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清理一下垃圾
    慕容泠把药喝干净,才觉得身上好受了一些,丹田内空荡荡的毫无元力,密密麻麻的皲裂像是久旱的土地,她才刚打坐,涌进来的元力像是源源不断的水源滋润着干涸的土地,一点一点地修复,但是她自身的修复速度太慢了,最终还是得用药。

    看到她要出去,一直板着脸的厉苍旻连忙把人叫住,“出去做什么。”

    “我去找些药。”

    她的语气与以前并无不同,但还是能听出一丝疏离,厉苍旻冷冰冰的脸上顿时染上了怒气,一手撑在墙壁上,把她笼罩在怀中,低垂着眼看她,“你没有什么要问本王的吗?”

    慕容泠不得不仰头看他,依旧是俊美而熟悉的五官,褪去了天真痴傻的保护色,他的气质与带着面具的白宫主如出一辙,冷漠孤傲,狠厉无情。

    他似乎已经不打算掩饰,没有压制的寒气从身体溢出,漆黑的眸子顿时染上了霜白,这样独一无二的眸子,真相已经无需解释。

    想到之前被他骗得团团转,慕容泠的脸色有些不好,“该表示的你已经表示了,我没什么需要问的。”

    当初他毫无遮掩地替她压制春日绵延散,不知是有恃无恐还是其他原因,只是她不记得中药后的细节,如果不是赵王的话让她产生怀疑,恐怕他还会继续瞒。w

    慕容泠也有些不懂了,踏青当日,她顶多是怀疑,若不是他在球场上用元力伤了赵王的坐骑,恐怕她很难发现他的马脚。

    他是故意向她表露身份。

    就在得知真相的那一霎那,慕容泠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她这辈子最讨厌被欺骗,特别是秦王装疯卖傻把她玩弄于股掌之间,她不仅没有怀疑,还心生怜悯,在他面前暴露了秘密,简直比傻子还傻子。

    她已经打定主意,回去以后就与秦王一刀两断,他爱演戏就演去,她不奉陪了。

    只是没想到,秦王跟着她进来了密林,还救了她。

    短短的时间内,她的脸色数变,十分复杂, 厉苍旻猜不透她心中是怎么想,再也忍不住低头含住她苍白的薄唇,攻城略地,气息缠绵。

    慕容泠愣住了,开始剧烈地挣扎,然而她如今身受重伤,根本不是厉苍旻的对手,直到她喘不过气了,对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冷漠的眸子染上了薄薄的水色,声音低沉沙哑,“泠儿,本王可以解释。”

    那一声泠儿,缠绵悠长,带着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像拉长的糖丝,又甜又黏,缭绕在人心底。w

    被封锁在深处的记忆此刻突然汹涌而来,她记起了车厢里亲密无间的缠绵,记起他给她运功时的隐忍,记起了那一声声压抑不住的深情……

    心口似乎被烫了一下,慕容泠脸色微变,“没什么好解释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什么意思。”

    厉苍旻神色一冷,眯着眼看她,慕容泠用上了元力,把他推开,“就是出去之后就散伙的意思。”

    “你休想!”

    此处冰属性元力特别活跃,盛怒之下的厉苍旻引动了空气中游离的冰元力,产生了元力暴动,慕容泠一时不备,顿时被震得肺腑剧痛,哇得吐出了一口血。

    厉苍旻一惊,连忙敛住怒火,暴动的空气渐渐平息,把摇摇欲坠的慕容泠拦在怀里,牵着她的手替她疏离筋脉,元力刚探进去,他立马就发现了她体内糟糕的状况。

    “这是怎么回事?”

    七日之前,他尾随着慕容泠进入森林,同样在深处遇到了那一片迷雾,但是他没有慕容泠可以与植物沟通的异能,只能凭着本能前进,不知不觉到了断崖脚下的寒潭。

    寒潭是天然的洞天福地,地下有天然的寒冰髓,他本来想吸收了增长修为,结果就看到了上空的九重雷劫。

    天威之下,万物皆为蝼蚁,他自对气息敏感,能够感觉到断崖上有一股非常强大的气息,直到天雷散去,那道气息也渐渐消失,他的心中却越发不安,总觉得慕容泠此行的目的与那股气息脱不了干系。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他不停找着上崖的方法,一直不得其法,直到七日后山崖发生异动,刺藤突现,坠落寒潭,他才找到一同坠落的慕容泠,身受重伤,气息微弱。

    只是他没想到,她的伤会这么严重,经脉皴裂,丹田破损,体内隐藏天雷之威,恐怕与七日前的雷劫脱不了干系。

    “被雷劈了。”

    慕容泠淡淡地回了一句,这时她才想起了与她一同坠湖的鬼刺藤,意识一转,才发现它一句缩成手指长短,直愣愣地躺在她的精神海中,应该是重伤休眠了。

    她之前曾想毁了它,如今它毫无防备地躺在精神海中,慕容泠却没了动作,婴元期仆宠,她是傻了才拿来当消耗品。

    不过,这株鬼刺藤对她犹有不服,以后不定还要使幺蛾子,她得尽快恢复实力才是。

    看了一眼秦王,暂时压下两人的恩怨,“我的丹田有损,需要找灵药修补,寒潭东边有一株赤脉草和元朱果,你帮我采回来。”

    “好。”

    厉苍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问她怎么知道灵草的地点,二话不就要往外边走。

    “等等。”慕容泠叫住他,拿了一支木棍在地上画了图,指给他认了,犹豫了几下,还是嘱咐了一句,“心点,灵药旁有伴生兽守护。”

    厉苍旻抬眼看她,妖冶的眸子在火光中闪烁着异芒,他天性凉薄,自从卸下伪装之后,一直冷着脸,气息冰寒,像是与世隔绝、不染七情六欲的真人雕塑,只有看着慕容泠,身上才稍微添了一丝暖意。

    “放心,我会安全回来的。”他抿了抿唇,不知从哪拿出了几颗野果,“你先吃点东西,等我回来给你烤肉。”

    慕容泠的视线忍不住落在旁边那只烤焦的兔子上,厉苍旻也注意到了,白玉般的俊脸闪过一抹红晕,若无其事地把它拎起来,“本王顺便清理一下垃圾。”

    直到那修长挺拔的背影消失在山洞外,慕容泠才回过神,看着火堆旁散落的果核和骨头,抽了抽嘴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