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太上忘情决
    话音方落,老者神色巨变,又要掐诀向她打来,慕容冷不紧不慢凝出一把薄刃,手一抖刺到画上,老者顿时大叫一声,虚影一晃,身形变浅了一层。w

    “住手!女娃娃,快住手!”

    慕容冷眉头一抬,不咸不淡地开口,“你让我住手便住手,多没面子。”

    “好无耻的女娃,懂不懂尊老爱幼!”老者气呼呼地呵斥,然而对方无动于衷,他心知眼前的女娃是个狠角色,心思缜密,聪慧过人,在他威压之下都能反败为胜,根本不惧他几句口头之责。

    “算了算了,本君不与你一般见识。你不是喜欢那些书吗,任由你拿去。”

    看来她踏入这间屋子之后,一举一动都被他看在了眼里。

    慕容泠得了便宜还卖乖,刀子继续在画上笔划着,“这么多书,我又拿不走,还不如在这儿看呢。”

    老者被气得胡子都竖起来,丢给她一个戒指,“这是须弥戒,可以储物,认主之后就是你的,你可以把书放进须弥戒中带走。”

    须弥戒外表普通,钢圈上嵌着一颗椭圆形的翡翠,与寻常的首饰毫无二致,根本不会有人把它和神奇地储物神通联系在一起。

    慕容泠好奇地把玩着,最后把它往手上一套,发现钢圈有些大,但见白光一闪,戒指钢圈自动缩了一圈,与她手指契合,十分神奇。w

    “要怎么认主?”

    “什么?你居然连认主都不会?”老者大吃一惊,难怪她对书架上那些没什么用的书好奇,原来一点常识也不懂。想到自己栽到一个白手里,心中更气,若是传出去,他的脸面往哪儿搁。

    “滴血,然后神识炼化!”他又愤愤地添了一句,“慕容凝鸢是怎么教你的!”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提这个名字了,慕容泠暗自诧异,却没有发问,照着老者所,往翡翠上滴了一滴血,鲜血瞬间融入翡翠之中,她瞬间就感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

    至于神识炼化嘛……她试探地把精神探进去,果然察觉到戒指与她的联系加强,原来精神在修者的口中叫做神识。

    约莫过了一刻钟,慕容泠感觉到戒指已经与她融为一体,如臂指使,心知已经祭炼成功,再把神识往里面一探,果然看到一处空荡荡的空间,把她在前世的别墅装进去都绰绰有余。

    她连忙把书架上的书放进去,至于那幅画,为了预防被老者抢回去,也塞了进去。闪舞网w

    须弥戒指,非主人不得取物,老者气得跳脚,却也耐她不得,他未陨落之前倒是可以强行抹去戒指上的神识,但是他如今连一个丫头都杀不了,更别抢东西了。

    他只能好声好气地商量,“你要怎样才把画还给本君。”

    “找到我同伴,我自然把画还给你。”

    “你的可是他?”

    老者一挥手,凭空生出一个镜面,镜子中出现厉苍旻的身影,他正坐在一块玄冰之中,额角渗出汗水,眉头紧皱,似乎在忍受着痛苦。突然他薄唇微动,似乎在着什么,慕容泠一看,顿时愣住,因为他在喊她的名。

    泠儿。

    “这子吃了本君的寒冰髓,正在突破筑元期。”老者看了慕容泠一眼,“他此时在渡心魔劫。而且,心魔是你。”

    所谓心魔,是指一个人心中的缺陷,每个人的心魔都会不同,或人或物,或是仇恨或是执念,多不胜数。有人因为杀戮太多产生心魔,有人因为无法断情产生心魔,心魔产生的方式各式各样,只有心志坚定的人,才能打败心魔,从而修为增长,成为大修士。

    老者已经知道慕容泠的底,非常好心地给她解释了一通常识,又补充道,“但凡修士,必须断情绝爱,不被七情六欲影响,才能修得长生之道。”

    慕容泠觉得他的言行矛盾,反问道,“那你刚刚为何我薄情寡幸,还要杀我。”

    老者一愣,神色变得晦涩,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反问一句,“你可想看他的心魔?”

    还未等她开口,老者已经挥手,镜子中的画面一闪,密室变成了马车,昏暗之中有男女衣衫半褪,互相纠缠,居然是她中了春日绵延散那日的画面。

    “不许看!”

    慕容泠又羞又窘,连忙挡在镜子面前,老者浑然不理,恶劣地笑着,“不过是孩子过家家,本君看得多了,有什么大惊怪的。”

    他指尖白光一闪,镜面抬高,慕容泠再也遮挡不住了,顿时大怒,把戒指中的画像拿出来威胁他,“你敢再看,我就把画毁掉。”

    难怪这老不修莫名其妙地打她,肯定是偷窥了厉苍旻的心魔,替他打抱不平来了。

    “罢了罢了,你这女娃太气。本君不看便是。”

    老者无趣地撇了撇嘴,手一挥,画面又消失了,最后一眼,慕容泠看到厉苍旻的手已经探进她的胸口,不知是该松口气还是该郁闷,迁怒地看着老者,“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心魔,你怎么能看到。”

    “这子修炼本君的功法,又进了本君的地方,要看他心魔,不过反掌之间。”老者捋着胡子,一脸得道大能的架势,着着,他又瞪了慕容泠一眼,痛心疾首,“这子天纵奇才,是修炼《太上忘情决》的好苗子,怎么偏偏遇上你这个女娃,平生了心魔。你们慕容家的女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尽会祸害本君的徒子徒孙。”

    慕容泠不明白了,“你不是,每个修士都会有心魔吗,我不过是恰好是他的心魔而已。”

    “本君的功法,岂是那些不入流的功法能比的。”老者一脸傲色,“《太上忘情决》,顾名思义是断绝七情六欲,不染情丝与喜怒哀乐,修为越深,越是寡情,可以不受心魔困扰,修为扶摇直上,平辈之间,望尘莫及。”

    看到慕容泠脸色一变,老者十分解气,又继续着,“反正你也不喜欢这子,到时候他断情,你也不会难过,皆大欢喜。”

    “这不可能!”

    慕容泠有一瞬间的恍惚与慌乱,她拒绝去想那是什么,冷冷地看着正幸灾乐祸的老者,“你骗人!若如你所,修炼《太上忘情决》的人会变成没有情绪波动的冰块,那你的喜怒嗔恨又从何而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