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少想多做
    罢了,一切未曾可知,又何必自扰,自己倾注所能的去尽力便是。

    “你…可还能幻回女儿身?”尽管柳之墨宽慰了自己,但还是舍不得那份暗暗迷恋的美妙心意。

    这些年,他活的太单调,无论什么人或事或物,所求所得之物都太轻易拥有,**被满足的太容易,也就无所求了。

    许久间什么都不曾让他有过期盼,有过想珍惜,有过想要拥有、呵护、给予。

    不管如何,他都想争取一下,努力抓住一些希望。

    即便那句“这就是我的真身”像一双忽然出现的双手,将他推入深涯。

    “当然可以,我一直是女子样貌示人,我还有些不习惯呢,若不是被明虚境的人追拿,真是还想不到这一层。”

    九婴方才被柳之墨看的有些不知所以,也不明白他的情绪底是什么让那目光看上去有些复杂。

    九婴施了法变回原来的样子。

    柳之墨再次见到自己初见倾心的人,真是心中百味陈杂。

    互相对彼此一无所知,是喜欢她的灵魂还是皮囊,还是直觉在作祟,都无从说起。

    但有时候感情就是这么不可言说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还牵动着人的心绪。

    哪有什么原由可讲,哪有什么因果可究。

    “柳公子,我真的不是坏人,数日前不知何故他们从清弋河将我抓走,途中我只隐约听到要将我和四大凶兽炼化为器。”

    “可是,我只是清弋河中的一只小妖,从不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法力平平,肯定是他们抓错了啊。”

    九婴不明白柳之墨在想什么,只担心他把自己当作坏人送走。

    她很怕再落入那群人手中,急急解释。

    从记事起便是孤单一人,但好在周边的人对她都亲近,过得也是自在如意。

    她从不曾离开过青弋河十里之外,也不知为何平白遭此祸端。

    九婴想起一路的惶恐和不安,心下戚戚。

    好在被挟持到淞江城时趁机逃出掌控,巧遇了柳之墨一行人,得以搭救。

    她很慌乱,很无助,眼神中充满委屈和期盼。

    她紧紧抓着柳之墨的衣袖,又觉不妥想要放开。

    可她很怕,没有一个人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没人帮她。

    柳之墨看着眼前的人一脸的惊慌失措,他从那双眼睛中读出了许多忐忑不安,还有焦灼的等待。

    他觉得她就像张单薄的小纸片一样被风吹到自己身边。

    带着自然的纯白,散着幽幽的清香,悄声无息的落入他心中,激起了风浪。

    她张张嘴又合上,像是要再说什么,最后还是望着柳之墨的一双深眸静静等待。

    “我信你。”柳之墨坚定的说出一句让两人都心安的话。

    那一瞬间两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一丝安然。

    九婴听到这句话,嘴角慢慢勾起,她的惶恐,无助,那些情绪慢慢消散不见。

    她的心像被什么暖呼呼的东西包裹着,多日的紧张变得有处安放,觉得四周都有了依靠。

    柳之墨说完看到九婴的神情,看着她的笑容,整个人也放松下来,情不自禁的为她沉迷。

    柳之墨露出一丝浅笑,他终于还是顺了自己意愿,不去想那些究竟,那些原由。

    他只忠于自己的心,想,便说便做就是了。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但如果你不想答,可以不说,好吗?”柳之墨柔柔的望着九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