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一切都不重要了
    老者大笑,一脸慈悲,带着让人厌恶的笑意,“正如你所,本君已经死了。w如今不过是一缕元神,我已经不再是我了。”

    为了减少元神损耗,他把最后一缕元神祭炼在画中,如此坚持了上千年,最近他渐渐察觉到元神的虚弱,恐怕离真正的消亡已经不远了。

    元神虚体,乃分神期大能的手法,慕容泠不懂其中玄机,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心中不出什么滋味,“难道毫无办法?如若他转修他法,是不是可以避免断情的后果?”

    “不可能的。”老者无情地打断她的幻想,“功法有天地玄黄之别,《太上忘情诀》乃天级功法,除非找到传中的神级功法,废去全部修为重修,他不管修炼什么功法,都会按照《太上忘情诀》的路线运行。”

    这么,有神级功法就可以了?

    慕容泠脸上的喜色太明显,老者一眼就看穿她心中所想,不由嗤笑,“你以为神级功法是烂大街的玩意儿,随便让你找到?就算是天级功法,在修仙界也没有几人能修炼。即便是门派核心弟子,修炼的不过是地级功法。你与那子走了狗屎运,若不是因为本君,哪来天级功法。”

    “什么意思?我的功法也是你的?”慕容泠愣住了,她的家族功法,怎么和这个老头扯上关系。

    老头冷哼了一声,“昔日白清离与你的祖先慕容凝鸢闯入本君洞府,本君收冰灵根的白若离为徒,传他《太上忘情诀》,至于你祖先……”他的神色变得复杂,“你现在修炼的《万物生息诀》,是本君找来打算送给一位故人的,结果没能送出去,便宜了你们慕容家的女人!”

    看来她和原来的慕容泠,都是慕容凝鸢的后辈。

    一开始她只是怀疑,现在她基本可以确定了,这具身体与她一样,容貌资质相同,若非慕容凝鸢的血缘后辈,哪来那么多的巧合。这具身体本来就继承了慕容凝鸢的木灵根属性,又被穿越的她修炼了家族功法,彻彻底底地打上了慕容家的烙印,难怪老者会如此笃定她的身份。

    原来她是穿越到自家祖宗身上去了。若慕容泠之前还对这具身体的身份有所抗拒的话,现在是完完全全地接受了。

    不管荣辱兴衰,都是一家人。

    “孽缘!真是孽缘!”

    那老头还在叨叨地念个不停,“有了白清离和慕容凝鸢不够,现在又来了一对厉苍旻和慕容泠,你们慕容家的女人,没一个好东西。”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骂慕容家的女人了,慕容泠忍不住好奇,当初她的老祖宗,究竟怎么祸害人家了?不过看老头气得跳脚的模样,她不敢发问,生怕引火烧身。

    最后,老者骂得累了,重新恢复了得道高人的模样,“《万物生息诀》虽是天阶功法,然而中正平和,并无攻击手段,你一个女娃娃修炼了,以后怕是有苦头吃。你若答应本君一个条件,这个《天地造化诀》就送给你。”

    一枚玉简飞过来,慕容泠接过,试探地把神识探进去,发现《天地造化诀》也是木系法诀,不比《万物生息诀》专注于心法,只能用来突破境界,增长修为,这枚《天地造化诀》不仅收录了木灵根能用的法术,还能用木系元力造化万物。

    造化之力!

    昔日女娃挥土造人,用的就是造化之力。从无到有的过程,已经属于神的范围,若是她能吃透这枚《天地造化诀》,创造万物,赋予神通,她又何愁无法自保。

    如今她所有的攻击手段都是自行摸索,最厉害的也不过是撒豆成兵,催生藤蔓攻击,若是遇到攻击力强悍的对手,比如冰灵根的厉苍旻,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毫无意外,慕容泠被诱惑了,这枚玉简被下了禁制,关于造化万物的手段被迷雾遮掩,只有答应对方的条件,才能得到完整的法诀。

    “吧,什么条件。”

    老者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神色悠远,与她了一番往事,“本君乃修仙界万仙门长老,天资卓绝,仅仅用一千年就修到分神期,同辈之人,皆为陪衬。然而本君锋芒太盛,最终遭来祸事。修仙界以道一门和千家为首,诬陷万仙门勾结魔修,群起攻之,万仙门大败,传承皆毁。本君烧尽修为灭了贼首,一路被追杀,最后逃到凡人界。只是本君根基尽毁,时日不多,不得不在此开辟洞府,祭炼元神,等待有缘人,替本君完成未了的心愿。”

    “什么心愿?”

    “本君出逃前,曾用秘法送走门中精英子弟,若是有朝一日,你进入修仙界,遇到万仙门遗脉,除非危机你性命,不得伤之。”

    慕容泠诧异地挑眉,“这个不难,仅仅这一项,似乎不值得你付出《天地造化诀》的代价。”

    “是的。本君的条件,原本是要道一门和千家报仇。”老者苦笑,神色怅惘,“这个要求,本君曾向白清离和慕容凝鸢提过,但是千年过去了,他们毫无消息,怕是早已经陨落了。蚍蜉撼树,终是不自量力。本君消亡在即,不愿再多添孽障,东西留在这儿也没有用,送给你,权当结个善缘罢了。”

    看着而他越来越淡的虚影,慕容泠沉默了,突然问道,“这可是你生前心愿?”

    “是的。”

    “《太上忘情诀》,修至分神期,还有同门之谊,灭门之恨吗?”

    “本君不知。”老者愣住了,神色开始迷茫,最后他的视线落在慕容泠身上,“女娃娃,你一再问我《太上忘情诀》,可是对那子有情?”

    慕容泠像是被戳中了痛脚一样跳起来,斩钉截铁地反驳道,“没有!你想多了!”

    老者并没有破,只是神色怜悯起来,“《太上忘情诀》,断绝七情六欲,万仙门生养本君,门派荣辱已经深入骨髓,虽断情不能忘,但是儿女情长……”他的声音微顿,“你可知《万物生息诀》,本君原要赠予何人?”

    慕容泠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何人?”

    “本君青梅竹马的爱人。”老者的声音平静无波,似乎在着与他无关的往事,“她与你一样,同样是木灵根,本君前去秘境替她寻找功法,然而秘境之中,本君突破了丹元期,即便还记得她,但已经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