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都替她打算好了
    夕阳完全被地平线吞没之后,厉苍旻回来了,身后跟着白穆,他手中捧着一个长长的盒子,放在慕容泠跟前的桌子上,恭恭敬敬道,“王妃,这是葬花宫中的存药,王妃暂且用着,接下来的用量,宫中的下属们已经去搜集,不日便给您送来。闪舞网w”

    听白穆的语气,看来已经知情了。

    慕容泠打开盒子一看,里面分门别类放置着温补经脉和治疗内伤的天材地宝,连赤脉草、元朱果都有,其中价值,丝毫不低于那半朵九品幽莲。

    “这是什么?”

    慕容泠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打开其中一个玉盒,一个桃子般形状凝结体出现了眼前,她的呼吸几乎骤停,这居然是高度浓缩的木灵液!

    木灵液相当于草木的精华,还必须是灵气充足的草木才有,即便如此,也十分稀少,一株草木之中,能有几滴就不错了。而她眼前这个已经凝结成了固体,其中珍贵,不言而喻。

    白穆作为一名好属下,主动替主子邀功,“这是主子从一株古木中找到的木心,一直放在宫中库房,刚刚特意提醒了属下,要拿过来送给王妃您。”

    空气忽然一冷,白穆吓得一抖,正想着是不是错话惹主子生气了,就见王妃拿起木心,嘴角含笑,“我正需要此物,谢谢。w”

    下一刻,室内气温瞬间回暖,白穆松了口气,瞥了一眼依旧冷冰冰的主子,心底有些纳闷,主子在王妃面前,一贯和风细雨的,这会儿怎么变了模样,难道是因为被拆穿了身份的缘故?

    反正任务已经完成,白穆不敢继续待着招人嫌,连忙退下,大堂只剩下慕容泠与厉苍旻两人。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此时慕容泠也硬气不起来,刚要点什么,厉苍旻已经十分高冷地走进内室,盘腿坐在床上,闭眼开始修炼。

    慕容泠无语,咽下嘴边的话,走到窗边的榻上坐下,拿出木心,开始吸收木灵液。木灵液具有治疗效果,随着功法运转,源源不断的木灵液从手心经脉进入,一个大周天循环,体内所有筋脉肺腑都被温补到,不仅内伤痊愈,连经脉都慢慢柔韧起来。

    再次睁眼,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慕容泠只觉体内沉珂尽去,神清气爽,心情大好。再看木心,只剩下核桃大,昨晚竟是用了大半。

    她心翼翼地把木心装进玉盒,敢收进须弥戒,就对上了厉苍旻孤寒赛雪的视线。w

    她被吓了一跳,顺口问道,“你今日不去晨练?”

    “凡人的炼体,对本王已经无用。”

    稀奇的是,他居然回答了,自从寒潭回来,他与她的话,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他无视她的惊奇,丢过去一份玉简,“你既然擅长制药,这份丹书给你。”

    他口中的师祖,应该就是寒潭底下的老者了。

    给了玉简,厉苍旻就出去了,慕容泠不急着查看,顺手把玉简收回须弥戒,取出在潭底老者处搜刮来的书籍开始恶补常识,几天下来,对修士有了大概的了解。

    世有灵根而吐纳天地元力者,称为修士。修士灵根契合天地五行,金木水土火为基本灵根,又因金生雷、水生冰、木生风,故而有雷、冰、风三种变异灵根。像慕容泠的木灵根和厉苍旻的变异冰灵根,都是最上等的天灵根。除了天灵根之外,还有身具两种、三种属性的真灵根和四、五种属性的伪灵根。

    灵根之中,天灵根修炼速度最快,丹元期以下,几乎没有瓶颈。而最末等的伪灵根,和天灵根是老牛破车与法拉利的区别,几乎没有修炼前途,在修仙界中,大多是下等的杂役之流。

    潭底老者是修仙界的人,他是无意中闯入凡人界,但到底怎么进入修仙界,他未曾言明。他临终前给厉苍旻的那团白光,据书中所言,是传承,只是不知传承中有没有关于进入修仙界的消息。

    这些天当中,除了补充知识,慕容泠还在钻研《天地造化诀》,真正的造化部分虽然还不能练,但是前面的法术却非常有用。

    修士能够调动天地元力,最低级的五行法术,任何修士都能使用,比如慕容泠,她虽然是木灵根,但也可以用火行术、落雨决、落雷术等等,但是她最擅长的,还是回春决。

    回春诀是治疗术,往常她自行摸索,想要治人,只能通过经脉运输元力,那是最费力不讨好的笨方法,而回春诀,只需要手中掐诀,就能施展出来。只是回春诀并非万能,只能治疗外伤和暂缓伤势,修士若是受伤,必须要依靠丹药。

    丹药啊……

    慕容泠拿出厉苍旻给她的玉简,神识一看,果然是炼丹大全。里面不仅有炼丹的手法教程,还有丹方,对照那本《灵草分类》,她完全可以自学。

    玉简中讲到一种蕴脉丹,是修士用来蕴养经脉的圣品,正好是她目前所需,而丹方所需的药材,赤脉草、元朱果、百年灵芝、云湖草、陵香子……

    那天白穆拿过来的药材,与丹方中记载的一模一样,刚好够十份的量。

    厉苍旻,什么都替她打算好了。她与厉苍旻相识不到一个月,他对她产生的感情,真的能够抵得过《太上忘情诀》的侵蚀?

    慕容泠拿着玉简发呆,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外边传来一阵吵嚷,她才把玉简收起来,打开门走出去,皱着眉头问春熙,“怎么回事?”

    “王妃,江姐吵着要见你。”

    “哪来的江姐。”

    “江姐是江神医的孙女,前几日与江神医一同住进清秋院了。”春熙这才想起王妃自打吩咐人住进去之后,根本就没再搭理过,连忙解释,“奴婢遵您的吩咐让他们待在清秋院,只是江姐奉旨替王爷看病,奴婢们阻拦就是抗旨不遵,为虎作伥,居心叵测,奴婢们不敢再阻拦,她便跑出来,日日堵着王爷。”

    “哦,这位江姐,成语学得不错。”慕容泠似笑非笑,问道,“她堵着了?”

    “没有。”春熙摇头,一脸鄙夷,“所以她才忍不住来找王妃您了。”

    慕容泠往堂中一坐,“让她进来。本妃倒要看看,这位江姐是什么东西。”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