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厉苍旻在接见下属,慕容泠则是在招待不怀好意的继妹,本来不错的心情,全被对方给破坏的一干二净。闪舞网w

    “找我有什么事?”

    “你什么语气!”

    正在东张西望的慕容华立马不悦地呵斥,待收到厅中婢女们的怒目而视之后,她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女人已经今非昔比了,顿时酸溜溜地着, “姐姐显贵,就忘了妹妹不成?没事我就不能找你吗?”

    着着,她心里愈发不平衡起来,当初圣上下旨,择镇国公府一嫡女嫁入秦王府,若不是她推辞不嫁,慕容泠哪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

    现在她不仅呼奴唤婢地风光着,连吃穿用度也是精贵至极。待客的是贡茶,杯盏器皿是御赐之物,宫制的印字随处可见,寻常人要点着香烛供奉起来的东西,就这样被随随便便搁着,坐着,喝着。

    想起她昨日出的风头,慕容泠脸色顿时扭曲起来,“姐姐,听闻你昨日有神鸟入体,妹妹无缘观看,可否再把神鸟叫出来,让我瞧瞧。”

    慕容泠被她奇葩的要求逗乐了,看向她的目光宛若在看一个智障,“神鸟有灵,哪是你随便想看就能看的?你莫不是被夜来香堵了脑子了吧。”

    实在的,连她都搞不懂昨日的异象是什么回事,青鸾入体,除了修为增长,一点感觉都没有,反正那只是虚像,估计是快消散了,不过是刚好向她飞来,才有了神鸟入体的假象。

    慕容华的脸顿时绿了,半月前在府中出了大丑,丑闻传遍了京城,她几度要羞愤自杀,非但没有惹来怜悯,父亲对更是多番斥责,闹得鸡犬不宁。闪舞网w

    家中尚且如此难堪,更别外边了。她的闺中密友纷纷写信询问,言语中透露出京中贵女的风向,嘲讽鄙夷居多,名声更是一落千丈,她羞愤欲绝,一直没有出门。

    直到慕容泠神鸟显形的传闻传遍了整个京城,她的丑闻无人起,甚至受到承平公主的邀请。然而,她欢欢喜喜地去赴宴,对方却醉翁之意不在酒,请她过来不过是想让她帮忙递交踏青请帖!

    秦王妃从来不参与社交,所有的请帖都被挡在了门外,京中贵妇们早就对她好奇不已,此番又有了传闻,想乘机见一见传的秦王妃,承平公主才把主意打到慕容华身上。

    摸了摸袖子中的请帖,慕容华顿时没了交出去的心思,到时候她再在承平公主面前添油加醋,公主还不记恨上慕容泠?

    如今云妃执掌宫权,承平公主水涨船高,炙手可热,得罪了她根本没有好果子吃。

    不过是短短一瞬,慕容华脑海已经拐了好几个弯,有了陷害计划,也不计较慕容泠的讽刺,装模作样地擦了擦唇角,娇声道,“姐姐不愿意,我不看就是,何必动怒。对了,姐夫怎么不在,我还没拜见姐夫呢,实在是太失礼了。”

    没有回答她。

    慕容华的笑声僵硬在唇角,干巴巴地对上慕容泠若有所思地目光,顿时有些心虚,“姐姐,你看我做什么?”

    “本妃只是在赞赏你精神可嘉。”慕容泠收回视线,似笑非笑,“王爷记仇得很,你想要见他,莫不是……”

    “没有,没有,我不见了。”

    慕容华脸色一变,失声尖叫,“不过是开玩笑罢了,姐夫既然没空,我就不打扰了。”

    因为慕容泠的威胁,慕容华开始坐立不安,深怕秦王突然回来撞见她,再也没有话的心思,与慕容泠告辞后,几乎是落荒而逃出,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所以,慕容华来王府,究竟有什么目的?

