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求您赐一口仙气
    慕容泠被百姓的热情吓了一跳,刚下车就是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若不是这群人穿着古装,她还以为又穿到天王巨星身上了。w

    不过,百姓怎么认得她的?

    厉苍旻指着马车向她示意,慕容泠才车上挂着一个牌子,上书秦王府,难怪暴露了身份。

    百姓们推搡得愈发厉害,前赴后继地往前挤,期望能够清楚地看到传中的秦王妃,慕容泠看着疯狂的众人,不由皱起了眉头。

    她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人群中突然响起了儿啼哭和妇女的哭喊声,慕容泠占据身高之利,隐约看到一个妇人被推挤得散乱了头发,满脸泪痕地对周围的人请求,“求求你们,让我出去吧,我儿子发病了,快让我出去,求求你们了。”

    然而周围的人根本不理会,依旧拼命往前边挤,儿的啼哭越来越,妇人顿时绝望起来,嚎啕大哭。

    “安静!”

    慕容泠放出感知,察觉到那儿快没有了呼吸,便冷声大喝,因为她的声音特地加上了元力,即便在嘈杂的人群中依旧有平地惊雷的效果,每个人都清清楚楚地听到这声清喝,顿时愣住了。

    白穆立马清出了一条道,那位妇人已经被推到在地,弓着身子把孩子护在身下,她却被踩踏出血,浑身狼狈。

    看到白穆,她顿时大喜,像是抓住救命浮萍似的抓着他的手,“大人,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我会的,娘子,你先放开我。”

    妇人连忙松手,看着白穆把她的儿子抱起来,一脸希冀,然而,下一刻,就被对方无奈的叹息击倒在地,“没气了。”

    “怎么可能没气了,大人你一定看错了!我儿子的身体还热乎着,大人你摸摸看,还是热的。”

    妇人泪眼滂沱,胡乱搓着孩子身上的皮肤,似乎这样能够把人唤醒似的,疯疯癫癫,显然已经迷了心智。

    那孩子的脸色开始泛青,显然是断气了,旁人不由摇头叹息,好端端的一个男娃,就这样没了。

    “给我看看。”

    突然横过一双手把孩子抱走,白穆微愣,发现是慕容泠,顿时劝道,“王妃,这孩子没救了。w”

    他是好心,怕她揽祸上身,到时候救不了人反而落得埋怨。

    然而孩子娘却不这么想,她本来死寂的眼中突然迸射出了光彩,“王妃娘娘,您是仙女,求您赐一口仙气,救救我的儿子吧,妇人给您磕头了。”

    着,她立马跪下,砰砰砰地磕着头,立马就有鲜血流了出来,白穆连忙把人拉起来,“娘子,你且安静,别打扰王妃救人。”

    妇人立马不敢哭了,胡乱擦着头上的血,屏住呼吸看着慕容泠。

    只见她一脸凝重,忽然解了孩子的衣服,像是绘图一般在孩子身上划过,一股浅淡到透明的青光从她指尖溢出,从裸露肌肤渗入经脉,如此一个循环,那孩的脸肉眼可见地恢复了红润,突然猛然颤动了一下,哇地哭了起来。

    “神仙显灵,活了!他活过来了!”

    同样凝神屏息的众人被并不嘹亮的哭声惊醒,从静默到兴奋,看着已经回到妇人怀中的孩子,震惊又稀奇。

    死而复生,简直是神迹啊。

    妇人欢喜地跪下来,“多谢王妃娘娘,妇人回去一定替王妃娘娘设长生牌位,日夜供奉,报答王妃娘娘大恩。”

    “不必谢我,若是再迟一刻,本妃也无能为力。”

    即便在后世,断气了还能抢救回来,这孩虽然没气了,但身体的生机未绝,她用功法辅助,才能成功。

    她这样活人性命的手段,让百姓愈发相信她是神仙下凡,一个个像落饺子似的跪了下来,喊着神仙娘娘。

    神仙娘娘什么鬼?

    慕容泠一脸窘然,她行事作风亦正亦邪,救人全凭心情,杀人却毫不心软,骂她、惧她占据了多数,还未曾拥有过如此淳朴直接的爱戴。

    她刚刚回出手救人,不过是不想无辜背负罪名罢了,远没有百姓口中的大慈大悲,美好善良。

    慕容泠的不自在被厉苍旻看在了眼里,他家王妃虽然依旧冷着一张脸,不近人情,但是耳郭后面已经染了一层红晕,这种前后反差让他忍不住抿了抿唇角,上前给她解围。w

    “王妃,咱们走吧。”

    慕容泠如闻大赦,几乎是落荒而逃,“这些百姓,太可怕了。”

    厉苍旻又想起那日修炼时的异常,顿时皱起了眉头,嘱咐道,“以后不许再给外人治病。”

    元力属性不同,发挥的作用也不同。厉苍旻乃冰属性,具有巨大的杀伤力,而慕容泠不同,属性温和,主木增长,具有天生的辅助属性,能用来治病救人,并不稀奇。

    厉苍旻担心随着她展露锋芒,被愈来愈多的人注意到,到时候身上的异常,恐怕再也遮掩不住。

    慕容泠还以为他吃醋了,顿时好笑,“王爷越来越霸道了。”

    不让她用鞭子抽人,现在还不让她治病,怎么看都像是护食的狗崽。

    厉苍旻一脸严肃地看着她,慕容泠顿时没辙,立马败阵下来,无奈道,“行行行,我知道了。”

    她又不是圣母白莲花,随便滥发好心,若不是形势不对,也不会出手救人。她如今不过三层修为,刚刚救人就去掉了大半的元力,若是再遇到什么危险,就会显得十分被动。

    在违命侯府吃了一次暗亏,她再也不敢瞧任何人,危险时刻存在。

    “皇兄,皇嫂。”

    厉扶尘居然还在,朝他们拱手作揖,目光落在慕容泠身上,状似体贴地问道,“违命侯府花园一别,不知皇嫂还好?”

