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修炼了一宿,慕容泠丝毫不觉得疲惫,反而神清气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这次的修炼非常容易,好像是有其他人在与她一起引动元气一样。w

    她找了一圈,没发现秦王的身影,便随口问道,“王爷呢?”

    一个面相沉稳的婢女恭敬地回答,“回王妃的话,王爷每日都会早起与白侍卫练武,现在估计还在演武场。”

    难怪他昨日从外头回来,一副汗津津的模样。

    她注意过这个婢女在伺候秦王时不像其他人那般春心荡漾,心中有了计较,便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那婢女脸色有了喜色,“奴婢贱名春熙,请王妃赐名。”

    “春熙,名字不错,以后继续叫着吧。”

    慕容泠又问了其他丫鬟名字,把四个大丫鬟的名字都改成了春夏秋冬之后,秦王回来了。

    他依旧是一身的汗,脸上没有不高兴地神色,似乎已经忘记了昨日的不愉快,他像昨天早晨一样,抢着婢女的活开始替她穿衣服。

    “本王过,以后要保护你的。”他一脸信守承偌的君子模样,突然又问了一句,“对了,王妃,你的伤好了吗?”

    是了,洞房那日她被劫匪刺了一剑,因为功法有修复之效,对这点伤口一点也不在意,反正很快就会好的,此时已经被她抛之脑后了,没先到秦王还记得。

    还没等他阻止,秦王依旧掀起她的衣袖,右臂上的肌肤莹白如玉,哪有什么伤口。

    “王妃,你的伤好了!”

    她的伤口先是被木灵液修复结痂,昨天有事洗精伐髓又是修习功法,想不回复都难。w

    虽然她觉得是平常,但是在普通人眼里,这样的恢复速度简直是恐怖。好在屋里人都不知道她的伤势如何,撒个谎就行了。

    她放下衣袖,漫不经心地道,“我本来伤的不重,昨日又泡了药浴,现在自然好了。”

    她能骗过屋里的婢女,却骗不过厉苍旻。

    贼匪那一剑,他看得清清楚楚,已经深入肉里半寸,那日她回来时已经结了痂不,过了一夜竟然痊愈了,连一丝疤痕都没留下,就算是她会医理,也不至于如此神奇。

    那样的伤口,即便是他,也得两三天才能痊愈,这已经是超乎寻常人的恢复了,但是慕容泠比他更快,那只能是和她功法有关。

    既然她已经有了如此厉害的功法,为何又要来王府?

    他百思不得其解,最终还是试探地问道,“王妃昨夜在窗边打坐,是在练功吗?”

    慕容泠在吃早膳,为了保持体内血肉经脉纯粹,修炼之人最好能够辟谷,但以她如今的修为,不吃肯定会饿死,她只能选择性地吃点饱腹。

    听到秦王的询问,她不在意地 应了声,“是。”

    “是什么武功,王妃练了,以后是不是可以像白穆一样飞檐走壁?”

    慕容泠有些呆,家族中只有她能修炼,一切全靠摸索,她前世只知道可以催化草木生长,还真没试过能不能轻身飞行。实在不怪她,有了飞机汽车,谁还想着飞檐走壁,又不需要去做贼。

    “不知道,我改日试试。”

    厉苍旻顿时无语,总觉得她有些迷糊,“难道没有人教王妃吗?本王都有白穆教。”

    “没有,家里只有我能……”慕容泠顿住了,孤疑地看着一脸好奇的秦王,总觉得被套话了,“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厉苍旻一脸无辜,“问清楚了,本王可以教王妃啊,本王现在可厉害了。”

    慕容泠这才打消疑虑,秦王孩气性,要保护她估计是认真的,但是又没有刺客让他冲上来一展身手,只能抢着帮她洗脸、穿衣服、让她使用库房,现在还想教她习武。

    虽然傻乎乎的,但也可爱得很。

    于是她难得真心地笑了,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不用了,我与王爷练的武功不同,你教不了。”

    厉苍旻顿时愣住了,耳郭后染上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