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平定风波
    “额……啊啊啊……”泠峰捂着自己的喉咙,“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没什么……”泠严微微耸肩,“仅仅是一杯普通的红酒,不过……加了一滴你父亲的血而已。”

    “你!”泠峰捂着自己的胸口,发现自己胸口如同要炸裂一般,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但是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不一会,泠峰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异样。

    “泠严!”泠峰捂着胸口,伸出一只手指向泠严,“你之前杀害我儿,又陷害我父亲入狱,如今又要对我下毒手,你究竟是何居心!”

    泠峰说这话时脸上露出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好像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他本想借机让泠严难堪,顺便攻击一下泠崖,却发现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回应他,甚至都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还时不时地对他指指点点。

    “你的父亲。”泠严的脸上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泠峰,你现在还认为你有资格叫泠空副院长一声父亲吗!”

    泠峰心里充满了不安,但他还是死死地硬撑着:“大胆,本王的名讳也是你能直接叫的吗!”

    “大胆!”就在这时,一声炸雷般的怒吼突然响起,众人连忙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刚才那声怒吼居然是泠崖吼出的。

    “来人呐!把他给朕拿下!”泠崖一拍座位,竟然将自己身下的座位直接拍成了零件。随着泠崖一声令下,几个侍卫很快出现,将泠峰摁在地上。

    “皇兄!”泠峰仍然在不停地挣扎着,“臣弟究竟做错了什么,皇兄为何要如此对待臣弟。”

    “你还不知道吧。”泠严一脸看戏的表情,他晃晃悠悠的走到泠峰面前,“在我们泠水国,有一种独特的认亲方式,那就是让自己的亲人喝下自己溶有自己血液的酒水,如果是血亲,那么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如果不是……就会发生刚才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所以,我们现在可以肯定,你,不是我们泠水国人!”

    “一派胡言!”泠峰挣脱了束缚,“你说那是我父亲的血液,那你又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

    “老夫可以证明!”又是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突然从人群中冲出一个人影,当那人影站稳时,人们发现那个人影居然是泠空。

    “你这孽畜!那滴血是老夫亲眼看着泠严从老夫身上取走的,现在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刚才发生的事泠空自然全部看在眼里,本就脾气暴躁的他自然不会控制自己的脾气。

    “我……”

    “够了!还要我说几遍!拿下!”泠峰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泠崖却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泠峰突然捂着脸大笑起来,“这可是,你们逼我的!烈焰龙卷!”泠峰突然拿出长枪挥舞起来,瞬间,一个红色的巨大龙卷风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卷入空中,而泠严还有泠空则在第一时间脱离了泠峰的攻击范围。

    “别让他跑了!拦住他!”泠严大喝一声,早已做好准备的众人立刻冲了出来,将泠峰团团围住,甚至连泠崖也冲了过来。

    “速战速决!”泠严连忙下达指令,却只看到泠崖挥舞着大刀朝泠峰冲了过去。

    “父皇!”泠严想要拉住泠崖,但仍旧慢了一拍,他连忙朝着其他人喊到:“快协助我父皇拿下泠峰!”说完便直接发动影遁出现到泠峰的身后,但是却被泠峰放出的热气逼的无法近身。

    “就是你们几个,坏了老子的好事!也好,今天老子就把你们几个一起干掉好了!炎爆杀阵!”泠峰高举长枪,一个巨大的法阵从他的脚底出现。

    “护体罡气!”泠崖将大刀举过头顶,一个蓝色的光球将泠严等人笼罩在内,但是仍旧不能够抵挡泠峰的攻击。泠峰的法阵冒起了耀眼的红光,轻而易举的将泠崖的护体罡气击碎,将几个人炸飞到宴会厅的各处。

    “孽畜休的伤人!”泠空不知何时出现在泠峰面前,泠严只见泠空朝着泠峰的头部拍去,一掌就将泠峰的头拍得陷进了地面之中。 泠空已经不肯轻易放过泠峰,他一把将泠峰从地上提了起来举到面前,恶狠狠的说到:“说!你在我们泠水国潜伏了多长时间!还有,我儿子泠峰到底在哪里!”

    “嘿嘿……”泠峰满脸是血的看着泠空,他咧开嘴笑着说到:“反正我的任务失败了,告诉你也无妨。老子来你们泠水国已经20年了,至于你儿子泠峰……嘿嘿……嘿嘿……早就死的渣都不剩了!”

    “你!”泠空气的胡子都歪了,他挥拳便朝着泠峰打去,却被泠崖拦住了。

    “泠副院长,先留他一命。”泠崖从泠空的手里接过泠峰,“朕问你,你的幕后主使是谁,究竟是什么人派你来暗算朕?”

    泠峰咧嘴一笑说到:“告诉你也无妨,我后面的那位大人,当然是……啊!”泠峰的话还没有说完,泠崖就发现一道蓝色的火光射入了泠峰体内。

    “小心!”泠严感觉情况不对,连忙朝着泠崖扑了过来,将泠峰一脚踢了出去。泠峰从地上翻滚了几圈,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不一会,泠峰身上燃起蓝色的火焰,泠峰的身体被蓝色火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焚烧着,不一会就将泠峰烧成了一摊灰烬,一阵风吹过,将泠峰存在过的最后一丝痕迹抹去。

    “谁!”泠空连忙看向四周,却并没有看到任何人。泠严想要冲出宴会厅去寻找,却被泠崖拦下了。

    “严儿,不要追了,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处理好这件事。”泠崖有气无力的说到。泠峰不是他的弟弟,这是他最不愿意接受的事情,这么多年来,他都一直认为泠峰是受了烈火国的蛊惑才会联合外人来暗算他,没想到……

    “唉~”泠空哀叹一声,他走到泠严面前,对泠严说到:“没想到短短的几天,老夫的孙子没了,连儿子也没了。不过老夫还是要向你道谢,如果不是你,老夫可能还被那个孽畜蒙在鼓里。”说完便朝着泠严抱拳行礼。

    泠严连忙跳开并朝着泠空回礼,“前辈过奖了,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晚辈才对,这些天,让前辈受委屈了。不过,晚辈相信 真正的泠峰皇叔没那么容易就死去,他现在一定还活在大陆的某个角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