    慕容泠愣住了,她在违命侯府花园遇到的男人,难道不是葬花宫的宫主?

    “怎么,皇嫂没有印象了?不如本王替皇嫂回忆回忆。”

    厉扶尘故意言语暧昧,余光打量着厉苍旻的神色,见他立马皱起了眉头,脸上浮现了明显的怒色,全无那晚的深沉内敛,心中更加疑惑。

    秦王的心智是否正常?究竟会不会武功?

    “王妃,咱们不理他,乘人之危的人。”

    厉苍旻拉着慕容泠就走,转眼对上她若有所思的目光,顿时有些心虚,不知道那晚她究竟记得多少。

    “那天晚上,王爷是从赵王手上接过我的?”

    “是的。”

    赵王就在身后,撒谎已经没有了意义,厉苍旻大方承认,揣摩着慕容泠的神色,发现她居然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再无下文,顿时额角微跳,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发现他的身份。

    慕容泠全程保持着高深莫测的模样,气质愈发高冷,等到终于进来围场,一股勃发的生机扑面而来,富有灵性的草木们窃窃私语,讨论着八卦,她侧耳听着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

    没想到出来凑一场热闹,居然还另有收获。

    “慕容泠,你怎么在这里!”

    尖利的女声蓦然响起,打破了耳边的和谐,慕容泠转眼看清,妆容华贵的女人面目扭曲,只能算得上是清秀的面容更加丑陋,不是慕容华又是谁。

    然而,下一瞬,她扭曲的面容倏忽一变,眉眼温柔得几乎能掐出水来,步轻盈地走上来,掐着嗓子娇滴滴地话,“王爷,您也来了。”

    慕容泠浑身一抖,连忙把秦王拉到身后,直到慕容华身边走过,才发现她的目标不是秦王,而是身后的赵王。

    虽然有恩怨在前,但慕容华能忽视秦王这个绝世大美男,暴殄天物地去追捧赵王,不得不,已经算是真爱了。

    事实证明,人民内部的矛盾是可以转移的。

    看到赵王身边的女人,慕容华已经把讨厌的继姐抛之脑后,熊熊的怒火直对白莲花般娇弱可怜的石君如。

    “听闻石相家教甚严,言行举止皆从礼教,不敢僭越。石姐不顾男女大防,随随便便就搭着男人的手,真是不知羞耻。”

    “慕容姐请慎言,方才百姓暴动,我情急之下失了礼仪,乃人之常情,慕容姐是过来人,想必该体会我的心情才是。”

    石君如收回手,一脸羞愤,泫然欲泣,“在下行为失宜,但是万万不能容忍慕容姐诋毁家父声名,还请慕容姐慎言。”

    她这番连消带打,把慕容华得面红耳赤,她本来就不善与人口舌之争,以前也就只能仗着宠爱简单粗暴地欺负慕容泠,现在对上伶牙俐齿的石君如,只有败阵的份。

    特别是对方暗讽了一下她前阵子失禁的丑事,还是在赵王面前,她的火气噌地烧起来,唯一想到的手段是扇这个贱人一巴掌。

    然而,她的手被赵王抓住了,男人清隽的脸色带着明显的厌恶,“慕容姐,大庭广众之下,还请慎言慎行,不要丢了镇国公府的脸面。”

    “赵王……”慕容华立马委屈地红了眼,“石君如骂我,你还护着她。”

    石君如惊讶地绣口半掩,“慕容姐,我何时骂你了?”

    慕容华期期艾艾不出话来,她虽然莽撞,却也知道不能明出来,不然就真的贻笑大方了。

    她不由愤愤地冷哼了一声,“人得志,赵王明明与我家姐姐情投意合,若不是你横刀夺爱,岂会有今天。”看到对方脸色一变,慕容华更加畅快,又添了一句,“果然是娘养的贱种,就会抢男人。”

    石君如的娘原本是石相的妾,本事了得,勾得堂堂的丞相大人宠妾灭妻,休了正妻把妾扶正,她是娘养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慕容姐,你一再诋毁与我,是何居心!”

    石君如恨不得撕烂慕容华的臭嘴,但碍于形象,不得不装可怜,“秦王妃虽然歆慕赵王,但是赵王洁身自好,又怎么会做出失礼之事,你是秦王妃妹妹,妄自出她私事,也不怕败坏她的名声。”

    她这话得正气凛然,声音加大了一个响度,周围人本来就对慕容泠关注有加,现在更是把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记起她之前逃婚赵王府的荒唐来。

    如此没脑的女人,真的是仙女下凡?怕是无知的百姓夸大其词吧。

    在场的都是精明人,不比无知的百姓,即便听过几日前神鸟入体的传闻,也抱着怀疑的态度。史册上那些神迹,并非每个都是真实,甚至还是认为捏造出来的流言,只为造势而已。

    在场的王公贵族中,起码有大部分的人怀疑这是秦王府故意放出来流言,毕竟造势这种手段,他们都是行家里手。

    “前头不是刚传回话,秦王妃救活了一个娃娃?”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