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缺失十年的亲情
    “父皇!”泠严一路拉着巫琳韵的手,火急火燎地赶到泠崖的寝宫,“父皇,儿臣回来了。w”泠严拉着巫琳韵走到泠崖的床边。巫琳韵见到躺在床上的泠崖,脸突然一红,连忙抽回自己的手,向泠崖行礼。

    “巫琳韵见过陛下。”

    “免礼,快快请起。”泠崖从床上坐起,仔细的大量着巫琳韵,刚才二人的微动作都被泠崖看在了眼里。

    “严儿,你可以治好朕,是真的吗?”

    “是,只要陛下愿意相信我,我有很大把握可以治好陛下。”

    “哦?很麻烦吗?”

    “不。”巫琳韵抬起右手点在自己的眉心,一阵白光闪过,巫琳韵的掌心之中多了一只白色的虫子,“这是冰蚕王,是我们风神一族的宝物,我的父亲在临终之前将它托付与我。有了它,便可以治愈陛下的病。”

    “这……这么贵重的东西……”泠严突然插了一句话,“师姐,这真是太麻烦你了。”

    巫琳韵白了泠严一眼,向泠崖解释到:“一会我会将冰蚕王引入您的体内,让它将您体内的蛊驱赶出来,您的病就会痊愈了。”

    “蛊……那是什么?”泠崖不解的问到,直到现在他都认为泠峰一直在给他下毒。

    巫琳韵想了想,向泠崖解释到:“您患的这种病,实际上是被人下了蛊。w中了这种蛊的人会被蛊慢慢地吸食精气,直到死去。方才我闻到您的身上散发出一种药物的气味,想必正是那种药物暂时压制了蛊的效果。”

    “那……朕该怎么做?”泠崖并没有听懂巫琳韵的话。

    “您把它吞下去便可。”巫琳韵将冰蚕王送到泠崖的嘴边,“不要嚼,直接吞下去。”

    泠崖皱了皱眉,一狠心,将冰蚕王吞了下去。冰蚕王进入泠崖的腹中后,巫琳韵便拿出横笛吹奏起来。冰蚕王按照巫琳韵的指示不停地在泠崖体内游走。而在泠崖看来,冰蚕王被自己吞进去后,从外面就只能看到一个蓝色光点在体内游动,不一会蓝色光点就遇到了一个红色光点。红色光点被蓝色光点撵的到处跑,最后竟跑到了泠崖的口中。

    “哇!”泠崖哇的一声吐了出来,一条红色的虫子被泠崖吐了出来。泠严眼疾手快,一把将那只虫子抓在手里。红色虫子被泠崖吐出了后,冰蚕王也从泠崖的口中爬了出来。巫琳韵伸手接住冰蚕王,将它收了起来。

    “师姐,这个怎么办?”泠严拿着虫子给巫琳韵看。

    “不要叫我师姐了,叫我琳韵就好。”巫琳韵接过虫子,举到眼前仔细的查看着,“这蛊已经吸食了陛下大量的精气,如果刚才贸然将它杀死,陛下也会有性命之危。泠严,你过来一下。”

    “嗯,怎么了?”

    巫琳韵把虫子递给泠严,到:“你去拿它泡酒,泡一星期左右,泡好后每天让陛下喝一杯。一个月后陛下的身体便会恢复如初。”

    “嗯。”泠严点点头,接过虫子,“我这就去办。”泠严拿着虫子走出寝宫,前脚刚迈出大门,就听见屋里传来咕咚一声。泠严连忙跑回屋内查看,发现巫琳韵晕倒在地上。

    “父皇,师……琳韵她这是?”泠严扶起巫琳韵,缓缓地向她体内输入灵力。

    “她应该是刚才为朕疗伤,消耗了大量精力。严儿,你先抱她去休息吧。”

    “是。”泠严将虫子收到储物锦囊中,抱起巫琳韵走了出去。

    “这个姑娘不错。”泠崖躺在床上,自言自语到,“严儿也大了,也该考虑一下婚事了。”

    泠崖的话泠严自然不知道。此时他抱着巫琳韵来到了一间空房,将巫琳韵轻轻的放在床上,为她盖上一床被子,便去处理药酒的事。

    当泠严处理完药酒的事,再次回到泠崖的寝宫时,发现泠鸢,泠真还有泠清都在泠崖的寝宫。见到泠鸢,泠严的心里突然涌上一股酸楚。他快步走到泠鸢面前,双膝跪倒在泠鸢面前,到:“儿臣不孝让母后担心了。”完,便要朝泠鸢磕头。

    见到泠严,泠鸢竟然楞在那里,看到泠严跪倒在自己面前,泠鸢这才反应过来,她一把将泠严拉起,搂到自己怀中。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让母后好好看看。”泠鸢伸出手抚摸着泠严的脸颊,“我的孩子长高了,瘦了,也更帅了。”着话时,泠鸢的脸上流下了几道泪痕。

    “母后,孩儿好想你。”泠严紧紧的抱住泠鸢,将头深深的埋在泠鸢的胸前。这一次,泠严并没有压抑自己的感情,他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似乎想把这十年来受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唉~”泠崖轻叹一声,并没有打扰他们母子二人,一旁的泠真和泠清也早已泣不成声。

    “母后。”泠严松开泠鸢,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母后你知道吗,父皇的病已经治好了。”

    “孩子,母后知道了。母后还知道,是你找人治好了你的父皇。”泠鸢走到泠崖的床边,坐了下来,亲亲的握住泠崖的手,“这些年来,我和你父皇没有为你和真儿做任何事,没想到你一回来,便治好了你父皇的病。”

    “母后,这都是孩儿应该做的。”

    “严儿,你今年应该18岁了,对吗?”泠鸢话锋一转,突然问到。

    “嗯,前两天刚刚过了生日。”泠严有些奇怪,不知泠鸢突然这个有何用意,但还是如实的回答了。

    “18了……严儿,你有没有喜欢的姑娘?”

    泠严一愣,下意识的看向泠清,又连忙收回目光,到:“没……没有……”完便深深地低下了头,不敢抬头看泠鸢的眼睛。

    “真的没有吗?”泠鸢朝泠清招招手,让泠清坐到自己身边,“我看,严儿是看上了清儿吧。”

    “!!!”泠严连忙摇头否认,“清儿是我的妹妹,我怎么能……”

    “清儿不是我们亲生的,这件事严儿应该是知道的吧?”

    “是……可是……”

    “你喜欢清儿吗?”

    “……”泠严沉默了,他不想欺骗泠鸢,更不想欺骗泠清,“喜欢。”

    “那就足够了。”泠鸢慈爱的看向泠清,轻轻地抚摸着泠清的头发,“只要你开心,其他的事情全部都不要紧。我和你的父皇已经不想在失去你了。更何况,清儿这么好的女孩,嫁给别人,我可舍不得,也只有我儿子才能配得上。”

    “……”泠严老脸一红,被泠鸢一,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清儿。”泠鸢拉起泠清的手,“你愿意嫁给你的严哥哥吗?”

    “母后,嫁给严哥哥……是什么意思?”

    “就是一生一世在一起,永远不分离的意思。”

    “这样吗?清儿愿意和严哥哥永远在一起。”

    泠清的话犹如一道清泉,缓缓地流进了泠严的内心,从那一刻起,泠严便完全放下了心里的芥蒂,完完全全的接受了泠清。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