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父王,她喝了
    靡靡的丝竹之音在乐师的手下挑拨而出,风情万种的舞女扭着妙曼的水蛇腰,在宴席间跳跃旋转,媚眼如丝,长袖挥洒之间被人扯住,再软软地倒在某位权贵的怀里,莺歌燕舞,喁喁私语。闪舞网w

    宴至高酣,正襟危坐的权贵们怀中都搂上了千娇百媚的美女,慕容泠靠在秦王怀里,被轻啄拥吻,不过是寻常,却依旧被众人看在了怀里。

    世所罕见的绝色,但凡是男人都留了一丝关注。

    吴长英看着搂抱在一起的男女,眼中阴霾更胜,狠狠地蹂躏着掌下的女人,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闪舞网w

    “父王……”

    吴桂芳看了吴长英一眼,脸上的狠厉之色与他如出一辙,“放心,张先生出手,自然万无一失。”

    想起依旧躺在病床的女儿,身体破败的儿子,还有被贬谪的王位,吴桂芳眼中的恨意再也隐藏不住,看向慕容泠的眼神宛若死人。

    哐啷!

    杯盏的碎裂声打破了一室的旖旎,身材妙曼的舞女跪了下来,声音惶恐不安,“奴婢该死,请赵王饶命。”

    丝竹之声骤然停歇,昏沉的慕容泠也回过神来,立马被秦王推开,瞪了他一眼,整理衣冠重新坐好,看向旁边的赵王。w

    厉扶尘阴着一张俊脸,前襟湿了一块,想必是舞女不心弄湿的,然而他全然不顾苦苦求饶的舞女,反而向慕容泠看来。

    他的视线宛若利刃地在她脸上逡巡,最后落在她的唇上,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还未等慕容泠看轻功他笑容的意思,他已经转回头,冷声道,“拖出去打死。”

    那求饶的舞女立马吓瘫在地,被违命侯下人捂着嘴拖下去,逶迤了一地红色的丝帛。

    “下人粗手粗脚,冒犯赵王,还请赵王恕罪。”吴桂芳连忙拱手道歉,虎目圆睁地看了随侍的总管,“还愣着做什么,带赵王下去更衣。”

    厉扶尘没有反对违命侯的安排,跟着下去了,临走前意味深长地看了慕容泠一眼,带着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慕容泠皱起眉头,赵王难道知道了什么?

    宴会又重新开始了,只是有了之前方才一事,气氛变得压抑,剩下的舞女无一不胆战心惊,生怕赴了后尘。

    慕容泠正想回去,就见一群奴婢鱼贯而入,每人都拖着一碗杯盏进来,一一放在席间众人面前,违命侯率先喝光,“此乃解酒汤,诸位不妨一饮。”

    解酒汤液体清亮,伴有清香,慕容泠拿起勺子搅拌了一下,凑近一闻,确实是解酒汤无意,这才放心地喂了秦王喝下,她也端起一碗,喝了一口。

    吴长英余光看着慕容泠,看到她喝了解酒汤,立马就笑了起来,“父王,她喝了。”

    “妙极了!” 吴桂芳捋着胡子冷笑,喊来一个下人,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待那人离开,他才站起来,“感谢诸位给本候面子赴宴,此时日落西山,时辰不早,本候不敢强留,不如……”

    他的话还没完,突然有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大喊道,“狗贼,拿命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