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仇纪歆?巫琳韵?
    “此……此话当真?”泠崖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多年来无法根治的病痛,让他连泠严的话都不能完全相信。w

    “是。儿臣的一位朋友告诉儿臣,她有可以治愈父皇的办法。儿臣认为,不管是真是假,先让那位朋友前来查看一番在做定论。”泠严之前听仇纪歆可以治愈泠崖,不免会有些激动,现在冷静下来,仔细回想仇纪歆的话,好像存在许多疑点。

    “嗯,就照你的办吧。”泠崖点点头,躺会床上。

    “真儿。”泠严喊过泠真,“你留下照顾父皇,我去请仇师姐回宫。”

    “我……”泠真想要和泠严一起去找仇纪歆,可是她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泠崖,点点头同意了,“好吧,那……你要心。”

    这时,站在一旁的秦然走到泠严面前到:“我和你一起回去吧,学院那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

    “也好,和师父一起,就不用担心泠峰了。”

    二人就此向泠崖告别,一刻不停地回到了泠水学院。在回去的路上,泠严问秦然到:“师父,您,父皇的病,真的是病吗?”

    “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然听不懂泠严的话,实际上泠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了些什么。

    “父皇的病,仇师姐告诉我,是被人下了蛊。师父,真的是这样吗?”泠严简单的把仇纪歆告诉他的事情告诉了秦然。闪舞网w

    听了泠严的话,秦然陷入了沉思中,半晌他才缓缓地到:“蛊这种东西,我以前从清风国游历时曾听过关于蛊的事,那是风神一族的秘术,不知道泠峰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的确让人很奇怪。”泠严摇摇头,“不过我现在更在意的是,仇师姐她为何知道蛊,我记得……风神一族的姓氏可是巫。”

    “莫非……风神一族内部发生了什么意外?”秦然出了自己的猜想。

    “不知道啊……”不知不觉,二人已经来到了泠水学院的大门外。站在大门口,泠严朝着秦然抱拳到:“师父,徒儿先走一步了。”

    “嗯。”秦然点点头,朝泠严招招手,“快去吧。”

    泠严向学院内跑去,问清楚仇纪歆的位置后,便直接朝着仇纪歆所在的方向跑去。泠严找到仇纪歆时,仇纪歆正坐在泠水湖边,静静地吹着笛子。

    “师姐。”泠严不忍心打断仇纪歆,便等仇纪歆吹完一曲再开口喊到。

    “是泠严啊。”仇纪歆将笛子收起,站起身来,“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仇纪歆指的自然是泠严肩上的伤,受伤之后泠严就没有好好休息,现在伤口又渗出了些许血迹。

    “不要紧。师姐,快跟我回宫吧。w”泠严有些担心泠崖的情况,竟直接上前拉住了仇纪歆的手。仇纪歆脸微红,连忙抽回自己的手。

    “不……还是先……先看一下你的伤吧……不抓紧治疗的话,落下病根就不好了。”仇纪歆拍拍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也好。”泠严点点头,“那就麻烦师姐了。”完便解开了缠在身上的布条。之前吴永恭已经为泠严上过药,伤口愈合了很多。

    仇纪歆再次拿出横笛,朝着泠严一挥,口中念到:“灵蝶!”笛子上闪过一阵白光,一只蓝色的蝴蝶从笛子里飞了出来,落到了泠严的伤口处。泠严只觉得伤口处好似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疼痒无比,但是伤口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不一会,伤口就完全愈合,而泠严仅仅只是有些许的脱离感。

    “好了。”仇纪歆收回笛子,“我们可以出发了。”

    “在这之前,”泠严活动了一下左臂,发现一丝异样的感觉都没有,“虽然有些失礼,但是我还是要问。”

    “嗯?”仇纪歆有些疑惑地看着泠严,发现泠严正一脸严肃的看着她。

    “师姐,你为何会知道风神一族的事。还有,你为何要救我父皇?”泠严没有任何掩饰,直接向仇纪歆把话挑明。

    听了泠严的话,仇纪歆的脸上写满了落寞,她没有回答,而是曲腿坐在了地上,双手抱住膝盖,将脸藏在膝盖后面。

    “如果不的话,你是不会让我去救你父皇,对吗?”

    “……”泠严没有话,算是默认了。

    “……好吧。”仇纪歆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在这之前,我要先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我的名字其实不是仇纪歆,而是巫琳韵,是风神一族上一任族长的女儿。”

    泠严:“!!!”

    “我会想要救你父皇,是因为在我的身上发生了和你一样的事。” 巫琳韵的声音越来越低,泠严甚至能听到些许的抽泣声,过了好长时间,巫琳韵才继续到:“我的父亲被他最信任的部下暗算,族人被那个部下蛊惑,没有人出面帮助我的父亲。父亲为了保护我,拼尽全力将我送到泠水国,希望我可以逃过一劫。”

    “所以你为了隐藏身份,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仇纪歆。”

    “是。这份仇,我一定会牢牢记在心里,直到我有能力为父亲报仇的那一天。”巫琳韵的声音带上了些许愤怒。

    “对不起。”泠严蹲下身子,将手放在巫琳韵的肩膀上,“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巫琳韵摇摇头,继续到:“我看到你父皇的样子,便知道你的父皇也是被人暗算。我不想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才会打算要帮助你。”

    听巫琳韵完,泠严有些惭愧,他双手扶住巫琳韵的肩膀,看着巫琳韵的眼睛到:“师姐,你愿意出手救我父皇,便是我泠严的恩人。你的仇,便是我泠严的仇,这个仇,我一定会帮你报的!”

    看着泠严的眼睛,巫琳韵只觉得自己内心仿佛被针狠狠地刺了一下。一瞬间,巫琳韵感觉自己隐藏多年的委屈,不甘,还有恨意全部涌上心头。她突然深处双手,紧紧的抱住泠严,将头埋在泠严的胸口,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泠严则静静地抱着她,轻轻的抚摸着巫琳韵的后背,任由她的泪水将自己的衣服打湿。

    “我……这……”哭了半天,巫琳韵的眼睛红的像是两个樱桃,她突然注意到自己还在泠严的怀中,本能的想要挣扎,但是却十分享受这种温暖而又安心的感觉。终于,她的理智占了上风。巫琳韵轻轻的推开泠严,不着痕迹的拭去脸上的泪水,对泠严到:“刚才发生的事,不许跟别人!”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泠严盯着巫琳韵,发现后者脸上没有一丝慌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不过巫琳韵脸上的那一丝不自然在告诉泠严,她现在的表现是装出来的。

    “快走吧,不是还要救你父皇吗。”巫琳韵被泠严盯得心里发毛,便岔开话题,分散泠严的注意力。

    “啊!”泠严一拍脑袋,“把这个给忘了!我们快走吧!”完泠严一把拉住巫琳韵的手朝学院大门跑去。让人意外的是,这一次,巫琳韵并没有松开泠严的手。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