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是不是喜欢我
    厉苍旻总算是知道了,慕容泠是怀疑他没有了七情六欲,不试探个明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筑元的时候,师祖究竟和她了什么?

    “你想知道什么,本王可以告诉你。”

    慕容泠没想到结果来得如此容易,围着他转了一圈,“爱恨情愁,喜怒哀乐,这些情绪,你还有吗?”

    厉苍旻皱眉,“我是人,又不是傀儡,自然有情绪。”

    秦王的真实性格,慕容泠了解得太少,实在无法比较前后变化。她能对照的,只有他对她的前后态度了。

    于是她非常厚脸皮地问着,“你以前是不是喜欢我,现在还喜欢吗?”

    回答她的是死寂一般的沉默。

    秦王眼眸黑黢黢的没有一点亮光,薄唇紧抿,面无表情,许久之后,把皮球丢回来给她,“你期待本王如何回答?”

    慕容泠愣住了,突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秦王炼什么功法,有没有七情六欲,与她有什么关系?她一再探究,真的只是为了所谓的科学研究?

    她从未像现在这样深刻地剖析自己的内心,明明白白。许久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挑起下巴看他,像盛装降临的女王,“秦王殿下,请谨慎回答,我将根据你的回答,决定要不要喜欢你。”

    她的话音方落,厉苍旻的眼神就变了,像是漆黑的夜幕突然有了星光,依旧清冷着,却闪烁着光芒。

    他低下头,狠狠地吻住她的唇,压抑着低哑,“这是本王的回答,你还满意吗?”

    慕容泠推开他,脸上染着红晕,目光灼灼,“我要你亲口出来。”

    “本王喜……”

    他望着她,眼神深邃如潭,然而话还没完,脸色一变,快到几乎让人捕捉不到,下一刻,他又恢复了冰冷禁欲的模样,压抑而克制,“此事押后再谈,目前最重要的是提升你的实力。这几日灵草已经足够多了,你开始学习炼丹吧,炼丹炉等下本王让白穆给你送过来。”

    完,他步履匆匆地离开了。

    书房密室里。

    厉苍旻揭开上衣,看着左心口,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若是慕容泠在此,就会发现,前些天还被她摸过的光滑皮肤上,赫然多了一条泛着黑气的疤痕,深壑纵横,似乎有生命力似的不断加深,十分吓人。

    “反噬……”

    低沉的呢喃被外边的敲门声打断,厉苍旻把衣服阖上,重新恢复了人前的冷然,“进来。”

    白觞与白穆一同进来,两人规规矩矩地见了礼,白觞才开始禀告情况,“主子,查清楚了,江神医是仙盟的人,他这次奉了赵王的命令,不管您是否神智恢复,都要给您下慢性剧毒。闪舞网w至于他的孙女江云音,应该并不知道此事。”

    厉苍旻对此不置可否,指了指书案上的三足龙纹宝盖丹鼎,“本王知道了,白穆,你把丹炉给王妃送去。还有,放出风声,王妃要替本王治病。”

    下方两人对视,皆从对方的眼中同样的信息,主子这是打算“恢复正常了”。

    正房。

    慕容泠正思考着秦王的异常,白穆就拿着一个丹炉进来了,“王妃,这是主子让属下给您的。”

    “放下吧。”慕容泠皱眉看他,“这些天,你可发现你家主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对劲的地方自然是有的,但都与王妃您有关。这话他能讲吗?自然是不能讲的。

    于是白穆非常果断地摇头,“主子一切正常。哦,对了,刚刚主子了,要放出风声让您治病,王妃您心里有个数。”

    难道是为了给她炼丹打掩护?

    慕容泠忍不住猜测他举动背后的意思,慢慢地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她最近似乎把太多的心思放在秦王身上了,揣摩对方的一举一动,情绪因对方的喜怒哀乐而影响,分明是坠入爱河的征兆。

    被自己的推断吓了一跳,慕容泠连忙把白穆打发走,驱逐杂念,沉心静气,打坐恢复元力,再次睁开眼,已经心如止水。

    修士炼丹,必须有丹火或者地火,如今的条件也弄不到地火,但是丹火倒是可以的。

    炼元六层以后,修士可以激发自己的丹火,慕容泠记得书中记载了方法,照着运行了一遍功法路线,慢慢地察觉到一股热流从体内淌过,越来越热,最终齐聚掌心,噗的一下,一道蓝色的火苗窜了出来,在风中摇曳。

    伸手碰了碰,温暖和煦,一点热度也没有,慕容泠十分怀疑它的能力,抬手一移,才堪堪碰到书桌一角,嘭,火苗像是燎到油锅一样炸起来,瞬间吞没了桌子,不过眨眼的功夫,书桌成了炭黑的木架,轻轻一碰,立马破碎成了粉末。

    得了,这回不用送厨房,就已经烧得干干净净了。

    慕容泠再看手心的火苗,见它不停地摆动着,总觉得是在示威。这年头,连火苗都这么有灵性吗?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厉害了。以后就叫你火吧。”

    火又摇曳了一下,似是非常满意,在她把丹鼎拿过来时,非常主动地飞到炉底,蓝色的火焰铺满了整个底部。

    丹炉变热之后,慕容泠根据丹方的提示,依次把灵草放进去,一刻钟之后,灵草融化成黑糊糊的液体,这就是所的熔丹了。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凝丹环节,温度、神识、元力和手诀,但凡有一样出现了差错,都有可能前功尽弃。

    慕容泠飞速打着手诀,快得只能看见残影,很快,丹鼎中的液体慢慢凝结,就要结成丹药的功夫,她右手一颤,就在这瞬间的功夫,里面传来一身闷响,伴随着一丝焦味传来,这就意味着,废丹了。

    她的手诀打错了。

    慕容泠虽然遗憾,但并不气馁,初学者第一次炼丹,能够一次到达熔丹环节本就不多,她已经算是天才了。

    炼丹是最烧钱的职业,穷人根本就支付源源不断的灵草消耗,但是只要耗下去,成了炼丹大师,卖出去的丹药就是天价,前期的投入分分钟收回来。这就造成了修仙界对炼丹师的追捧和推崇,就算是最末流的炼丹学徒,也没有人敢轻易得罪。

    慕容泠本就是制药高手,炼丹与制药殊途同归,她被激发了兴致,接下来的几天里,全心投入了炼丹大业中,不断研究制药与炼丹的不同,互通有无,融会贯通,逐渐摸到了门道。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