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预备——开始
    承平公主干巴巴地笑着,“大家都看见了,不信你问问她们。”

    石君如看向过去,众人纷纷点头,她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再次看向慕容泠的眼神,已经大大不同。

    “妖……”

    “石姐。”慕容泠突然微笑着打断她的话,“石姐请慎言,连圣上都本妃有太平气象,难道你要质疑圣上不成?”

    又不是要谋反,谁有胆子敢质疑圣上?

    石君如不得不到嘴的话吞回肚子里,吃了这个哑巴亏,石相听闻女儿落水,匆匆刚过来,瞧见她裹着大毡瑟瑟发抖,又惊又怒,怒斥下人,“还不快带姐下去更衣!”

    他的视线在慕容泠身上转了一圈,眸色沉沉,却没有话,只是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

    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石相怕是记恨上秦王妃了。

    贵女们不想受她牵连,再加上对她心存忌讳,连忙散开,兀自平息着方才骇人的见闻。慕容泠乐得轻松自在,嘱咐了陈氏帮忙守着不让人来打扰,她面对湖水靠在桃树上,看似闭目沉睡,实则是在打坐恢复元力。

    功法运行了一个大周天,体内的元力终于充盈,慕容泠才睁开眼,看到桃林中成群结队的女眷已经散去,只剩下陈氏守在一旁。w

    看到她醒了,陈氏顿时松了口气,“王妃,球赛已经开始了,您可要去看看?”

    秦王亲自上场,慕容泠肯定要观看的。

    约莫是被石君如落水的一幕惊着了,承平公主不敢再使什么心眼,即便她没来,依旧给她留了位置,正好在第一排中间,可以把场中众人看的清清楚楚。

    慕容泠刚带着陈氏坐下,就看到球员入场了。

    参赛的球员都是青壮年,一个个骑在高头大马之上,雄姿英发,气势非凡,慕容泠第一眼就看到了秦王。

    他穿的已经不是出门时那套衣衫,换上了红色翻领对襟紧袖胡服,脚蹬皮靴,腰际白玉带,有别于往日的富贵闲人形象,稳稳当当的坐在马背上,五官俊美,器宇轩昂,把场中人全都比了下去,全然看不出是心智不全的傻子。

    许多人是第一次见秦王,见他这副俊美不凡的容貌和气度,大感诧异,不少闺阁少女已经悄悄红了脸,歆慕地看着场中的男人,被他的凤仪所折服。

    场中的秦王若有所感,侧首看向看台,精准地落在慕容泠身上,紧抿的唇角突然露出一抹笑意,冷漠无情的俊颜顿时如寒冰炸裂,春暖花开。闪舞网w

    压抑的低呼声不绝于耳,慕容泠心中复杂,朝他挥了挥手,秦王嘴角的笑容愈发扩大了。

    厉扶尘收回目光,脸色微沉,对着厉苍旻道,“马球场上并不安全,还请皇兄保护好自己,万一受了伤,父皇该心疼了。”

    “二弟尽管放心,本王不会告状的。”

    厉扶尘被噎了一记,脸色有些不好看,“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以赵王厉扶尘为首的蓝队和以厉苍旻为首的红队呈对峙之势,裁判石相把马球放在中线,快步退出,高声大喊:“预备——开始!”

    嘭!

    几乎是同一时间,厉扶尘和厉苍旻的球杖错身而过,拳头大的马球高高地飞起,在空中急速旋转,以势不可挡之势向蓝方飞去。

    厉苍旻唇角含笑,双腿夹着马腹,与厉扶尘贴身而过,而他身后的红队球员,在石相喊出开始那一瞬间,已经如棋子入盘,快如闪电地插入蓝队阵仗之中。

    早有准备的他们精准地接过厉苍旻击过来的马球,如同接力棒一般一个传向另一个,在蓝队还没回过神的功夫,嘭,球已经落网了!

    静默。

    下一瞬,全场哗然。

    快,实在太过快了。

    从开始到传球、进球,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红队就把蓝队打得措手不及,且不他们的配合如何,最让人在意的,是他们对秦王的信任。

    是的,信任。

    信任他能抢到球,才能义无反顾地深入敌营,冲锋陷阵,放任自家后方空虚。若是抢到这个球的是赵王,那么蓝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把球攻入红队球门!因为处于冲势的他们根本无法回防,这无疑是一场豪赌!

    可是,真的只是豪赌吗?

    看着再次夺到球的秦王,众人纷纷陷入怀疑之中,赵王球技高超已经众所周知,没想到秦王更是技高一筹。

    且不场上观众,厉扶尘亦是不可置信,他从喜欢马球,苦练十几载,才有今日成效,而他的傻子大哥,不过是痴迷过一阵子罢了,凭什么可以比他还游刃有余!

    此时,马球又被传到了厉苍旻跟前,厉扶尘眸光一厉,飞快上前打算抢球,与此同时,厉苍旻的球杖落下,触上了球的另一端。

    两股巨力的平衡,居然让马球诡异地保持了平衡静止,看着对面平静无波的厉苍旻,厉扶尘露出一抹冷笑,握着球杖的手突然使上了内力,平衡的马球被外力打破,顿时飞射而出,朝红方阵营袭击而去。

    蓝方队员得球,击球入网,至此一比一平。

    “皇兄,想要赢,就使出真本事来。”

    厉扶尘笑得意味深长,厉苍旻若真是深藏不露,今日一比,肯定会露出马脚,除非,他想输。

    厉苍旻没有话,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绝尘而去。

    接下来的比赛,变得更加激烈。

    厉扶尘跟定了厉苍旻,只要对方拿到球,就过去抢,因为有了内力相助,十有**都能把球抢到,他从一开始的得意、疑惑到最后的无趣。

    厉苍旻究竟是银枪蜡头,还是示敌以弱?

    接下来,厉苍旻猛烈的反击回应了他的疑惑。

    传球、断球、抢球,厉扶尘手下的球被厉苍旻抢走,无一落空,嘭、嘭、嘭,一个接一个的进球宛若重鼓一样在球场中响起,看台上的观众已经放弃了矜持,扯着嗓子大喊,就连围栏外边的百姓,也呼声整天,沸腾的热潮几乎把整个围场掀翻。

    厉扶尘终于意识到中计,他的内力在方才的试探中已经消耗殆尽,根本比不上一直养精蓄锐的厉苍旻,对于他的抢断进攻根本无能为力。

    比分,已经逼平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