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晚宴风波
    “诶?” 小玉一脸震惊的看着泠鸢,“娘娘……什么特殊方法……”

    泠鸢走到小玉身边,悄悄地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小玉听得满脸通红,但还是点了点头。看到小玉点头,泠鸢十分满意的离开了小玉的房间。

    泠鸢离开房间之后的事,泠严当然不知道,他虽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心里仍旧感到有些烦闷,突然,他一拍脑袋,从床上跳起来大喊到:“坏了,把正事忘了!”说完就飞一样的冲出了房门,直奔着地牢跑去。

    地牢里,泠严站在泠空的牢房前。

    泠严敲了敲泠空牢房的牢门,说到:“泠副院长,学生泠严来请您参加今天晚上的晚宴,还请您赏脸能来参加。”

    “哼!”泠空坐在牢房内,他扭过脸去,冷哼一声,“老夫才不会去参加你们那什么狗屁晚宴。”

    “真的吗。”泠严出现在泠空的牢房内,“泠副院长,我想,你会对今晚的内容感兴趣的。”

    “滚开,别打扰老夫的清净!”泠空仍旧驱赶着泠严。

    泠严无奈的耸耸肩,说到:“来不来可由不得你,不过话说回来,你也是个可怜人。”

    “可怜人!”泠空扭过头来怒视着泠严,“老夫还用不到你来同情!”

    “好好好……”泠严摆摆手,“我这次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我这次来,是来找你取点东西。”

    “快走!老夫什么东西都不会给你!” 泠空再次准备回身驱赶泠严,却发现手臂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道红线,仔细一看发现胳膊上原来多了一道伤痕,伤痕上还带着几滴鲜红的血液。

    “你!”泠空连忙抬头怒视泠严,却发现泠严已经出现在了牢房外面。

    “多谢了,泠空副院长,泠严先告辞了。”泠严背对着泠空,他伸出右手朝着泠空挥了挥手,“淩副院长,晚上再见啦。”说完,也不等泠空回应就径直离开了地牢。空荡荡的地牢里一直回荡着泠空的声音。

    “泠严!你这个混蛋!老夫一定会为小度报仇的!”

    离开地牢,泠严来到了泠崖的寝宫与泠崖商谈今晚的晚宴的注意事项。当二人商谈的差不多时晚宴也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父皇。”泠严说到。

    “嗯。”泠崖点点头,“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了,不过这件事可不是小事,如果事情出现什么意外,你可一定要想好对策。”

    泠严拍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说到:“父皇放心,儿臣这次行动有很大的把握,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出现什么意外,儿臣也有办法应对,父皇就静待儿臣的好消息吧。”

    “嗯。”泠崖点点头,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却听见门外传来小玉的声音。

    “陛下,皇子殿下,晚宴要准备开始了。”

    泠严拿出怀表,发现离晚宴开始已经不到半个时辰了。他站起身来,对泠崖说到:“既然这样,那儿臣就先告退了。”

    泠崖点点头说到:“嗯。你先回去吧。”

    离开泠崖的寝宫后,泠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衣服。泠严并没有换上专门为为为晚宴准备的礼服,而是换上了一身合身的劲装。他检查了一下之前准备好的东西,缓缓的朝宴会厅走去。来到宴会厅,泠严发现泠神战队的其他人早已来到,他们分布在宴会厅的不同位置,像是垚震,就在餐桌旁边大吃特吃,风尘则端着一杯酒和一位穿着华丽的女子交谈,而严肃则静静地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闭目养神。

    宴会厅的中央放着两张椅子,很显然是专门为泠崖和泠鸢准备的。

    在找到所有人之后,泠严便找了一个人少的位置坐了下来,一边吃着餐桌上的食物,一边密切关注着宴会厅的情况。

    “雪崖大帝驾到,全场起立!”宴会厅的一个侍卫突然大喊到,厅内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站起身来看向门口。伴随着众人的目光,泠崖被泠鸢搀扶着走进了宴会厅,泠鸢身穿一身华丽的浅蓝色晚礼服,虽已不在年轻,但是举手投足之间还是显露出一种高贵的气质。相比于泠鸢,泠崖的装扮就显得不伦不类。泠崖并没有像泠鸢一样穿上华丽的礼服,反而像泠严一样穿上了一身合身的劲装。

    泠崖和泠鸢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的走到了宴会厅中心的座位。泠崖拉着泠鸢的手,轻轻地坐在椅子上。

    “各位,”泠崖依旧握着泠鸢的手,“今天的宴会是为了庆祝泠神战队的优秀学员的胜利,大家尽情的玩乐吃喝,不需要有什么顾虑。别的话我也不说了,我宣布,晚宴开始!”

    随着泠崖一声令下,宴会厅厅里响起了悠扬的乐曲。宾客们一边欣赏着音乐,一边品尝着美食,宴会厅里呈现着一副和谐的画面。而泠严则端着一杯酒,来到了一个没有人的角落,他从储物锦囊中拿出一小瓶红色液体,倒进酒杯中,由于液体的颜色和酒的颜色十分相近,二者很快就融为一体。

    “呼~”泠严擦了擦头上的汗,长舒了一口气,“大功告成。”泠严端着酒杯在宴会厅里四下闲逛,很快就找到了目标。

    “皇叔。”泠严端着酒杯,来到泠峰面前,“皇叔进来可好?”

    泠峰的脸色本就不好看,见到泠严来到自己面前,脸色更是变得如同黑炭一般,但是碍于周围这么多人,他也不好意思不搭理泠严。

    “原来是严儿啊,找皇叔有什么事情吗?”泠峰冷冷的问到。

    泠严将手中的酒杯举到泠峰面前,说到:“侄儿最近弄到了一瓶好酒,特地带来给皇叔尝尝,也算是,给皇叔陪个不是。”

    泠峰盯着泠严手中的酒杯,既没有接过来,也没有拒绝。

    “怎么?”泠严将手中的酒杯举得里泠峰更近一些,“皇叔不敢喝吗?难不成,是害怕侄儿在酒里下毒?”

    泠峰看着泠严手中的酒杯,心里思绪万千。想到自己的计划眼看就要成功,却被泠严给破坏了,就算自己的身份没有暴露,火懿那里的处罚也是跑不了的,想到这里,泠峰心里更加恼火,于是便一咬牙,夺过泠严手中的酒杯。

    “喝就喝!我难道还怕你不成。”泠峰说完便一饮而下。

    “皇叔好酒量!”泠严夸赞到,心里却是十分难受。他为了骗泠峰和下这杯酒想了好多说词,却没想到一个简单的激将法就让泠峰喝下了酒。

    泠峰喝下酒之后,离开感到一阵胸闷,同时身上冒起耀眼的蓝光,他丢掉手中的杯子,跪在地上干呕了起来。泠严这里发发出了很大的声音,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全都看向向了这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