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你在担心我
    两个时辰之后,厉苍旻还没回来。闪舞网w

    慕容泠再也坐不住了,扶着墙走出山洞,还未等打探消息,就看到厉苍旻披着月色走了回来,他左手拎着一只兔子尸体,右手拿着她要的赤脉草和元朱果,一看到她,就皱起了眉头,“怎么出来了。”

    慕容泠没有回话,视线在他的身上扫过。

    他的身上已经不是出去时穿的中衣,而是换上了不合身的粗布衣裳,不知道他是哪儿找来的,估计和山洞里的虎皮、药罐出自同一个地方。

    虽然她现在受伤,实力大减,依旧能从他身上闻到了血气,“你受伤了?让我看看。”

    厉苍旻紧紧地看着她,眸子中似乎有暗光闪过,“你在担心我?”

    慕容泠视线落在他已经被血浸湿的胸口,眉头一皱,“是,我在担心你,要是你因为我受伤死了,这人情我就还不清了。”

    不等他再话,慕容泠把人牵进洞中,三下五除二地解下他腰带,待看清他的伤口,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的伤口用白布包扎着,里面是个巨大的爪痕,深可见骨,伤口血肉模糊,隐约泛着青色,可见是有毒的。w

    她刚要下手医治,却被厉苍旻避了过去,他伸手替她别好垂落的发丝,指腹在她耳郭边划过,狭长的凤眸中映入她的脸庞,目光沉沉,“本王没事,你先养好伤,再给本王看也不迟。”

    慕容泠冷哼,冷声冷气道,“等我养好伤,你已经中毒身亡了。”

    话间,她的手已经贴上他的胸口,莹绿的光芒从手心溢出,下一刻,慕容泠就看到了厉苍旻经脉中流转的冰元力,除此之外,还有淡淡的青色,正是胸口上面的毒。

    她的功法不能直接灭毒,只能增加肌理生机,她看了厉苍旻一眼,“运功,把毒逼出来。”

    中毒的时候,厉苍旻已经把胸口的筋脉封住,以防毒素扩散,现在有慕容泠在,便没有了后顾之忧,任由毒素扩散成细点,再运功逼出。而慕容泠的木元力紧跟其后,替他修复着被毒素摧坏的经脉,如此一个大周天,他胸口的毒已经被驱逐得一干二净。

    过度地使用元力,慕容泠筋脉剧痛,她再也支撑不住,软软地倒下,厉苍旻及时揽住,替她擦掉额头的汗,视线像是黏在她脸上似的,怎么也移不开。w

    慕容泠缓过劲来,才注意到自己正靠在厉苍旻**的胸膛上,胸膛下的肌肤薄韧结实,心跳强健有力,慢慢的,他的心跳越来越快,像骤雨落在鼓点上的声音,带着急促的节奏和音符,她忍不住抬头,正好撞见他不知何时变得漆黑的眼眸中。

    尽管厉苍旻五官俊美,慕容泠却一直觉得,他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双狭长的凤眼,装傻子时清澈纯真如星河,正常时深邃幽深如深潭,像一口黑洞,只需看了一眼,就被摄去了心神,再也无法脱身。

    直到脸上有冰冷的指腹划过,慕容泠才惊醒回神,板着脸把人推开。厉苍旻也不生气,把衣服穿好才看她,“你先疗伤,我给你护法。”

    慕容泠没有拒绝,把赤脉草和元朱果一一吞下,打坐运转功法,蓬勃的药力循着她功法的路线流转,从丹田到筋脉,皲裂的痕迹像慢镜头一样缓缓修复,如此两个大周天,体内再无裂痕。

    即便如此,她的筋脉和丹田依旧脆弱,打个比方,以前是柔韧伸展的皮筋,现在是一戳就破的薄纸,若是不能继续蕴养,以后每次境界突破,筋脉扩张,都会面临着破裂的危险。

    身体状况,比刚穿进来的时还要糟糕。

    掩去心中的忧色,慕容泠睁开眼,就对上厉苍旻的视线,看她运功结束,苍白的脸上也有了血色,心下一松,探视了一番她的筋脉和丹田,他立马与慕容泠发现了同样的问题。

    “别担心,出去以后,本王命人寻找天材地宝,很快就会恢复的。”

    慕容泠不置可否,想起她刚刚的出去就散伙的言论,厉苍旻神色微冷,转身离开了洞府。等到他再次回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只剥了皮的兔子。

    “给我吧。”

    看他又把兔子架到火上烤,慕容泠刚刚那只被丢出去的垃圾,已经对他的技术绝望了,她已经七天没有进食,不想再被饿死。

    前世她经常要野外生存,烧烤的手艺虽不是高超,但也比一般人强,不多时,一只黄灿灿、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烤肉出现在两人面前。

    慕容泠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余光瞄了一眼,发现厉苍旻也在盯着烤肉看,目不转睛,几乎称得上是深情款款。

    她的嘴角一抽,忍不住问道,“这七天,你都吃什么了。”

    厉苍旻立马收回在烤肉上的视线,正襟危坐,冷峻的脸上面无表情,毫无起伏地着,“烤兔子和野果。”

    “你喜欢吃兔子?”

    厉苍旻看了她一眼,似乎有厌恶一闪而过,“本王只会烤兔子。”

    可以想象,他这七天估计饱受兔子的荼毒,若能喜欢才是真爱了。不过,想到他进来受苦的原因,慕容泠心情又复杂起来。

    元力凝成刀,把烤肉分成两半,分给他半只,“明日就出去吧。”

    厉苍旻动作一顿,低头咬了一口清香嫩滑的烤肉,满嘴盈香,他却尝不出味道,似乎与那些焦肉,并无差别。

    除了柴火的噼啪声,山洞再无声响,厉苍旻一直没有话,慕容泠摸不清他的心思,直到手中的烤肉啃完了,他才淡淡地开口,“你进去休息吧,今晚我守夜。”

    “不用,你也受伤了,去休息吧。”

    慕容泠在洞口洒了几颗种子,不过眨眼间,种子就长成了粗壮的刺藤,把洞口封得严严实实。

    这些种子,是她从精神海中的鬼刺藤中剥下来的,与本体一样,不仅有剧毒,还有迷惑效果,外边的猛兽根本就无法突破防御。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