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独自修行
    九婴一走,柳之墨一晕,梁权身上的法术便解开了,

    他匆匆到柳之墨身旁,施法将他唤醒。

    九婴回到青弋江,落到她从小经常玩耍的大树下,她轻抚着那巨大的树干,满眼的哀伤。

    树爷爷看九婴回来,面色有忧,不尽关切道:“九婴回来了,这是怎么了?在外受了委屈吗?”

    九婴抱住那圈不往且凹凸不平的树干,像是个受了伤的孩子,眼中滴落一串泪水。

    树爷爷也不搭话由她哭泣,只用树枝轻轻安抚她。许久,九婴平静下来,抹干了眼泪,坐下树下,悠悠的望着远方。

    她不能不走,修仙跟修魔虽然终点相同,但过程和环境却大大不同,在仙力强大的盈柳山上,她是没法继续修行的,以往还好,她未开魔,可以安然跟柳之墨一起在盈柳山上,可现在,她已经是散魔期,如果再在盈柳山上,只会互相干扰,最后必然有一人道行全废,痛苦不堪,比山人的灵力还要低微。她知道,以柳之墨的个性那时他一定会选择让她得道。

    柳之墨是蛇族首领,是万人敬仰的柳仙,她怎么可能还留在那里让他因自己而丢掉自己的道行。

    她不走,就是在断送了两人的后路,她走,尚且有一线希望,在若干年后,得道路上再见。

    只是,这分离的苦,怎么去坚持耐住。她万般不舍,却又无可奈何。

    许久,她悠悠开口:“树爷爷,我没有受委屈,我只是很想念一个人,一个我爱而不得的人,一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人。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时光,他那么体贴,那么温柔,那么有安全感。我想世上再也找不到那样一个人了。我想念他的面容,想念他的声音。虽然我才刚刚与他分开,但我却觉得好像过了好久了,像永远不能再见到他一样。”

    树爷爷柔声关心道:“那为何要离开他?”

    九婴叹口气道:“仙魔殊途啊,树爷爷,我知道自己的身世了,你肯定早就知道是吗?你在这屹立了几千年了,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呢。我之前被封了灵窍,在这避世不出,怕的是被邪气引入魔道,现如今你看我,我已经成魔了,却依然是要回来的,因为只有在这里,我才能安心修炼,才有可能不被歹人利用,等我修成佛,就能跟他相聚了,到时候我一定不会离开他,我要把现在本该和他相守却失去的时间,都补回来,长长久久的跟他在一起。”

    九婴脸上带着几许落莫,几许期盼,刚刚哭过的眼睛,还有泪光盈盈的罩在她篮色的眸子上,虽已经是魔相,但她依然像个清明的露珠一样,明净透亮。

    树爷爷也感叹她心思透彻,庆幸她虽魔化,但却没有被邪气污了神智。他当然知道她的身世,和究竟是谁将她的灵窍封住。毕竟他在此处生存了几千年,他见证了太多悲欢离和,恩怨情愁。

    修魔之路是漫长而孤独的,也会忍受比一般修道者更惨烈的痛苦,本以为她被封了灵窍,能安然的在这做个不参世事的小精灵,却不想,还是天意难违。

    当年蛇祖料到蛇族将降一举世无双的蛇子,集万物之灵,平三界之乱,登仙成佛,祥瑞之兆。但却恐有一魔物会中途打断他修道之途。便想办法知晓了乃是这清弋江正在幻化之中的九婴。蛇祖来此处封了九婴灵窍,便安然离去。

    可这些,树爷爷自然是不会说的,以前,若九婴问起,告诉她也无妨,可现在她己被邪气魔化,告诉她这些事,怕是会激起她的邪性,去蛇族找人报仇,那可是不得了。罢罢,反正现在她只要安心修魔,不被邪气侵害,就不会有问题。

    无论修哪个道,最终都是向着修成佛去的,修魔者跟修仙不一样,是最容易变得暴虐的一种道行,只要身边有邪气引导,便不断的会被邪气冲击,变成人神共愤的恶徒。但自古也有不少修魔者都得道成佛了。那就是因为他们有一颗无比坚定的心。耐住漫长的孤单和苦楚,守得住心中的执念,专注清修,一旦成佛,却是比那些修仙而成的要精纯的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