还以为我慕容泠好欺负。”

    江明中这才知道事情原委,他的孙女性格刁蛮鲁莽,容易受人煽动,在赵王府时不知道听了什么,到了秦王府就处处找秦王妃的麻烦,这一下终于惹出了麻烦。

    他也是医者,自然明白此时慕容泠的心情,这事要是搁在他身上,把人杀了都有了,更别只是打板子了。

    只是受罚的人是他的孙女,一切都另当别论了。

    于是他拱了拱手,开始告罪,“云音惊扰了王妃是她不对,老朽愿意向王妃道歉,您所废药材,老朽愿意双倍偿还。”

    “本妃也不是得理不饶人之人,既然江神医求情,放了江姐一马也不是不可以。”慕容泠话音一顿,轻笑道,“元朱果、天山雪莲、百年人参、灵芝、香菱子……这几种药材,江神医如数给我两份就可以。”

    江明中凝眉沉思,猜不透她报出的这些药材是用来制什么药的,直到看到秦王妃嘴角讽刺的笑,他才知道对方早就对他心生防备,这些药材,肯定是随意报出来的。

    好一个心思奸猾的女人。

    江明中按下心中的不悦,“好,这些药材老朽正好都有,还需请秦王妃派人与我一同取来。”

    完,他的视线落在正在打人的冷秋身上,意思不言而喻。

    慕容泠岂会被他牵着鼻子走,点了点身边的春熙,“春熙,你与江神医走一趟。”

    江明中不甘心地带着春熙离开了,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慕容泠暴怒的心情也渐渐恢复下来,让夏攘等人进去收拾房间,她去了偏房换了身衣服。

    基础法诀中有一个非常实用的法术,叫做净身诀,比哈利波特中“清理一新”咒语还有用,法诀一掐,不仅体表污秽全消,连衣服头发都干干净净,要不是怕吓到人,她连衣服都不打算换了。

    等到她打理一新重新出来,春熙已经和江明中回来了,慕容泠看都没看,抬手让春熙把药材放好,才吩咐冷秋停手。

    “爷爷,你要替我报仇啊。”

    江云音从到大都是被家里人娇宠着,连磕碰都没有,更别是打板子了。此番遭此大难,心中羞愤难当,对慕容泠痛恨入骨,哭哭啼啼地让江明中给她报仇。

    江明中搀扶着气息奄奄的孙女,心中更是疼痛难当,他千娇万宠的孙女被人如此惩罚,早就火冒三丈,此时听江云音告状,便再也忍耐不住了。

    “秦王妃,听你擅长制药,老朽不才,也精通此道,恳请与王妃一较高下。”

    慕容泠来了兴致,坐直身子,“哦,有意思,江神医想要怎么比?”

    江明中眼中飞速闪过狠厉之色,“自然是按照道中规矩来,你我各自给对方服一剂毒药,能解开者胜。秦王妃,你看如何?”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