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委屈巴巴
    “明虚境里的人的话你也信啊,我自出生便住清弋江边多年,从未与人有过任何瓜葛,谁知道他们编造了个什么鬼借口要抓我。我只知道他们要将我炼化为器法。”

    九婴觉得被欺负还被冤枉,语调竟有些委屈。

    “他们不由分说将我追击至此,我隐入屋檐躲避,不想竟被柳公子所救。心中感恩十分,哪有半分害人之心。”

    九婴许是多日奔波躲避有些疲惫,眼中露出倦色,不愿多做解释,反正他也不知道从何解释,本来就是件莫名其妙的事。

    “好了雪幽,你和梁尘先去休息吧。”

    “可是少主,他…”

    “没事,无须担心,九婴不是坏人。”

    梁尘拽着雪幽拖拖拉拉往门外走去,雪幽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警戒的盯着九婴,走到门口还扒着门框一副誓死护主的样子。

    雪幽是柳之墨小时在山涧中修习时捡到的一条黑白相间的小蛇,当时雪幽被一老鹰所伤,显了原形,在大雪里被冻的奄奄一息,柳之墨救下他后为他疗伤还输了法力,助他修成了人形。重伤后重新修习,所以雪幽一直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模样。

    梁尘与他相处许久,早就摸透了他的心性。便开口哄他

    “雪幽,方才路过街市,我看有许多样式的各地吃食,我一人去了,怕是被商贩蒙骗,你最懂这些门道,不如你把关,我们挑好的买来给少主?”

    雪幽一听有吃的,再加上梁尘那在他听起来是无比肯定他能力的赞许,马上拉着梁尘走到门外,冲柳之墨挥手。

    “少主,你等着,我片刻就回啊!”

    梁尘被他猛的拽跑,轻笑摇头,这小子,也太好哄了吧。哪天把他卖了他还得给我数钱呢。

    梁尘是柳之墨跟雪幽初入世时在一个小镇上遇到的一只小灰鼠。

    一头灰发高高梳起,凤眼高鼻,长得英俊中带点仙相。

    借了柳仙的名号在小镇里骗村民们给他摘仙果吃。

    被柳之墨逮到送给了雪幽,开玩笑说是当点心。

    好在聪明伶俐一直表现尚佳,柳之墨便留在身边了。

    九婴见雪幽走远,知道柳之墨故意将他俩支走,免得自己被为难,心下更是感激。

    他望向柳之墨,目光惶惑又天真,似又带着一丝安然。

    像是有了可靠的仰仗,不必再担惊害怕。

    虽不知明日如何,至少现下他是安全的。

    柳之墨起身走到九婴身边,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年。

    他缓缓抬起手托起九婴的下巴,打量着那俊美的面孔。

    不由的又在眼前浮现出了那少女的容颜。

    想起半日前初见他的那份心情,依然是心中如春风吹过般明媚。

    看着眼前的人,他心中百转千回,不舍得这种撩人心扉的感觉。

    又难以接受这突如其来的落差,眼前的人,忽的回到最初,又忽的将他拉回现实。

    柳之墨片刻回神,心笑自己想这些又有何用。

    就算九婴是女儿家,她年纪尚小,自己的情意何时才能被知晓不说,就算明了了。

    她又怎么会如愿也像自己一样倾心相对呢。

    “明虚境里的人的话你也信啊,我自出生便住清弋江边多年,从未与人有过任何瓜葛,谁知道他们编造了个什么鬼借口要抓我。我只知道他们要将我炼化为器法。”

    九婴觉得被欺负还被冤枉,语调竟有些委屈。

    “他们不由分说将我追击至此,我隐入屋檐躲避,不想竟被柳公子所救。心中感恩十分,哪有半分害人之心。”

    九婴许是多日奔波躲避有些疲惫,眼中露出倦色,不愿多做解释,反正他也不知道从何解释,本来就是件莫名其妙的事。

    “好了雪幽,你和梁尘先去休息吧。”

    “可是少主,他…”

    “没事,无须担心,九婴不是坏人。”

    梁尘拽着雪幽拖拖拉拉往门外走去,雪幽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警戒的盯着九婴,走到门口还扒着门框一副誓死护主的样子。

    雪幽是柳之墨小时在山涧中修习时捡到的一条黑白相间的小蛇,当时雪幽被一老鹰所伤,显了原形,在大雪里被冻的奄奄一息,柳之墨救下他后为他疗伤还输了法力,助他修成了人形。重伤后重新修习,所以雪幽一直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模样。

    梁尘与他相处许久,早就摸透了他的心性。便开口哄他

    “雪幽,方才路过街市,我看有许多样式的各地吃食,我一人去了,怕是被商贩蒙骗,你最懂这些门道,不如你把关,我们挑好的买来给少主?”

    雪幽一听有吃的,再加上梁尘那在他听起来是无比肯定他能力的赞许,马上拉着梁尘走到门外,冲柳之墨挥手。

    “少主,你等着,我片刻就回啊!”

    梁尘被他猛的拽跑,轻笑摇头,这小子,也太好哄了吧。哪天把他卖了他还得给我数钱呢。

    梁尘是柳之墨跟雪幽初入世时在一个小镇上遇到的一只小灰鼠。

    一头灰发高高梳起,凤眼高鼻,长得英俊中带点仙相。

    借了柳仙的名号在小镇里骗村民们给他摘仙果吃。

    被柳之墨逮到送给了雪幽,开玩笑说是当点心。

    好在聪明伶俐一直表现尚佳,柳之墨便留在身边了。

    九婴见雪幽走远,知道柳之墨故意将他俩支走,免得自己被为难,心下更是感激。

    他望向柳之墨,目光惶惑又天真,似又带着一丝安然。

    像是有了可靠的仰仗,不必再担惊害怕。

    虽不知明日如何,至少现下他是安全的。

    柳之墨起身走到九婴身边,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年。

    他缓缓抬起手托起九婴的下巴,打量着那俊美的面孔。

    不由的又在眼前浮现出了那少女的容颜。

    想起半日前初见他的那份心情,依然是心中如春风吹过般明媚。

    看着眼前的人,他心中百转千回,不舍得这种撩人心扉的感觉。

    又难以接受这突如其来的落差,眼前的人,忽的回到最初,又忽的将他拉回现实。

    柳之墨片刻回神,心笑自己想这些又有何用。

    就算九婴是女儿家,她年纪尚小,自己的情意何时才能被知晓不说,就算明了了。

    她又怎么会如愿也像自己一样倾心相对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