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只能抽本王
    “不打了,不打了。w”

    慕容泠的功夫不弱,一手鞭法更是使得出神入化,鞭鞭直击要害,寻常人根本奈何她不得,然而她有一个致命缺点,这个身体不是她的。

    正如白穆所见,这是副千金姐的身子,肌肉松弛,全身软绵绵的,肌肉使不上力气,不过是半个时辰的功夫已经肌肉酸软,若不是运功舒缓,恐怕连鞭子都拿不起来。

    而常年锻炼的秦王则不同,身体处于最巅峰状态,游刃有余,似乎永远都不知道疲惫,此时见她耍赖,也是无奈一笑,本来刺向她喉咙的长剑一歪,从脖子边穿过,手一松,长剑哐啷地掉在地上。

    慕容泠眼中光芒一闪,鞭子去势未收,哗啦地缠上他的脖子,把人拉过来,凑近他,呼吸可闻,得意道,“你输了。”

    厉苍旻眉头一抬,眸中染着笑意,突然凑过去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干脆利落地认输,“王妃最厉害了。”

    猝不及防被偷香窃玉的慕容泠愣住了,秦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流氓了?

    好端端的一场比斗变成了打情骂俏,白穆差点闪瞎了狗眼,连忙望天,心中默念你,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但是,作为一名忠心为主的属下,他实在无法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看着依旧含情脉脉的两人,非常煞风景地问道,“主子,您的衣服……是否要换了?”

    换什么衣服?

    厉苍旻低头一看,神色顿时诡异起来。

    贴身的短打东一块西一块地破开,裂成鞭子的形状,鞭子的主人力道把握得非常精妙,衣服破碎却未曾伤到身体,只是破损的位置有些微妙。

    胸前、腹、大腿……晨风吹过,流畅薄韧的肌肉隐隐若现,若不是慕容泠此时是一本正经的模样,他甚至怀疑自己王妃有什么特殊爱好。

    对上秦王控斥地目光,慕容泠有些脸红,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一脸认真,“我是无意的。”

    秦王的身材虽然好,但是她也不至于禽兽地去调戏一个傻子,她会如此出鞭,全赖习惯,制敌之术,攻心为上,前世在她鞭下走光的人不计其数,作为人的羞耻心会让对手露出破绽,她致胜也会更加容易一些。

    虽然有些无耻,但是,兵不厌诈不是么。

    厉苍旻神奇地猜到了她未竟之言,脸色一黑,“以后这几个地方,只能抽本王的。”

    慕容泠差点没被口水呛到,不过是交了一回手,秦王怎么突然就有了受虐倾向?

    有些人喜欢用鞭子做某些不和谐的事,难不成秦王也有这个隐藏爱好,今天才被她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怎么了?”

    厉苍旻被她诡异的眼神看的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总觉得她不怀好意。

    “没什么。”慕容泠板起脸,“你快去换衣服,别受凉了。”

    厉苍旻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看,明智地没有再追问,演武场有专门休息的厢房,他换了一身衣裳出来,外边却没有了慕容泠的身影。

    “王妃呢?”

    白穆还在,脸色诡异地禀告道,“回主子,镇国公二姐拜访,王妃回去待客了。”

    镇国公府的人来做什么?

    厉苍旻刚要去看个究竟,又有厮匆匆过来禀告,“王爷,鸿胪寺少卿李大人求见。”

    白穆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直到自家主子重新挂上了傻子秦王的面孔,他才想起,他不在的这几天,他家主子当官了。闪舞网w

    鸿胪寺,真是一个让人蛋疼的地方。

    这是鸿胪寺卿李少明发自内心的感慨。鸿胪寺是个彻头彻尾的透明,也就在国家大典的时候发挥一下光和热,作为一名官场老油条,他只需要点卯上班,喝着茶哼着曲儿看着其他部门忙得热火朝天,每天过着退休老干部的生活,日子别提有多滋润了。

    他以前不是没有雄心万丈要大展宏图过,只是看着那些同僚在显位战战兢兢,一着不慎轻则贬职重则杀头,才发现鸿胪寺的好处,虽然没油水,但胜在安全。

    就在他斗志被消磨的一干二净的时候,他的顶头上司致仕了,当了十几年二把手的李少明以为可以往上爬,结果当当当地空降了一位赵王,他的升官梦哗啦地碎成了渣。

    赵王贤明在外,又暗示不会久待,李少明又升起了希望,眼巴巴地等着皇后千秋节过去,他的位置能动一动。

    然而,几天前突然传来噩耗,赵王被夺官,他的顶头上司换成了秦王!

