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柳仙传之九婴女 第二十五章 追爱
    柳之墨醒后看着原地早己没了九婴的身影,心中万分失落,他垂着头,绝美的脸上尽是忧愁,浑身无力般跪坐在地上,像个被抽空了魂的傀儡般没了往日的风姿。他那黑曜一般明亮的又眸,早就暗淡木讷的失了神彩。

    他很后悔没能保护好九婴,没在应声虫出手前一秒赶到她身边,没早一点对她表明心意,没在刚刚她离去前发现她的想法。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没用。

    可是,万分的后悔,又有什么用。她走了,这般的决绝,不给他留一丝的机会去扭转这样的局面。他的心好痛,从来没有这般难过过。

    他从小就秉承仙祖的遗训,一心向道,早日成佛,淡情寡欲,避世清修,从不曾有过过多的情感,也不曾为自己或为谁有过难以抑制的情绪。这般单调如一的日子过久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当他遇上九婴,那一瞬间的情动,那看到她的一笑一闹都甜蜜满溢的心情,就像突然生出的一朵艳丽的花朵,在他本是黑白的画卷上点缀出了色彩。

    梁权看到一动不动尽是失落的柳之墨,不尽担心道:“之墨,你没事吧,你别这样啊,我有点慌。”

    梁权看了当时的一幕大致也明白了,他俩怕是早就生了情愫,九婴魔化,为了不连累柳之墨这才不得己分开修行。

    想起自己多年前也曾这样深爱过的人,从相爱到分离,那般的痛楚,真是比死还难受,所以很是能体会柳之墨的心情,他心中敬佩九婴为爱而做出的勇气,早日做出果断的决定,这对于天生就感情细腻的女人来说,不是多容易的事。不尽对九婴的印像改观了很多。也暗暗决定要帮这对苦命鸳鸯一把。于是他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清了清嗓子,正了正神。

    “柳之墨,你起来,这才哪到哪,九婴只是回清弋江而己,又不是死了活不了,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是个爷们儿就站起来我们一起想办法!”梁权疯狂摇着柳之墨吼到。

    柳之墨被他突如其来的摇晃唤回神智,苦笑一声,抬头望向他:“办法?先前我们不知她已经吞噬了蛊王,妄想把蛊王取出,尚可救她不入魔道,现如今她己经把蛊王吞噬,到了散魔期,还有什么办法?仙魔殊途,还有什么办法?”

    梁权被他这么一问也一下子答不出来了,思付一番还是开口道:“就算她修了魔道,只要她能避世清修,不入邪气,等你们得道成佛,还是会在一起的啊。”

    他这句话说的毫无底气,连他自己都觉得太牵强了,别说成佛有多难,就是成佛前那漫长的修行,对于两个相爱的人来说,又有哪个能奈得住,除非双方都不爱了,否则这番煎熬,哪个能超脱?

    柳之墨缓缓站起身,慢慢的抬起头,低声道:“你不用安慰我了,现下是没有办法的,你我都清楚,又何必再自欺欺人,只是,我也不会这般轻易放弃的,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在清弋江好好守着她。我孤寂惯了,等个几千年,算不了什么。”

    他语调轻缓,没有情绪,似是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么浑身清冷的柳之墨,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的平静。

    可梁权知道,他只是伤心到无力罢了,看似无畏的坚毅,其实是在掩饰自己内心的苦楚。

    梁权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是劝不了了,自己又何尝不是经历了一场分离,便变得像现在一样,带着面具强颜欢笑。

    柳之墨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出了屋门,也不管梁权在后面叫着他的名子。

    经过了刚才的几番低落,他也知道与其在这期期艾艾,不如抓紧机会,就像梁权说的,又不是生死相别,总要做些什么才对,两人相爱,没了相守的时光,就算在一起,这份情,哪里还完整,也不过是空壳罢了。

    他只想找到九婴,满脑子都是九婴,管他什么仙还是魔,管他什么能不能清修,管他什么以后再相守,他只知道,现在,马上,立刻,只有见到她,才能叫他安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