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我可以认你为主
    天威之下,万物皆为蝼蚁。

    那一片沉甸甸的乌云久久不散,散发着恐怖的威压,慕容泠只是抬头看一眼,就胸闷心悸,生出不敢抵抗的心思。而乌云之下的鬼刺藤,被火光笼罩,一阵又一阵的雷电劈打而下,它已经没有了哭嚎挣扎的力气,斩断沾了雷火的藤蔓之后,它的体积已经缩了一圈,露出了粗壮的主藤。

    之前已经劈下了八道雷,慕容泠看着越来越黑,像是酝酿着大招的乌云,心中突然有了明悟,这恐怕是最后一道雷了。

    “帮我。”

    奄一直不理她的藤蔓突然开口,奄奄一息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山崖上空回响,慕容泠陡然一惊,发现这株鬼刺藤并不是和她在脑海中交流,而是真真切切地在话,只见主藤中开了一道口,就像人的嘴,一张一合地着话。

    “人类,你帮我渡过化形雷劫,我可以认你为主。”

    雌雄莫辩的声音带着无力地急切,藤蔓轻轻撩动,似乎要伸手把她扯住,慕容泠却警惕地避开,“我要怎么帮你?”

    伸过来的藤蔓一顿,慕容泠感觉到有一道视线落在她身上,她知道那是鬼刺藤的视线,神色不变,任由它看着,片刻之后,它才再次开口,“人类,你是木系修者,正好与我契合,只需给我一丝本源,助我恢复伤势,便可度过雷劫。”

    本源?

    慕容泠想了想,难道是生命精华?她把丹田中吴长英那一团生命精华提取在指尖,问它,“是不是这个。”

    “对,就是这个!”

    鬼刺藤顿时疯狂起来,挥舞着藤蔓要过来抢夺,慕容泠飞速一避,“想要我给你也可以,你必须先认我为主。”

    慕容泠有自知之明,如果鬼刺藤渡过雷劫,恐怕实力也不可觑,到时候恐怕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区区实力根本就不是鬼刺藤的对手。

    “卑鄙的人类!狡猾的人类!”

    鬼刺藤怒骂着,不死心地又要继续抢夺,但是慕容泠占据着主动权,它又要留着力气渡雷劫,根本不能耐她不得,最后不得不收回了藤蔓,嘴巴张张合合,“好吧,我认你为主。”

    慕容泠不动,不相信它会这么轻易地妥协,眼看着第九重雷劫就要劈下,鬼刺藤立马急了,连忙祭出一抹神识渗入她的眉心,顿时光芒大盛。

    光芒过后,慕容泠察觉到脑海中多了一抹奇怪的图纹,当她精神触碰到图纹时,一股外来的情绪喷涌而来,与她平日感受到的不甚相同,似乎更加亲密一些,有种尽在控制的感觉。

    她有一种预感,这个图纹,控制着鬼刺藤的生死。闪舞网w

    另外,鬼刺藤认主还有另一个好处,一股蓬勃的元力从图纹中喷涌而来,她本来在第三层巅峰的实力迅速突破,一直向上冲,最终停留在第六层。

    慕容泠大喜,不过是签订了一个鬼刺藤而已,居然突破了三层的实力。前世她从第三层到第六层,足足花了两年!

    “嘁,真弱。”鬼刺藤一点也不把她涨的那丝修为放在眼里,有种高高在上的得意洋洋,“好了,我已经认主,快把本源给我。”

    慕容泠不理会它的嘲讽,把那团本源丢过去,在半空就被鬼刺藤卷走送入口中,“呸呸呸,好难吃,这不是你的本源。”

    这根鬼刺藤还挑食。

    慕容泠无语,“是本源就得了,你还嫌弃。”

    “当然不同了。你的气息纯粹,又是修者,本源的修复力效果更好,凡夫俗子的怎么能比得上!”

    鬼刺藤砸了咂嘴巴,不赞同地着,接着它的话音一顿,“话别人的本源,你是怎么得来的,丫头你不是练了邪法吧。”

    慕容泠眉头一挑,“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呀呀呀,你个死丫头,真没礼貌,老夫好歹活了一万年,一点也不懂得尊老爱幼。”有了本源滋润,鬼刺藤蔫蔫的藤蔓顿时刷上了绿光,话也精神起来,“话这是凡间界,丫头你是哪来的修炼功法。”

    “你一个落地生根的藤蔓,似乎知道的不少。”慕容泠疑惑地看着它,“难道你不是此界的藤蔓?”

    藤蔓立马不话了,藤蔓不停地甩着,看起来十分心虚,慕容泠眯着眼,暗自记下,看起来这是个有故事的藤。

    天上突然轰隆了一下,乌云周边已经有细碎的雷光在霹雳着,积蓄许久的最后一道雷光突然轰隆霹雳而下,再次落在鬼刺藤上。

    慕容泠已经警觉地避开在远处,以为可以像之前几道一样安然无恙,然而,变故就在此时发生,那道雷在即将劈到鬼刺藤身上时,居然又分出一道朝她劈过来。

    惊诧之下,慕容泠只来得及运起体内的元力护住心脉,那道天雷已经劈到了身上,那一瞬间,所有的感知都远去,耳边只听到轰鸣之声,烧灼的剧痛侵袭而来,一丝牛毛大的大的雷电顺着经脉直入丹田,所到之处,一片烧灼,皲裂出一道道裂痕。

    尚未来得及查看伤势,下一刻,她就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慕容泠终于缓缓转醒,天空晴朗明净,万里无云,丝毫看不出之前欲摧天毁地的气势和威压。

    她动了动手指,牵扯着全身剧痛,顿时岔气,吐出一口血来。再看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已经毫不避体,身上结着一层血痂,随着她站起,簌簌地落了一地的烟尘。

    “过了多久了?”她问着旁边的树。

    “太阳已经升起七次了。”

    原来已经过去七天了。慕容泠来不及想她失踪七天带来的后果,而是盘膝坐下,调息着体内元力,慢慢地滋补着受损的筋脉和丹田。

    如此一个日夜,她体内的伤势依旧不见转好,毕竟是被天雷所击,哪里有这么容易好的。更糟糕的是,她吸入体内的元力会慢慢地从皲裂的丹田内溢散,根本就存留不久。

    若是修补回丹田,恐怕以后再也修为难以寸进。慕容泠睁开眼,眼底带着冷芒,天雷为什么会劈她?

    受劫对象是鬼刺藤,前八道一直都是劈在它身上,直到最后一道,才劈到她身上。她站的距离一直不变,唯一发生过变化的,就是她向鬼刺藤提供了一团本源。

    难道是因为她帮助了鬼刺藤?

    慕容泠恍然大悟,难怪鬼刺藤肯与她签订主仆契约,恐怕它早就算计好了这一切,只等她被天雷劈死,就可以重新恢复自由身。

    慕容泠顿时怒不可遏,脑海中的精神凝结成爪,狠狠地朝着暗淡的图纹抓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