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贱人,你竟敢打我
    慕容泠一行人进了镇国公府,却连个招待的人都没有,只好去了原身居住的闺房,一进门,众人不由一呆。w

    半旧不新的家具和器具,泛黄的纱帐,屋角还有一张蜘蛛结的网的,如果不是有记忆,慕容泠差点以为这是丫鬟住所。

    镇国公府到底有多不待见这个大姐。

    “听那个废物回来了,怎么不见人影?”

    房门突然被人踢开,镇国公府的二姐慕容华盛气凌人地走进来,一见到慕容泠,顿时一脸扭曲,“整个京城都传遍了,姐姐你成亲当日逃婚,竟然还有脸回来。”

    慕容泠这个贱人也不知道在王府吃了什么好东西,竟然比出嫁前还要容光焕发,艳丽逼人。她想也不想,抬起手一巴掌扇过去。

    本来以为会一如既往地打到那贱人狐媚勾人的脸上,却不料对方的速度比她还快,啪的一声,慕容华转了个圈儿,脑袋嗡嗡直叫,脸上火辣辣地疼,不用看现在也是猪头样。

    心里有根弦断了,她疯了一般冲过去,“贱人,你竟敢打我!”

    慕容泠伸手一点,慕容华就觉身子一软,无力地瘫软下去,惊恐地看着往日软弱无能的继姐一脚踩在她胸口,神色冷漠,身形高大宛若神祗降临。

    这怎么可能是那个软弱无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慕容泠。

    “你是谁!你不是那个贱人,你到底是谁!”

    “我自然是慕容泠。”

    慕容泠冷冷一笑,这个继妹心肠恶毒,一直以欺负原主为乐,简直让人恶心,“你往日欺我,今日不过是奉还千分之一,妹妹还得放宽心,慢慢受着。”

    那冰冷无情的眼神让慕容华如坠寒窖,她有预感,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在吓唬她,一股从心底涌起的惧怕让她浑身发抖,她十分没出息地哭了。

    “娘,娘,救命啊,慕容泠这个贱人要杀我。”

    慕容泠眉头一抬,让白穆找了一块臭袜子塞在她嘴上,慕容华脸色比吃了屎还难看,看向慕容泠阴毒怨恨,恨不得把她噬骨而食。

    “慕容泠,你好大的狗胆,竟敢欺压妹妹。”

    来人是一身华装的镇国公夫人柳华裳,被一群奴婢婆子簇拥在中间,一看到她,那双吊梢眼就瞪过来,“来人,把她押起来,杖打三十大板。”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卖鱼起家的端容公主。”

    起来镇国公和其夫人的身份都十分具有创奇色彩。

    镇国公慕容贲以军功起家,据未发迹前只是边关出生卑贱的兵,后来立得奇功,一举封侯拜相。柳华裳的身份更加离奇,听其父曾经救过微末之时的先皇,认她为干女儿,后来她凭着信物一跃成尊贵的公主。

    这两夫妻,还真是绝配。

    柳华裳的脸色立马变了,比起端容公主这个带着卑微回忆的封号,她更喜欢把她当成地位超等的国公府夫人,如今被向来看不起的继女嘲讽,她如何忍得住。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她拿下。”柳华裳把地上的女儿扶起来,看到自己千娇百宠的宝贝被欺负的惨样,火气愈盛,“这个心狠手辣,目无孝悌的贱人,活该被打死,留着做甚。”

    “住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