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难得的假期
    “哥,哥,哥!你快点!”泠真十分不满地朝着泠严喊到,“这才逛了半个时辰你就不行了,这样还怎么参加四国论战。”

    听到这话,泠严是一肚子委屈。陪四个女生逛街看似是一桩美差,但实际上,泠严宁愿和泠天逸打上三天三夜也不愿意和泠真逛半个时辰的街。在刚刚的半个时辰里,四个女孩将逛过的所有店铺洗劫一空,泠严随身携带的储物锦囊早已被装满,并且他的身上也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

    “我……咱们不能歇一会吗?”泠严早已身心俱疲,这种疲劳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劳,更是精神上的疲劳。

    “歇一会?”泠真转过身来,看着泠严,不解的问到:“你已经很累了吗?”听到泠真询问,泠严连忙点头。 泠真又转过身去问向其他人,“你们呢?你们累吗?”让泠严感到绝望的是,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我还好。”巫琳韵说到,“清儿呢?”

    泠清摇摇头,说到:“清儿不累,严哥哥真的很累了吗?”

    “哎呀。”泠真走到泠清身边,拉着泠清继续向前走,“他累什么呀,他就是太矫情了,别管他,我们继续逛。”泠清回头看了一眼泠严,泠严朝她摆摆手,意示她不用管自己,泠清这才回过头去,被泠真拉着继续逛街。

    走了没多远,泠严就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等他们走进一看,发现正是风尘和严肃二人。泠严看向他们时,他们两个也正好看了过了,看到泠严提着大包小包,两个人又同时把头扭了过去,动作出奇的一致。很不幸,两人并没有逃过泠真的眼睛。

    “哟。”泠真朝着风尘和严肃走去,“这不是风尘和严肃吗,正好,你们也来帮忙提东西吧。”

    “不……我们还……有……”风尘连忙摆手,想要拒绝。

    “还有什么?”泠真眯着眼睛看向两人,看的风尘后背一凉,连忙改口说到:“不不不,我们没事,我们没事。”而严肃则已经很配合的走到泠严面前,从泠严身上接过几个袋子,一言不发的站在几个女生的身后。

    “严肃,你……”风尘彻底绝望,他仿佛认命一般走到泠严面前,学着严肃从泠严那里接过几个袋子,一脸铁青的站到严肃身边。

    “这才对嘛。”泠真双手抱胸,一脸神气地朝前走去,“走吧,我们继续逛!”于是一行人便在泠真的带领下,继续朝着购物街进发,直到……直到泠真看到从一家店里又出来四个熟悉的身影。

    “舒文,舒文,咱别逛了,我快累死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泠严仔细一看,发现说话的人正是之前和他们战斗过的泠天逸。站在泠天逸旁边的则是泠皇战队的副队长,泠天威。在二人前面的则是泠皇战队的两个女生,泠舒文和泠舒静。

    “是啊,舒静,咱们都已经逛了一个上午了。”现在说话的是泠天威。而两个女生却并没有回话,而是摸摸转过身来,十分默契的给了泠天逸和泠天威二人一人一拳。二人吃痛,只得捂着头跟在两个女生身后,直到……直到二人的视线与泠严等人的视线相对。

    “泠严!”

    “泠天逸!”

    两个人同时丢下手中的东西,朝着对方冲了过去。一阵刺耳的金属碰撞声过后,众人发现,二人不知何时竟厮打在一起,并且还时不时传来阵阵咒骂声。

    “泠严你个混蛋!上次不小心让你找到了我们的弱点,才让你侥幸获胜,没想到让我从这里又遇到了你,看你今天往哪逃。”泠天逸朝着泠严发出一道剑气,但是被泠严轻松躲过了。

    泠严则发动影遁绕到泠天逸的身后说到:“靠,你这个混蛋,还能把自己的队友再拉回来,哪有你这样的!”

    “老子就拉!你不服吗!”

    “我靠!看老子今天怎么教训你!”

    “……”

    “……”

    其他几个人就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两个人打得不亦乐乎,眼前的场景让所有人都感到无语。这件事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泠水祭最强的两支队伍的队长居然好无原由的当街打架,并且居然如同泼妇一样在大街上对骂。

    二人越打越远,渐渐的里众人的视线越来越远,最后居然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最后还是泠真反应了过来。

    “靠!”泠真气的直跳脚,“那两个混蛋!居然趁机逃走了!不可原谅!”听泠真一说泠舒文和泠舒静也反应了过来,而泠天威还有风尘则一脸铁青,不停地在暗地里埋怨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加入泠严他们的战斗。

    此时,作为当事者的泠严和泠天逸正坐在泠水皇城的某个酒馆里喝着酒。

    “这次,还是多亏天逸兄了。这杯我敬你。”泠严朝着泠天逸举杯,随后一饮而尽。

    “哪里哪里,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还多亏了泠严兄弟配合的默契啊。”泠天逸同样举杯,一饮而尽。

    “可是。”泠严放下手中的被子,身子微微前倾,“天逸兄,你有没有想过,咱们回去该怎么解释呢?”

    “怕什么。”泠天逸伸直双腿,以一个非常放松的姿势靠在椅子上,“能躲一时是一时,我就不信她们还能找到这里。”

    “哦,是么,泠天逸?”

    就在这时,泠天逸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甜腻诱人的声音,但是这声音在他听来,不啻于恶魔的低语。而泠严则十分不义气的发动了影遁躲了起来,朝着大门口溜去。但是,很不幸,就在泠严即将离开酒馆时,他感觉自己的领子好像被谁拉住了。他回头一看,发现泠真正冷冷地盯着他。

    “跑啊,怎么不跑了。”泠真冷冷的说到。

    泠严连忙录出身形,硬生生的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对泠真说到:“我……我没跑……我……我这是准备去找你呢……”

    “你以为……我会信吗?”泠真拉着泠严的领子朝门外走去,“你不是喜欢打架吗,正好,我来陪你练练。舒文,你们家那位呢?”

    “我们家这个就不烦你了。”泠舒文学着泠真的样子拉着泠天逸的领子朝门外走去,“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跟着二人一同赶来的人就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一切发生,没有阻拦也没有人离开。只不过泠天威还有风尘则偷偷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暗自清醒自己没有真的跟他们掺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