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蛇君仙上
    九婴一脸得意的炫耀自己的杰作,完全没注意到三个人在一旁的错愕震惊。

    柳之墨只觉得胸口一顿,一种沮丧和无奈的感觉迅速的将他包围起来。

    短短的一瞬间从天上坠入深崖。

    他盯着九婴,目光炽炽,想把眼前的人望回最初的样子般不肯移开视线,眼中期盼中又带着惋惜。

    他想说些什么,可是他居然有些慌,不知道如何开口,亦不知如何才能接受这个事实。

    一向淡漠如水的他,像是平静的湖面起了涟漪,久久不散不静。

    梁尘眼尖看出柳之墨心中疑惑,便站出来问个究竟:“九婴姑娘,啊不,公子,敢问你这是?”。

    九婴这才想起自己突然变成个彻头彻尾的男儿怕是惊到了大家,赶忙解释:“这是我真身啊,只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吵杂声打断,只见街口一群兵将样子的人朝此处飞奔而来。

    带头的边跑边喊:“快跟上,寻灵波指向那里!”

    “不好,他们追来了”

    九婴走到柳之墨面前,神色焦急,一把拉住他的衣袖:“柳公子,救我啊!”

    柳之墨看着眼前片刻间将他的心从情丝缭绕般蜜甜到绞痛揉捏的人。

    下意识里还是不忍拒绝。

    他执起九婴的手,轻轻将手中的折扇放到九婴手中:“这个你拿在手中,是顶阶神器,可护你气息不露,不被查觉。”

    这折扇其实是御龙杵化成的障眼法,是柳之墨出生之时天界的天帝送来的贺礼,法力强大无比。

    九婴握住折扇,只觉一股气流自外而内向金丹内收敛而入。

    片刻间自己周身的灵力便被遮挡的没了痕迹。

    九婴大喜,拉着柳之墨高兴的雀跃起来。

    这时那群人己到门前。

    一行六人全是统一的紫金渲染劲袍,身罩沿金软甲,腰系支纹玉带,头戴薄边锦帽。

    带头的那位张望一番满脸狐疑:“奇怪,寻灵波明明探到在这边啊。”

    柳之墨见这衣着打扮便知这是天界四大天师秦逊的兵将。

    五大仙家中狐仙紫炎最为阴险狡诈,一直野心勃勃,不但拉拢了黄仙华灿,还勾结天界心怀叵测之人。

    这秦逊与狐仙紫炎非常交好,二人合力创办了明虚境,专门培养了一批身怀绝技忠心不二的手下。

    这批人擅长解决任何棘手问题,小到寻人接物,大到弑神杀魔。

    不论好坏。只要你有求,并且有足够的酬金或圣器,他们都敢接应并说到做到,毫不客气手软。

    柳之墨看向身旁一脸纯真的九婴,心中疑惑他到底是什么人值得被这群人搜寻?

    带头的首领望了一圈视线停在柳之墨身上,看他身边跟着三个小子。

    两个有仙力,一个觉得眼熟,但好像又真的没有见过的样子。

    疑惑完更是觉得此人肯定不是一般过路仙家,而且看上去也不好惹。

    于是走过支躬身鞠手道:“叨扰了,不知仙人刚刚有没有看见一个十七岁上下的女子神色匆匆经过?”

    柳之墨不做声,坐在厅旁椅子上悠悠品茶,使了眼色给梁尘。

    梁尘会意,回礼拱手道:“我家公子方才一直在屋内,不曾见过什么女子经过。”

    紫衣首领看这几位身份不凡,想必也是根本不认识九婴,于是更放下了戒心。

    “在下明虚境乔幕,看仙人面生,敢问来自哪个仙阁之处?不知能否结识仙人,如有能效力之处也好方便差遣在下。”

    柳之墨心道这帮老狐狸,走哪都不忘拉买卖。

    转念一想,蛇族向来不与任何人结仇闹生份。

    即使再不喜欢也还是要给对方个体面。

    柳之墨放下茶杯道:“小生柳之墨,自盈柳山上来。”

    乔幕心中惊讶,心道原来如此,他竟然是蛇君。

    想当年从出生就轰动天地,生来便化了人形,真身竟是万年一遇的墨金蚺,历数万年最多也只是出世过绿蚺,便很是罕见。

    墨金蚺不同之处在于,是卵胎生,自打在娘胎便自行发育,与母体没有任何物质交换,全然只靠自我吸食万物灵气长大。

    初生便有极纯仙力,与天界的龙子不分伯仲。

    早年一直修行避世,不想今日竟在这遇见。

    真是天助我也,这大腿可真是要抱往了啊!

    乔幕赶忙行礼:“小人不识,原来是蛇君,失礼之处还望见谅啊。”

    九婴在一旁听完这番话也傻眼了,自己误打误撞居然被大名鼎鼎的蛇君救了。

    然而刚刚自己还躺他怀里,还拽他袖子,还打闹逗趣,天啊,这样的出场方式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