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凶狠的鬼刺藤
    “啊,你找它做什么。闪舞网w它很凶的。”银杏树受到了惊吓,不停地摇着树枝,“绿在我树上做巢,它告诉我,鬼刺藤把它的家人都吃了。”

    慕容泠闻言,不惧反喜,她刚刚在外围听到草木着八卦,不经意间捕捉到林中有万年鬼刺藤的消息,才决定冒险进来一探,如今听它如此凶残,更是满意不已。

    慕容家的功法主木,能够以功法催动植物进行攻击,植物杀伤力愈大,效果越好,前世她就收集了许多种子,与人交手时把种子撒出去,再乘其不备把对方缠住,瞬间扭转局势。

    今日她进来,就想取一段鬼刺藤和它的种子,万年鬼刺藤,水火不侵,钢刀不断,威力根本不是普通鞭子能比拟的,若是能得到,她的战斗力可以更上一层楼。

    “我不怕,树树,绿还在不在,能不能让它给我带路。”

    银杏树没有再话,树叶依旧哗哗响着,慕容泠猜它是在和绿商量,果然,约莫一刻钟后,一只暗绿色的绣眼鸟飞了下来,扑朔着翅膀绕在她的头顶,啼鸣催促着。

    慕容泠向银杏树道谢,给它注了一点从吴长英处摄来的生命力,便跟着绿进入了深处。w

    迷雾愈来越浓,慕容泠已经认不清东西南北,而绿依旧熟门熟路地飞在她前头,最终停在了一处,对面五百米处,是一处泥沼。

    绿突然急促地啼鸣起来,在空中飞了一圈又一圈,却不再前行,最后停在一棵树的树枝上,歪着脑袋看她。慕容泠与它停留的树交流了一下,才知道泥沼对面就是鬼刺藤所在,绿忍着恐惧带她来这里已经是极限,接下来的路再也不敢去了。

    “你要心哦,泥沼里住着凶凶的东西。”

    得到提醒,慕容泠也不急着过去,解下腰间的鞭子,把在路上收集的毒草涂上去,剩下一些备用,才看向前方的泥沼。

    迷惑视线的浓雾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泥沼上空弥漫的一层毒瘴,一层又一层的毒雾,从下而上,颜色越来越浅,接近于无。

    慕容泠猜测颜色的深浅代表着毒性的大,绿能飞,可以从高空穿过,慕容泠没有凭虚御空的本领,为今之计,只能从沼面穿过。

    因为泥沼有毒,周围几乎没有植物生长,因此更显得泥沼边那颗红色的草与众不同,它不过二十厘米高,只长出两片椭圆的叶,叶心长着一串朱果,色泽饱满,鲜翠欲滴,显然已经成熟了。w

    万物相生相克,想必那颗草就是泥沼毒素的解药了。

    慕容泠大喜,在身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青光,避免毒素入体,飞快地进入毒素范围,摘下朱果立马退出去。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丝毒素渗入体内,顿时头晕脑胀,她连忙摘了一颗朱果服下,顿时头脑清明,不适顿除。

    朱果果然是解药。

    慕容泠信心越足,使着轻功,一个兔起鹘落,眨眼间就到了泥沼边。此时泥沼面平静无痕,根本看不出有凶东西的痕迹,但是自然界就是这样,越是平静,代表着越是危险。

    她已经穿过了大半的泥沼,只需再四次起落,就可以成功到达彼岸,正是因此,她更加警惕,泥沼中的东西能够懂得伺伏,灵智肯定不低。

    变故就在此时,就在她落脚换气的功夫,一个体型巨大的鳄鱼突然破沼而出,张大了血盆大口向她咬来,密布的尖牙利齿在昏暗的密林中闪烁着寒芒。

    慕容泠正踩着鳄鱼的上颚,此时看起来像是她自投虎口一般,但是她早有警惕,第一时间提气跃起,迅速往它嘴里丢了一团毒草。

    能够毒倒大象的毒草自然治得了鳄鱼,下一刻,那条鳄鱼顿时在池沼中打滚,毒素愈发浓郁,慕容泠脑袋一沉,连忙又吃了几颗朱果,低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开头那头鳄鱼已经沉下了泥沼,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鳄鱼头,都张大着血口看着半空的慕容泠,目光贪婪而血腥,根本没有她的落脚之地。

    慕容泠看着不远处的岸沿,薄唇微抿,迅速下坠,与此同时,在鳄鱼兴奋地长大血口等她落入之时,手中的鞭子抽在它头上,借着反作用力又飞了起来,如此类似,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她就落在了岸上。

    被猎物逃脱的鳄鱼生气地翻滚,发出此起彼伏的怒吼,发现奈何她不得之后,最终还是沉下了下去,池沼重新恢复了平静。

    泥沼之后的密林陡然空旷起来,这里每一颗树都很大,独木成林,因此即便树不多,上空依旧繁枝笼罩,不见天日。慕容泠根据指引往里面走,终于在森林的尽头,断崖边看到了鬼刺藤。

    鬼刺藤全身幽绿,泛着暗光,藤身上长着又长又尖的毒刺,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此时断崖边只有鬼刺藤一种植物,干干净净的连鸟兽的尸体都无,只有被腐蚀出黑紫色的土地,可见鬼刺藤毒素之强。

    慕容泠能与植物沟通,对它们的情绪非常敏感,可以轻易地感觉到此时的鬼刺藤非常暴躁,充满了攻击性,数不清的藤蔓被它挥舞着张牙舞爪,密密麻麻地把主藤保护住,似乎在攻击,又似乎在防备。

    几次沟通无果之后,慕容泠不由诧异地抬起了眉头,这是她第一次遇到不理她的植物。正在思考着原因,下一刻,她就被陡然响起的惊雷拉回了思绪。

    断崖边没有高耸的树木阻挡,天空早已经显露出来,但是此时天边黑云低垂,不见皓日,与森林中昏暗的视线并无二致,以至于慕容泠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异常。

    此时天空中的乌云中酝酿起了电光,越积越大,最终像是承受不住似的,哄的一声,一道有水桶粗的电光突然霹雳而下,精确地落在鬼刺藤之上。

    刹那间,鬼刺藤张牙舞爪的藤蔓烧起了一层火光,照亮了昏暗的天地。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