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你莫不是在逗我
    “无妨。w”

    昨日她没明要去,就是不想带着尾巴,此时是没办法,才到了这里,“本妃想在此坐一坐,可否方便?”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王妃请坐。”

    坐席中其他夫人顿时受宠若惊,连忙让出主位,让她就座,时不时偷瞄着她,脸上带着激动和荣幸之色。

    毕竟凭借她们的地位,若是没人引荐,根本无法结交贵族之女,更别是如今风头正盛的秦王妃了。

    陈氏顿时倍有面子,开始殷勤地招待慕容泠,想到她不喜欢交际,便主动替她结交场中女眷的身份背景,若有缺漏之处,旁边的女眷也开口补充,不过短短半个时辰,慕容泠差不多把京城达官贵人的后宅了解得一清二楚。

    果然不能瞧了女人的八卦程度,这副无所不知的架势,比专业的密探还要厉害。

    托她们的福,慕容泠终于知道承平公主为什么这么阴阳怪气了,原来她前不久才嫁入勇毅候府,前阵子秦王府的人抬着尸体上门,可不就得罪人家了么。再加上慕容华暗地使坏,承平公主对她有好脸色才怪。

    曹操曹操到,正想着承平公主,她就带着一群贵女过来了。闪舞网w

    “皇嫂,你一个人坐这儿未免寂寞,这不,我把大家都带过来,正好陪你话。”

    陈氏等人既是尴尬又是恼怒,合着她们都不算是人呐。

    被打断八卦的慕容泠心中也不高兴,看着明显不怀好意的诸位贵妇人,神色淡淡,“不用了,本妃有陈夫人她们陪着,就不劳烦你们费心了。”

    承平公主脸色立马不好看了,石君如察言观色,当即垂眼轻道,“秦王妃不想与我们座谈,难道是嫌弃我等庸俗鄙陋?”

    慕容泠挑眉,“石姐自我菲薄,本妃也没有办法。”

    石君如脸色一红,终于明白如今的慕容泠已经与以往大相径庭,直来直去,毫不客气,想起被她抢走的风头,顿时怨恨不已。

    有一个权倾朝野的父亲,她在哪里都是话题中心,何曾像现在这样备受冷落,那些贵女们,尽管心中不屑,话里话外都往慕容泠身上扯。

    神鸟显迹的传闻,无论真假,对于她们这些闺阁少女来,都是难以想象的,若是操作得当,一步登天也不是不可能。

    这等好事,偏偏落在慕容泠身上,这女人还是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不知道惹得多少人心中咒骂,恨不得把那风光全部拦在自个儿身上。

    若是没有了她……

    突然生起的念头如星星之火,瞬间燎原,她看了看慕容泠背后的湖水,顿时心计上来,屈身在席上倒了两杯桃花酿,自己拿了一杯,剩下一杯递给慕容泠。

    “秦王妃,你我之间多有误会,今日我向你赔罪,希望王妃能够大人有大量,不与我一般计较。”

    慕容泠看着石君如走近她身边,有意无意带着她往湖边靠拢,立马知道她打得什么主意,不由乐了。

    她还愁找不到理由替原主报仇呢,这女人自己就凑上来了。

    “石姐识大体,本妃自然不会斤斤计较。”

    慕容泠笑眯眯地接过酒杯,手指突然敲了一下旁边的桃树,桃树立马无风自动,像抽了风似的,哗啦啦地洒下缤纷的桃花雨。

    桃花树下,娇花美人,果然美不胜收。

    看着杯盏中落下的花瓣,慕容泠嘴角一抽,举杯一饮而尽。

    石君如一直盯着她,看她仰头喝酒,立马上前推搡了一下,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慕容泠似乎刚好把酒喝完,闪身一避,把酒杯搁回席上。

    而石君如却被横伸而出的桃树枝拍了一下,尖叫着掉在了湖里。

    众人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陈氏更是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呆愣地问着旁边的人,“莫不是我看错了?桃树怎么会打人?”

    旁边人也是一副梦游的神情,“我也看到了。”

    于是,众人不约而同地看向慕容泠,她此时正把手放在桃树上,唇角含笑,本来是寻常不过的动作,却突然带上了神秘的色彩。

    她们有理由相信,是慕容泠暗中指使桃树打人的。虽然有些无稽之谈,但是有传闻在前,与树通灵,似乎没什么值得大惊怪的。

    石君如还在湖中扑腾,慢慢力竭沉了下去,承平公主终于回过神来,掩住眼中的惊骇,连忙让会水的婢女救人。

    一番兵荒马乱,石君如终于被救了上来,只是喝了太多水昏迷了过去,仆妇连忙压着她胸口,又吐出不少水了,只是依旧未醒。

    承平公主顿时急了,连忙看向慕容泠,“皇嫂,你不是会救人么,你救一救石姐吧。”

    别她元力还没恢复,就是充盈状态也不会救石君如这个女人。当初原主会死,全因她下的毒手,现在还不死心要害她,活该受罪。

    慕容泠挑眉不话,继续与打滚卖萌的桃树交流,周围的人不敢催她,只见她在桃树上东敲敲,西找找,还以为是在作法,结果她居然掏出一只扭动着大肥虫出来。

    胆的女眷们立马尖叫四起,慕容泠却镇定自如地把虫子踩死,脸色都不变一下,淡淡地开口,“醒了。”

    话音方落,就见躺在地上的石君如缓缓睁开了眼,她狼狈地裹着大毡站起来,双目盈泪,对着慕容泠指责道,“秦王妃,你为何要推我!你不想接受我的道歉,不接那杯酒就是,居然还乘机推我下湖,好歹毒的心肠。”

    以为她这番作态,定然有人附和,这一次石君如注定失望了,周围的人俱是一脸的讳莫如深,一言难尽地看着她。

    承平公主心翼翼地看了看慕容泠的脸色,才声地与石君如道,“石姐,你误会了,推你下去的是桃树,不是秦王妃。”

    慕容泠转身在前,桃树打人在后,石君如恰好背对着,还以为是慕容泠用树枝戳她下水,谁会想到是桃树自己动手。

    石君如实在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公主,你莫不是在逗我?”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