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破鞋和捡破鞋的
    “你笨呐,这么多百姓拥挤在一起,为何秦王妃偏偏能看到人群中窒息的儿?不定是早就安排好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实她仙女的名头。w”

    周围人以为慕容泠听不见,明目长大地讨论,殊不知慕容泠修炼之后耳聪目明,把他们的话尽收耳内,脸上不由露出讽刺的笑。

    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外如是。

    至于石君如……

    她眉眼一冷,“看来石姐还不长记性啊,你眼巴巴护着的东西,本妃不屑一顾。”扯了扯旁边的秦王,笑道,“王爷,还记得你的话不?”

    厉苍旻眸中闪过笑意,十分配合地点头,“嗯,破鞋和捡破鞋的。”

    慕容华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着石君如顿时扭曲的脸,十分解气,不过,在看到赵王铁青的俊脸时,又笑不出来了。

    人家骂赵王是破鞋,她笑个什么劲儿啊。

    她刚要怒瞪秦王,又想起这位也是惹不得的,顿时萎了,闭嘴在一旁观战。

    有了前车之鉴,厉扶尘虽然怒火高涨,却十分克制地忍了下来,依旧是一副贤王的面孔,“看来皇兄对本王多有误会,等下有一场马球,不如皇兄一起下场,咱们球场上间真章。w”

    厉苍旻居然没有一口回绝,反而侧首看向慕容泠,“王妃,你想看本王打球吗?”

    打马球和踢足球差不多,都是击球入门,不过因为是马上击球,更多了几分不确定性,若不是马术高超者,恐怕不能驾驭。

    “不行,太危险了。”

    她这么,反倒激起了厉苍旻的斗志,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愿意自己在妻子眼中是弱不禁风的形象,特别是情敌还在场的情况下。

    万一厉扶尘在场上大逞威风,慕容泠又对他死灰复燃了怎么办。

    “好,本王与你下场。”

    厉扶尘唇角挑起了微笑,目光沉沉,看了慕容泠一眼,带着石君如离开了。慕容华跺了跺脚,也跟了上去。

    等到没有了外人,慕容泠才复杂着看着秦王,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审视,“王爷怎么答应了比赛,场中激战,受伤了怎么办。”

    厉苍旻目光沉沉,看着她不话,白穆见势不好,连忙救场,“王妃放心,王爷的骑术很好,不会受伤的。再了,不是还有王妃您在么。”

    连死人都能救活,受伤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白穆默默地看了一眼似乎在生气的主子,心中嘀咕,主子最近是不是暴露得有些多了?

    秦王要下场打马球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全场,李少明闻言大惊,这才知道秦王也来了,连忙过去请安,替他引荐队友,商量战术。

    离开场还有一段时间,慕容泠让白穆跟着秦王随身伺候,她打算找块僻静的地方恢复元力,却被承平公主叫住了。

    郊外的围场存在的时间不长,东面是一片森林,时常有王公贵子进入打猎,慢慢地出了名,权贵们发现此乃风水宝地,把剩下的三面围了起来,劈开一处地方见了马球场,还建立了观赏的高台,每次比赛,观赏者众。

    围场中除了马场,西边还有一块湖,湖心建了一座花亭,旁边栽种了许多桃树,落英缤纷,十分唯美。

    承平公主原定的踏青之地便在此处,没想到后来石相心血来潮要赛球,她只好准备的糕点吃转移到看台上,方便一边看球,一边茶话。

    不过,此时尚未开赛,女眷们都聚在湖边赏景聊天,看到承平公主带着一个貌若天仙的女人走过来,立马就被吸引了视线,当即就有人问道,“公主,这位是……”

    承平公主一点架子都没有,开着玩笑,“你们不想是见秦王妃么,本公主替你们带过来了,还快看不谢恩。”

    那人配合着她打趣,夸张地行了大礼,才把稀奇的视线落在慕容泠身上,“听闻秦王妃国色天香,乃仙女下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可不是么,秦王妃美貌,岂是你这个妮子能比拟的。”

    承平公主与人笑骂,娇笑连连,慕容泠有些不耐地蹙起了眉头。虽然承平公主对她客气,但总觉得透着点疏离和不喜。此时把她带到女眷们面前,像是介绍着什么稀奇的物件儿似的,就差把她当猴耍了。

    “呀,皇嫂,看我粗枝大叶的,一时忘了你。”

    承平公主似乎才发现他的不虞,装模作样地轻拍了自己的脸,指了指铺设在桃树下的席位,笑道,“皇嫂不如略微坐一坐,吃一些茶水?”

    慕容泠本来想拒绝,待看到人群中有熟悉的面孔,便改了主意,点头道,“也好。”

    “皇嫂,你走错地方了,在这边。”承平公主拉住她,指了指东边长得最茂盛的一片桃树,“高门贵女们都在东边列席,西边都是官夫人,不符合皇嫂你的身份。不过,听慕容二姐,你不打算来踏青,一时没有没有给你准备位子。不过好在地方旷敞,挤一挤还是可以坐的下的。”

    “不需要,承平你且去忙吧。”

    慕容泠没理会她的明嘲暗讽,没有位置最好,高门贵女心眼最多,绵里藏针,她是傻了才去讨不自在,更何况石君如也在,她不想无端地招惹麻烦。

    看着她一点也不客气地转身离去,承平公主顿时愤愤地咬牙,“承平……她倒是会蹬鼻子上脸,下作的东西!”

    西边桃林,鸿胪寺少卿夫人陈氏看着看着慕容泠向她走来,连忙站起来,心中忐忑又欢喜,一时不敢确定王妃是不是来找她。

    她们这群女眷,大多地位相等,丈夫大多四品左右,放在外头是大官,但在达官贵人多如牛毛的京城,一点都不入流。

    不不同的地位决定了不同的圈子,她们虽然显目那些天之骄女,但是平等相处也乐得自在,现在秦王妃放着贵妇圈不去,来这里做什么?

    撇开秦王妃的地位不谈,她还是自家丈夫顶头上司夫人,陈氏顾不上自作多情,连忙迎了上去,“王妃,原来您今日也来了,妇人没有随侍在侧,还请王妃恕罪。”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