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谜底
    “害怕?”柳之墨知道她再亲近也不会像这样没有分寸。但在盈柳山上确实他有自信可以不用害怕什么的。

    九婴点头道:“嗯,我睡你外间就好,不介意吧……”

    柳之墨闪身让她进来,叫了下人把外间收拾好。

    九婴其实只是不习惯,她从灵力低微的小妖,变的魔性大增。初入世就只认识柳之墨一人,难免忐忑。

    第二天一早就被雪幽的嚷嚷声吵醒。

    “少主,少主,你看我把谁带来了!”

    九婴被闹声吵醒,揉揉眼匆忙洗漱起来。

    柳之墨跟雪幽梁尘都在客厅议事,上坐坐的是灰君梁权。

    梁权道:“蛇君啊,我千躲万躲都没逃过你这两个跟班的魔爪。”

    柳之墨笑道:“梁兄玩笑了,这次确实是有个棘手的事请您出山帮忙。有得罪之处……”

    雪幽以为下一句是还望见谅。

    谁知柳之墨道:“请尽情的惩罚他俩。”

    雪幽和梁尘难以接受事实。

    梁权摆摆手道:“罢了罢了,躲不过,说吧具体的。”

    柳之墨道:“惭愧,梁兄可听说过九婴女?”

    梁权来之前心里就有了算盘,直接道:“知道啊,就是上古卦精嘛。”

    柳之墨脸黑了半截:“……什么…卦精…”

    梁权又道:“哎呀老弟,我说的明白一点吧,这九婴是伏羲祖师八卦台上的卦痕,精诚所结,日久通灵,乃八卦精气所化。也算是上古的一种稀有灵物了。”

    柳之墨早猜到九婴身世不简单,可也没想到这么源远流长…

    梁权接着道:“所以这九婴就是坎、离二卦的精气所幻成的。坎卦四短画,一长画,离卦二短画,二长画,共总九画,所以是九个。因为伏羲祖师幼时所画的,而且卦痕多不长,所以幻化成形后都是婴孩的样子。即便是长大后也是很年轻的样子。坎为中男,所以五个是男形,离为中女,所以四个是女形。”

    柳之墨也想起当初九婴说过自己真身有男相,这才知道为什么那么说。原来,她本就是两个卦象合二为一。

    柳之墨问道:“那她为何被明虚境的人追捕?”

    梁权接着又说:“这个原因有二,第一她本身就是个祥瑞,或者说是个灾患,当然偏向哪方,这取决于她最后被谁所用。”

    雪幽和梁尘也听的无比认真。

    “她还有一随身法器,崆峒印,这崆峒印向来是许多方士的必争之物,传说得此印者得天下,或能让人神永生不灭。但一直因为九婴不现世而毫无追寻的方向。现在九婴带着崆峒印出来了,可不都找她嘛。”

    雪幽听到这不禁也问道:“可是,九婴姑娘看上去不像是坏人啊,为什么明虚境的人说他是邪魔?”

    柳之墨当然也有很多问题也需要解答,但雪幽问到了他想问的,便看似镇定的坐在椅子上接着听。

    这梁权向来喜欢研究周易八卦之类的异术,自然对伏羲祖师的事了解的非常透彻。明知自己被柳之墨这种轻易不开口的人叫来没好事,但还是认命了…反正五大仙家和山人一族几派争夺一直都在如火如荼,他又怎可能独善其身。

    还不如选个顺眼的别反抗了,梁权心中嘤嘤嘤……,哎,从了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