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那个人的女儿
    镇国公府,书房。闪舞网w

    红木书案上的笔墨纸砚被一双大手扫下去,三足龙纹香炉滚落在地上,抖出一地的香灰,慕容贲尤不解恨,大掌拍书案上,桌面立马陷入一个巨大的掌纹,掌纹周围木头纹理丝毫未变,可见他功力之深。

    发了一通脾气,慕容贲总算平静下来,只是眼中尤带阴狠之色,“可恶,要是让我知道是谁造谣,非得把他剥皮拆骨不可。”

    “国公爷息怒,市井民鼠目寸光,吃不着葡萄葡萄酸罢了,犯不着生气。”

    一道低哑的身影不急不缓地响起,原来在书架的阴影处还站着一个身形消瘦的男人,他穿着一身灰扑扑的衣裳,鹰钩鼻,细长眼,看起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其实不然,他内力雄浑,竟然与慕容贲不相上下。w

    即便面对着位高权重的镇国公,男人脸色并无卑微和讨好之色,眼中隐隐流露出高傲和不屑之色出来。

    慕容贲似乎对他非常忌惮,“杨烈,你的人能否查出是谁造的谣?难道是秦王府?”

    秦王一行人离开后,他已经把知情的下人全部处决掉,除非是府中还藏着什么奸细,不然他实在想不出什么人对国公府今日之事了解得一清二楚。

    想起秦王那个眼神,他有些不寒而栗,迟疑地问道,“秦王有没有可能在装傻?”

    “国公爷多虑了。”杨烈十分看不上他疑神疑鬼的样子,“秦王痴傻多年,要真是装傻,早就被其他人试探出来了,还等着你发现?”

    就算一个人演技再好,也不可能十几年如一日地装疯卖傻,总会露出端倪。然而他们都不知道,在出宫建府之前,厉苍旻是真傻,暗处之人自然试探不出什么,等到他恢复正常时他们已经放松了警惕心,自然没有人他的转变。

    慕容贲同样被惯性思维限制住了,轻易地相信了杨烈的断定,随即放下心中的怀疑,不过想到秦王府还有一个性情大变的慕容泠,神色又不好起来。

    “最近慕容泠行为怪异,难道是有人与她了什么?”

    以前的慕容泠性子柔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体内还有他让人下的慢性毒素,只等她过了二十五岁就可以无声无息地死去,即便有心人调查,也绝对怀疑不到他的身上。然而这次回门回来,她的生机旺盛不,竟然还敢与他作对,简直是变了一个人。

    杨烈不屑地笑了,“年轻人,因爱深恨,很正常,有什么好奇怪的。”

    慕容贲知道慕容泠喜欢赵王,还敢为了他逃婚,但是他不觉得这就是她性情大变的原因。

    杨烈只需一看就知道他再想什么,不由心烦,果然是出身低微的武夫,见识短浅,连个丫头都怕。只是他还用得着慕容贲,只好耐着性子道,“国公爷不用多虑,人已经安插进秦王府,那丫头有什么风吹草动,我立马就能知道。”

    慕容贲才安心下来,“也好,让内线心些,别露馅了,毕竟是那个人的女儿。”

    这么多年下来,只要一提那个人,杨烈都变脸,这次也不例外,一点面子都不给慕容贲,冷哼一声,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慕容贲顿时脸色铁青,把书架上的书都砸了下去,偏偏这时候厮在外边禀告,“国公爷,姐醒过来了,不知是谁与她了外边的流言,现在闹着要寻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