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你别死,快醒醒啊
    “你一直都在装傻!”

    厉扶尘盯着他,笃定的语气带着一丝猜疑,不肯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w

    厉苍旻脸上带着运动后的薄红与汗水,清澈纯粹的眸子染上愠怒与不岔,“二弟什么意思。本王,一直都不傻!”

    此时正好有球飞来,他故意扬起球杆把球高高击起,旋转的球体几乎是与厉扶尘的鼻尖穿擦而过,咻地带起一阵凉风。

    厉扶尘下意识后仰,只感觉寒气忽闪而过,座下的马匹不知为何突然躁动嘶鸣,疯狂地奔跑,内力和体力的过度损耗让他难以控制,手中缰绳一松,从马背上跌落了下来。

    嘭。

    随着马球入网的节奏,厉扶尘跌在地上,烟尘翻滚。

    他本来就在中场,敌我阵营皆有,疯狂地抢夺着马球,此时惊马前奔把他甩落,正好卷入马蹄之下。

    高高扬起的马蹄挡住了马背上那人惊恐的脸庞,厉扶尘躺在地上,眼睛瞬间睁大,顿时满脑空白。生死时刻,身体的反应比大脑更快,他催动体内仅剩的一丝内力,费力地往旁边一滚。

    下一刻,就听到凄厉的马鸣声响起,滚烫的鲜血喷洒而下,还未等他想明白,就见高大的马体轰然倾倒,而方向,正好对准他。

    轰!

    未来得及庆幸从马蹄下逃命的厉扶尘立马被沉重的马体严严实实地压住,肺腑俱震,噗的一下,喷出了一口鲜血。

    无论是球场,还是看台,都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般呆住了,连马鸣声都变得遥远,所有人都看着秦王,回想他那时从马背上飞起,掏出匕首切向马脖子那一幕。

    干脆利落的手法,时间不早不晚,精准地在马蹄落地之前下手,顺便还踹了一脚,成功的避免马蹄落地践踏到地上的人。

    这是一场非常完美的援救,简直是兄弟情深的最佳佐证。如果,赵王不是向旁边滚了一圈的话。

    从马匹突然发狂到杀马救人,都少不了秦王的身影,这种偶然的巧合被有心人看在了眼里,特别是在看到赵王被沉重的马体压着,双腿抽动的可怜模样,让人忍不住会怀疑,秦王是不是故意的。

    然而,被怀疑的秦王已经跳下去救人,以一己之力扛起马尸,把人拽出来,眼睛不知是进了沙子还是急的,慌慌张张地摇晃着已经昏迷过去的赵王,“二弟,你别死,快醒醒啊。闪舞网w”

    赵王终于被他锲而不舍地晃醒了,又吐了一口血,瞪着眼看他,“你……”

    一开口,肺腑就像火燎一般烧痛,当裁判的石相也匆匆地跑过来,从秦王手中接过赵王,看着赵王凄惨的模样顿时皱眉,本来被马体压了之后就肺腑重创,又被秦王晃了许久,更加严重了。

    这个秦王,是真傻还是假傻?

    他刚刚在球场上有勇有谋,特别是杀马时的狠厉和果决更是震撼人心,根本不像是一个痴傻之人。

    此时他又扭头吩咐着侍从,“取担架,再叫御医过来!”

    话条理清晰,明白事理,与常人无异,可是看着他染血的双手,和通红的眼圈,石明俊又不确定起来。

    球赛激烈,又是以危险著称的马球,未避免出现意外,一般都会请御医候着,这次受伤的是赵王,御医不敢耽误,已经飞奔过去,开始验伤看病。

    看台上闹哄哄的一团,陈氏心翼翼地看了眼旁边的秦王妃,就在赵王坐骑发狂那一霎那,所有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她就第一时间震惊地站起来,死死地盯着球场,一副恨不得当场跳下去的架势。

    有传闻秦王妃心悦赵王,她还不信,现在看秦王妃这副架势,心中难免嘀咕,虽是余情未了,但也别表露得如此明显啊。

    她刚刚突然站起来,在座的都看到了。

    为了顶头上司的名誉,陈氏十分贴心地给她台阶下,“王妃可是担心秦王?如今比赛已经结束,王妃可以去场中看看,王爷怕是被吓到了。”

    她这话得有些违心,没人相信刚刚利落杀马的秦王会被吓到,他不吓人就万事大吉了。

    出乎意料的是,秦王妃竟然拒绝了,她的脸色有些难看,似乎还带着不易察觉的怒色,“不用了。你与秦王一声,本妃有事离开一趟,让他先回去。”

    陈氏呆住了,眼睁睁地看着她走下高台,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就进入了东边的密林,顿时傻眼了。

    王妃进去林子做什么,那里可是有野兽的。

    她顿时立马吓得去找自家夫君,等夫妻俩找到秦王的时候,发现他正站在林子外边,面容沉静,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身上带着一股让人心惊的气势。

    “她什么了?”

    被自己丈夫捅了一下,陈氏才知道秦王是在问她,连忙把慕容泠的话学了出来,发现秦王正抿着唇,气息更冷了,顿时吓得哆嗦。

    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黑沉沉的似乎在酝酿着暴风雨,围场众人纷纷离开,白穆疑惑地看着天色,嘀咕着,“怎么回事,昨日看天象,今日是晴天啊。”瞥了了瞥旁边的人,“王爷,是不是该回去了,王妃她既然有吩咐,想必有所打算。”

    厉苍旻似乎才被惊醒,眉头打结,“你先回去,本王进入找人。”

    完,还未等白穆反对,迅速钻入了密林,瞬间不见了身影。白穆脸上神色变了几遍,忧心忡忡地站在原地,没有再离开。

    慕容泠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进入了森林深处。深处的树木直入云霄,遮天蔽日,渐渐生了迷障,越往里走,浓雾愈盛,她不知不觉失去了方向。

    浓雾具有迷惑性,慕容泠第十次绕回原处,不由皱眉,只好问着旁边的一颗银杏树,“这是什么雾?”

    银杏树哗啦啦地摇着叶子,“树树不知道,好多兽兽跑进来都迷路了,后来都饿死了。”

    密林的险境她前世也曾遇过,最后都能逢凶化吉,这次虽然有些忧虑,却未曾焦急,继续问着,“听深处有一株五千年的鬼刺藤,树树可知它在哪儿?”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