    这消息,是晴天霹雳也不为过,秦王虽然也是王爷,但那是众所周知的傻子啊。

    赵王能干,又身份尊贵,能压得住那些番邦使臣,分担了不少压力,他也乐得轻松,现在没有了杠把子,他不过是四品官,根本压不住那些蛮荒之地的山大王,强撑了几天,终于忍不住来秦王府搬救兵了。

    因此,厉苍旻刚到前大厅,就看到一个不停向外张望的中年男子,富态的脸上丝毫不掩饰忧色,一看到他就连忙起身行礼,“下官李少明见过秦王。”

    厉苍旻在上座坐下,抬手让他坐下,“李大人找本王何事?”

    这是李少明第一次见秦王,龙章凤姿,一表人才,比起赵王也不差分毫,观他言行举止,也不见痴傻的痕迹,顿时有些疑惑。

    但是他没有表露出来,一板一眼地向他汇报工作,“回禀王爷,此番千秋节,朝贺者众,许多人在京城没有房产,全部居住在鸿胪寺的居舍中,截止今日,屋舍已经住满,还有许多在路上的使臣将无法安排;还有,居舍处的使臣们对居所不满,彼此之间偶有龃龉,争吵不断,长此以往,恐怕会酿成大祸……”

    一句话概括,就是住房不够,居住环境差,邻里关系不和谐。

    厉苍旻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父皇敢命他为大理寺卿,就明少卿并不是无能之人,才几天的功夫,对方居然为了芝麻大的事找上门,实在看不出他哪里能力出众了。

    父皇的看人能力他还是相信的,如此只有一个解释,李少明怕得罪人,于是把责任往他身上推,欺负他是傻子吗?

    “父皇李大人精明能干,本王不懂的尽管问你,现在看来李大人似乎力有不逮。”

    厉苍旻每一句,李少明就哆嗦一下,直到最后一句,已经额头渗汗,“既然如此,李大人不如解甲归田,退位让贤吧。”

    “王爷恕罪!”李少明惊慌地跪了下来,“下官办事不力,叨扰王爷,请王爷再给下官一次机会,一定能把此事办得妥妥当当的。”

    上首的人久久没有出声,李少明越来越慌,心中没底,他此番登府确实有把秦王当枪使的意思,只是没想到秦王非但不是痴傻,反而精明无比,一眼就看破他的心思不,居然还要撤他的职。

    凭借秦王在圣上心中的地位,他丝毫不怀疑这句话的杀伤力。他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惹谁不好,偏偏惹秦王。

    等待的时间十分难熬,就在李少明以为前途无望的时候,终于听到淡淡的男声道,“起来吧,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

    李少明如闻大赦,连忙道谢起身,再看秦王时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轻视,神色愈发恭敬,彻彻底底把他当成鸿胪寺的一份子,他的顶头上司。

    “王爷,承平公主邀请京中贵女三日后在市郊踏青,丞相大人提议各部官员一同参加,比赛打马球,王爷可要前往?”

    这个活动,每个部门都要出人参加,只是鸿胪寺都是一些脑满肠肥、提前进入退休期的老家伙,连马都上不了,更别打马球了。

    秦王看起来身强力壮,倒是有希望上场,但是他担心秦王不会打,又担心上场之后出了意外,恐怕到时候十个脑袋都不够砍,只好退而求次,邀请领导一同郊游,联络一下感情也是好的。

    打马球是权贵之间盛行的运动,是骑在马上,持棍打球,以打入对方球门为胜,比赛斗争颇为激烈,少不了有技术不佳者坠马受伤。尽管如此,权贵们依旧趋之若鹜,乐此不疲,在马背上驰骋着英姿,成就了不少美名。

    最典型的例子是赵王,他当初一战成名,马背上英姿飒爽的模样,成了不少闺阁少女的梦中情郎。

    厉苍旻痴傻时马球颇为痴迷,骑着宫中的马驹玩过一阵子,后来被皇贵妃暗害跌下马背,就再也没打过了。

    想起了昔日浑浑噩噩的岁月,他的脸色有些不好,“本王没空。”

    李少明碰了一鼻子灰,不由悻悻,但是他没有死心,若是能抱住秦王的大腿,不失为一条晋升之道。他想起秦王妃,刚刚显露了仙女下凡的神迹,若是能与她交好,对他百利无一害。

    嗯,不管秦王妃有没有收到承平公主的请帖,他都要知会自己夫人,请秦王妃一同踏青。秦王妃出门了,秦王还能少了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