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不一样的一夜
    泠严连忙跳开,朝着泠空摆摆手:“前辈千万不要这样,要说抱歉的应该是晚辈才对。不过前辈不需要太过伤心,晚辈相信,真正的泠峰皇室,一定还活着,一定正在大陆的某个地方生活着。前辈一定要坚强才行。”

    “是啊是啊。”泠空直起身子,脸上早已是老泪纵横,“对,你说的没错,我的峰儿一定还活着。”

    “就是就是。”泠真突然插嘴到,“泠副院长就不要伤心了,您现在还是把自己的身子养好,争取可以活到见到泠峰皇叔的那一天。”

    泠严觉得泠真说话有些不太妥当,连忙喝止泠真:“真儿,怎么说话呢。”

    “不。”泠空摇摇头,“真儿说的对。老夫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活到见到峰儿那一天。”

    “是啊。”泠崖也走了过来,“泠副院长,您先回去休息吧,这些天难为你了。”

    泠空点点头,朝着泠崖抱拳说到: “那老夫就先告辞了。”说完,泠空又看了一眼地上的灰烬,叹了一口气离开了宴会厅。

    送走泠空后泠崖便对宴会厅其余的宾客说到:“各位,实在不好意思,让大家受惊了。正如大家所见,泠水国的内奸已经被揪出来了,现在大家可以放心的参加宴会。”

    听到泠崖的话,宾客们都松了一口气,随着悠扬的音乐响起,庆功宴继续进行,仿佛刚才什么事没有发生过。众人尽情的狂欢着,大家一起分享着美食,品味着美酒,直到深夜宾客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严哥哥,你喝多了。”泠真和泠清扶着喝的醉醺醺的泠严,一步一晃地朝着泠严的房间走去。

    “没……没有……这……这才哪……哪跟哪啊……”泠严打着酒嗝,结结巴巴地说到。

    “真的是。”泠真一脸无奈的说到,“自己酒量不行还非要逞能,明明一杯的量,结果喝了这么多杯。”

    听到这里,泠严有些不满地说到:“我……我这不是……嗝……不是高兴嘛……”

    “好好好……你现在快去睡觉吧。”泠真和泠清吃力的扶着泠严躺到床上,回身却发现小玉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

    “啊!吓我一跳!”泠真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小玉则朝着泠真和泠清行礼,随后说到:“珍雪公主,清雪公主,小玉惊吓到你们了,十分抱歉。公主,你们劳累了一天,一定很疲惫了。照顾皇子殿下这件事就交给小玉来做好了。”

    泠真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泠严,又看了看小玉,想了想说到:“这样也好,那我们先回去了,我这个笨蛋老哥就拜托你了。”

    “是。”小玉再一次朝着泠真和泠清行礼,目送着二人离开泠严的房间。临走之前,泠真多次回头看向小玉,她总觉得小玉今天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只好摇摇头,拉着泠清离开了。

    “呼~”看着泠真和泠清离开,小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靠在泠严的床边,叹了一口气,随后站起身来,眼神复杂的看着泠严。

    “真的要这么做吗……”小玉轻轻的抚摸着泠严的脸颊,却发现泠严突然睁开了眼睛,抓住了自己的手。小玉被吓得不轻,连忙抽回自己的手,站在床边说到:“既然皇子殿下醒了,那小玉就先告辞了。”说完便转身要离开。

    泠严也不挽留,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小玉,说到:“你来这里,不仅仅是来照顾我的吧。”听到泠严的话,小玉愣住了,她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极了。

    泠严坐起身来,靠在床头上,看着小玉说到:“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喝醉了?我只不过是想找个借口提前开溜罢了。说吧,小玉,你来找我到底是为何事?”

    小玉依旧没有说话,实际上在泠严看不到的地方,在小玉的内心里,正上演着一场激烈的斗争。

    我……我到底要不要……还是算了……那种事情……怎么能这么随便……可是……这可是皇后娘娘的命令……况且……我……我对他……也有那么……一丢丢的好感……他应该不会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吧……嗯……决定了……

    泠严侧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小玉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突然小玉猛然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盯着泠严,把泠严盯得心里发毛。

    “喂……”泠严伸手从小玉面前晃了晃,“你一直盯着我干什么?”结果小玉一把抓住泠严的手,紧接着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怕到了泠严的床上。小玉的动作是如此的迅速,以至于让泠严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有。

    看到小玉脱掉了衣服,泠严先是吃惊的睁大了眼睛,然后又意示到这样不太好,又赶紧扭过头去,把被子披到小玉身上说到:“你……你脱衣服干什么……赶紧穿上……”泠严虽然一副深恶痛疾的样子,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瞥一眼小玉的没有穿衣服的身体,毕竟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的身体。

    小玉抓着被子,一脸幽怨的看着泠严说到:“我要做什么,你能不知道。喂!你别从那里装受害者,这种事怎么能让女孩子主动呢。”小玉说完,把脸蒙到被子里,小声地说到:“要不是皇后娘娘,我才不会……”

    听到这里,泠严愣住了。母后,母后为什么要这样做,母后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见泠严一直没有反应,小玉再也无法忍受。她掀开被子,一下子扑倒泠严身上,开始撕扯泠严的衣服。

    “喂喂!小玉,你别撕我衣服啊!”

    “谁让你半天都不理我的!快点!”

    “等等等等!你知道怎么做吗?”

    “不知道!反正一会就知道了!”

    “喂喂……”

    两个人就这样折腾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泠严醒来时头还有些许的疼。他看了看睡在身旁的少女,忍不住亲了亲她的脸颊,轻轻的为她盖好被子,随后翻身下床,紧接着耳边传来小玉的声音。

    “殿下,您醒了,让小玉为您更衣吧。”说完,就拿过衣服,一件一件穿在泠严身上。泠严任由小玉为自己穿衣服,他静静地看着小玉,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只知道, 泠鸢的做法,让他无形之间多了一份责任,只是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辜负这个女孩,虽然,这并不是他能避免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