    慕容泠虽然疑惑,却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她收到大理寺少卿夫人陈氏的拜帖,才知道慕容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阳奉阴违,她倒是熟练得很。

    本来她还不想凑热闹,现在她又有了兴致,打脸什么的,她最喜欢了。

    于是,厉苍旻看到她一大早就起来折腾,盛装华容,艳丽逼人,堪比开屏的孔雀,差点没被闪花眼,“你这是做什么?”

    慕容泠斜睨了他一眼,“踏青。”

    她狭长的凤眼本来就风情万种,此时又特意用线笔勾勒,眼角高高地挑起,魅惑中带着冷艳,眉眼睥睨之间盛气场全开,宛若君临天下的女皇,霸气而高贵。

    厉苍旻被震了一下,看她整装待发,立马把人拉住,“等等本王。”

    慕容泠抬眉,“你不是不去么。”昨日陈夫人都与她了,秦王已经拒绝了李大人的邀请。

    谁知道你会去凑热闹啊。

    厉苍旻郁闷地看了她一眼,换了身衣服,才一起上了王府的马车,马车刚出了乐昌街,就停下来了。

    “王爷,王妃,前面的路堵住了。”

    天子脚下,管道修缮得四通八达,最宽的街道可以让六匹马车并驾齐驱,因此即便京城繁华,交通依旧井然有序。

    今朝却是例外,不仅承平公主邀请贵女踏青,连丞相都举办马球比赛,几乎是全城出动,不管王公贵族还是贩夫走卒,都一窝蜂地往郊外挤,自然把路给堵住了。

    慕容泠嘴角一抽,没想到穿越回古代,居然还能重温堵车的噩梦,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走走停停,一个时辰后,终于到了郊外。

    放眼过去,密密麻麻都是人,站在外边的都是粗布麻衣的百姓,有官兵在人群中清出一条通道,像后世的红毯似的,下了马车的权贵从通道中进入,尽头是拦起的湖光秋色,隐约可见衣香鬓影,想必是承平公主邀请踏青聚会之地。

    人群突然一阵喧哗躁动,一个清雅俊秀的男人从一架宝盖华车中跳下来,唇含笑意,紧接着一只纤细白嫩的手递出来,男人伸手握住,一个清丽温婉的美人羞然露面,含情脉脉地看着男子,风情万种。

    “是赵王和石姐。”

    “郎才女貌,一对璧人。”

    “石姐好漂亮,不愧是大周第一美人。”

    百姓们议论纷纷,歆慕地看着前方男女,人群中不知谁了一句,“不知秦王妃来不来。”

    这一句话,像一滴水滴入了滚油,本来还在热议赵王与石君如的百姓立马转变了风向,再次谈论起几日前的神迹,虔诚又疯狂。

    “啊,秦王妃是仙女下凡,肯定比石姐好看。”

    “是啊,是啊,若是能有幸得见王妃仙容,死而无憾。”

    ……

    本来在享受着众人目光的石君如,听到耳边的议论,脸上的笑容一僵,手心不自觉地攥紧,惹来厉扶尘的询问,“怎么了?”

    石君如佯装不适地按了按额头,“太吵了,头有些疼。”

    “百姓愚昧,见识短浅,难得有谈资,不必放在心上。”

    厉扶尘神色温和,看不出异色,石君如却有些惴惴不安,“王爷,您可听到秦王妃的传闻……”

    她的声音被骤起的喧哗淹没,旁观的百姓像疯了似的呐喊推搡,维持秩序的官兵头上布满了汗水,横档的长枪被挤得颤颤巍巍,总觉得外边的人群下一刻就能突围而入。

    石君如吓了一跳,连忙抓住厉扶尘的手臂,期望他能够像往常一样哄她护她,然而对方毫无动静,连脚步都听了下来,怔怔地看着后边,神色复杂。

    她顿时慌了,连忙回首看过去,不甘与嫉妒汹涌而来,几乎要把她湮灭。

    让百姓欢呼的,是秦王与慕容泠。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