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睡个安稳觉吧
    九婴松开方才紧抓着的衣袖子,轻轻抚平那片衣料上的皱痕。

    眼神明媚的笑道:“嗯嗯!你问。”

    “你多大?真身是男是女?修为如何?”

    柳之墨思索再三,还是把最想搞清楚的问题夹杂了进去。

    九婴心中没了负担,整个人也轻快起来。

    悠悠走到桌前,拎起一块点心放入口中。

    “我今年十八,真身是女孩子,修为嘛,只能说比雪幽略高一些吧,上下应该也不相差百年。”

    九婴说到这有些惭愧,自己本就是精气所化之物,活的形只影单,也没人教导术法,疏于勤奋,堪堪只修成了六百年的修为。

    好在人胜在聪明伶俐,可爱又懂事,周边一些小仙家和精灵都很照顾,活得很是满足滋润。

    “那为何在城中你说自己真身是男子?”

    柳之墨没有听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还是忍不住询问。

    “啊,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可以幻作男子模样的,我家门口的树爷爷说可能是我幻化之时出了差错吧。”

    这是个什么逻辑?

    罢了,想必九婴也是未经世事,过得糊涂自在,性子爽朗。

    自然不会忧心这毫不妨碍她活得自在的小事。

    柳之墨看问她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便也不问了,自己找时间一查便知。

    但她既然一直是女身示人,说明她自当是女子。

    只是可能修习时出了什么小问题,幻出个男身也不奇怪。

    想到此便不担心什么了,不禁暗笑,上天还是很照顾他的。

    “那你日后做何打算?”

    “我想去明虚境探查一下,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被追缉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反正横竖都是提心吊胆,在哪吊不是吊啊。”

    柳之墨心想你倒是看得开,就你这三脚猫的本事,能安全走到明虚境山下已经是积大德了。

    “况且,他们扣了我随身的法器,我生来便随身不离,哪能就此罢了。我是一定要将它拿回来的。”

    九婴表情愤愤,她眉头微皱,紧抿双唇,想起一路上慌乱狼狈的奔逃,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还有法器?什么样的,我见到帮你讨回来?”柳之墨看她吃完点心,便将茶水推到她面前。

    “真的吗?那太好了!是一枚方印,我生来便挂在脖颈上的,墨玉金边。约莫这块甜糕大小,很好认的。”

    九婴开心的指着桌上那一般小甜糕比划着。

    柳之墨看向她所指之外,不尽失笑。看她性格爽朗坚毅,虽单纯但心思细密,又有些机灵,心中更是喜欢。

    柳之墨看她喝完茶水,坐在椅子上有些乏的样子,便不忍再多问。

    “你连日奔波,也该疲累的很,早点休息,有什么事,不如我们明天再说可好?。”

    九婴确实在放下心中不安后又吃饱喝足,有些困了,于是点点头。

    “可…他们还会继续搜寻我的…”

    柳之墨看出她有所担忧,心疼她孤单一人躲避追捕,一路怕是没睡过安稳觉。

    他缓步走到床前,抬手施了个结界。又将被褥从柜中换了新的。

    转身对九婴道:“今日你先在我房中休息,我设了结界,不会有人再追来的。且安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