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辞行
    “母后,这……我……”泠严激动地语无伦次,“这……真的可以吗……”

    “难道严儿不想去清儿吗?”泠鸢轻轻握着泠清的手,静静地看着泠严。w

    “当然不是,可是……”

    “那就没什么可是了!”泠崖突然插嘴到,“啰啰嗦嗦的像是个男人的样子吗!”

    “是。父皇教训的是。”泠严傻笑着,“可是,清儿她现在还太吧。”

    “严儿也太心急了。”泠鸢嗔怪的看了泠严一眼,“清儿今年14岁,等清儿16岁时,严儿才可以娶清儿为妻。这样可以吗?”

    “可以可以。”泠严傻笑着挠挠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些什么,到最后还是泠鸢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天色不早了,陛下,妾身和清儿先告退了。”泠鸢站起身,对躺在床上的泠崖到。

    “嗯。”泠崖招招手,“你们先回去吧。严儿,你过来,朕有些事情要和你单独一下。”

    “是,妾身告退。”泠鸢拉着泠清向泠崖行礼,随后离开了泠崖的寝宫。

    “严儿。”泠崖朝泠严招招手,“坐到朕身边来话。”

    泠严坐到泠崖的床边,问到:“父皇,您单独留下儿臣,是为何事?”

    “是关于泠水祭还有四国论战的事。”泠崖神情严肃地看着泠严,“我已经从清儿那里听了,秦然打算让你们去参加四国论战。这简直是胡闹!”

    泠严连忙站起身来,朝泠崖抱拳到:“还请父皇息怒,秦院长做此打算自然有原因,还请父皇听儿臣解释。”

    “嗯。”泠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你吧。”

    泠严整理了一下思路,将这件事事情的前因后果如实的告诉泠崖,其中包括沐宇陆还有宁元凯对他们挑衅的事,以及泠度对泠真下毒事情,也一一告诉了泠崖。当然,泠崖听到的,自然是泠严添油加醋后的版本。

    “……就是这样,真儿身上的毒需要兽之层的四样神物。这件事情必须我亲自去才放心,交给其他人去办难免他人不会动歪心思。”泠严把自己的想法也一并告诉泠崖。

    “嗯……”泠崖闭上眼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的,的确有道理。可是……可是朕真的不想让你们再去冒险了。”

    “父皇!这件事关系到真儿的性命!”

    “是!朕知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们万一再有个三长两短,朕和你的母后该怎么办!”

    “……”泠严楞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泠崖的事情,他的确没有考虑到,或者是,他压根就不敢去想如果失败了会怎样。

    过了好半天,泠严才缓缓开口到:“父皇,儿臣向您保证,儿臣一定会平安回来,并且一定会为真儿解毒。”

    “朕……相信你……”泠崖叹了一口气,无力的低下了头,“朕累了,想要休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是。w”泠严向泠崖行礼,转身离开了泠崖的寝宫。他按照记忆回到自己的庭院,发现一切事物都和十年前一样,而且没有任何灰尘。泠严走到自己的床边,脱了鞋躺在床上,虽然已经十年没有从这张床上睡过觉,但是那种久违的熟悉感还是让泠严很快进入了梦想。劳累了一天,泠严难道睡个懒觉,直到中午泠严才被侍女叫醒。

    “殿下,殿下,您该起床了,已经到中午了。”侍女轻轻地推了推泠严,泠严爬在床上胡乱的挥着手。

    “嗯……我在睡一会……等等,玉,你刚才现在是什么时候?”泠严本想在睡一会,但是听到已经到了中午,便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把站在床边的玉吓了一跳。

    “已……已经中午了……殿下,您吓到我了。”玉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玉是泠严时候的贴身丫鬟,是泠鸢安排照顾泠严的起居,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玉与泠严同岁,泠严听玉,她的生日要比泠严晚一些,泠严便一直把她看做妹妹。泠严失踪之后玉便被泠鸢安排去照顾泠清。而现在泠严回来了,玉自然也就回来继续服侍泠严。

    “啊啊,不好意思。我居然睡了这么久。”泠严揉了揉太阳穴,睡的时间太长,让他感到有些头疼。

    “您昨天一定很累了吧。陛下和皇后娘娘都在等您用餐。需要我服侍您更衣吗?”玉话时一脸平静,但是泠严还是可以听出来她在强忍着不笑出来。

    “咱俩都这么熟了,就不用这样了吧。还有,我不是过,在我面前不用来这套吗。”泠严一脸无奈的看着玉,来也奇怪,泠严随出神在皇室,但是却没有丝毫纨绔子弟的娇纵跋扈,反而对那些礼节感到厌恶,因此他便在私下里要求玉与他朋友相称。

    “哈哈哈哈……你回来了,我这不是高兴吗。”玉再也憋不住,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泠严依旧是一脸无奈,但是脸上却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丝微笑,“别笑了。喂!别笑了!父皇和母后还等着我呢!”

    “对对对……”玉走到衣橱前,拿出一套华丽的蓝色礼服,“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回来,皇后娘娘还是会每年都吩咐我为你做一套衣服。因为不知道你的尺寸,所以一直是按照陛下的尺寸为你订做的衣服。你试试合不合适。”玉拿着礼服走到泠严面前,笑嘻嘻地递给泠严。

    泠严接过礼服,正准备脱下身上的衣服换上礼服,却发现玉仍旧站在原地笑嘻嘻地看着他。

    “我要换衣服。”

    “你换就行。”

    “你……不回避一下?”

    “回避什么?之前我帮你洗澡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样的。再了,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有见过。”玉一脸坏笑地看着泠严。

    “那是时候啦!”泠严的老脸一红,“你在不走,我就要换衣服了!”

    “换吧换吧,反正你又不吃亏。”

    泠严无奈,他不再与玉争论,厚着脸皮换上了礼服。结果脱下衣服时却再次听到了玉的声音。

    “啧啧啧,真没想到你的……身材这么好。清儿公主以后可有福了。”

    泠严则装作没听到的样子,胡乱的穿上礼服便夺门而去,玉则一脸坏笑地跟在泠严后面。

    虽然有些路痴,但是在自己家里,泠严还是认得路,虽然十年没有走过就是了。到了餐厅,泠崖和泠鸢早已在那里等候。

    “父皇,母后,儿臣来迟了。”

    “呵呵呵……昨天发生了那么多事,多休息一会也是应该的。”泠崖笑着招招手,让泠严坐下。

    “上菜!”随着厨师长一声令下,已经做好的菜肴陆陆续续的被端上了桌。这顿饭是泠严这些日子吃的最安心的一顿饭,这种和家人一起进餐的感觉让他感到十分安心。不过等到用餐结束后,泠严才注意到泠真泠清还有巫琳韵都没有出现。

    “父皇,真儿清儿还有琳韵她们去哪了?”

    “她们啊。一早就回学院了,本来朕想要排玉去叫醒你,但是被真儿拒绝了。她们吃完早饭就回学院了,临走时还让朕转告你,比赛交给他们就行了。”

    “坏了!”泠严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是给忘了!”

    “父皇!母后!儿臣先回学院了,等决赛的时候,你们可一定要来看啊!”泠严推开椅子,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留下泠崖和泠鸢在原地面面相觑。

    “这孩子,真是。”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