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回宫
    “这边!”泠真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让吴永恭扶着泠严进来,然后帮着吴永恭让泠严躺在地上,“秦院长,您快想想办法救救我哥哥。”

    看到泠严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立刻站起身来上前查看情况。他走到泠崖身边,伸出手摁在泠严的伤口处。

    “这是怎么了,严儿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秦然一边尝试为泠严疗伤,一边向泠真询问情况。

    “是这样的……”泠真擦擦脸上的泪水,把事情的经过如实告诉秦然。

    “真是胡闹!”秦然生气的道,“你们两个胆子也太大了,你们知道亲王府什么情况就敢贸然前去查看!”

    “秦院长……”

    “唉~你们啊……”秦然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摇了摇头,“严儿伤的太重,我又不懂医术,救不了他。”

    “那……那怎么办……”听了秦然的话,泠真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秦院长。”蹲在泠严身边的吴永恭突然开口到,“让我试试吧,我多少懂一点医术。”

    “真的吗!你能救我哥哥吗?”泠真擦擦眼泪,眼泪汪汪的看着吴永恭。

    “我不确定,只能先试试吧。”吴永恭挠挠头,不确定的,“你们这里有药吗?有药的话能救过来的几率更大一些。”

    “有。”秦然伸手从桌子上一挥,各种草药摆满了桌子,“你看看这些够用吗。”

    吴永恭走到桌子前,查看秦然拿出来的药,发现全部都是一些十分珍贵的药材。

    “这些药材都是我年轻是云游四海时收集到的,我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功效,你看看那些用的上拿去用便是。”秦然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药材的来历。

    “嗯,多谢。”吴永恭向秦然点点头,拿起桌上的一药,走到泠严身旁,蹲下身子将药中的药撒在泠严的伤口处,然后将衣服撕成一条一条的,简单的为泠严包扎伤口。

    “看不出,你的医术还不错。”泠真拍拍吴永恭的肩膀,“第一次见到你,还以为你是城里那些好吃懒做的公子哥呢。”

    “这么其实也没错。”吴永恭的眼里露出一丝伤感,“时父亲经常教我医术,我也很喜欢帮助别人。可是十年前,父亲不知为何不再理会我,甚至很少回家。我希望父亲能够多多关注我和母亲,便装作城中纨绔子弟那样,希望可以引起父亲的注意。可是,没想到不仅没有让父亲注意,反而让自己迷失了内心。来也惭愧,第一与泠真姑娘见面时,不才竟然还对姑娘产生了非分之想。吴某像姑娘赔礼了。”完,便朝着泠真鞠躬赔礼。

    听完吴永恭的话,泠真明显露出一丝犹豫。吴永恭父亲吴太医的异常行为的真正原因,她可是十分清楚。纠结过后,泠真还是决定把事情真相告诉吴永恭。

    “怎么会这样……”吴永恭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秦院长,这……这不是真的吧……”吴永恭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僵硬的转过头看着秦然,却只看到秦然点了点头。

    吴永恭无力的低下头去,秦然和泠真都没有上前劝他。自己一直仰慕的父亲竟会做出这样的事,换做是谁都会难以接受。

    “师父……”就在这时,泠严醒了过来,“真儿……”

    “哥,你别乱动。”泠真连忙上前扶住泠严不让他乱动,“你的伤口刚刚包扎好,你别乱动。”

    “不……”泠严抓住泠真,挣扎着站起身来,“咱们快回宫,父皇可能有危险。”

    “这是为何?”秦然问到。

    泠严把与泠峰交手的事情告诉秦然,他担心泠峰会因此恼羞成怒,直接杀向泠水皇宫。

    “嗯。”秦然点点头,“泠严的担心不无道理,现在谁都无法猜测泠峰到底会做出什么来。”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吧。”泠严捂着伤口,向门外走去。

    “等一下!”吴永恭突然喊住泠严,“我跟你们去。父亲的错,就由我来偿还吧。”

    泠严走到吴永恭面前,拍拍他的肩膀:“你能这样,我已经很感激你了。不过,你要是真的想要帮助我们的话,就从学院里待着。宫里很危险,真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保护不了你。”

    “可是……”

    “不用了,你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样劝你父亲回头吧。”泠严打断吴永恭的话,随后向秦然和泠真到:“师父,真儿,我们走吧。”

    “嗯。”秦然和泠真点点头,跟在泠严的身后离开了院长办公室。一路上三人马不停蹄地赶往泠水皇宫,到皇宫时却发现皇宫内一场平静,一丝泠峰的迹象都没有发现。

    “看来,我们还是低估泠峰了。”泠严站在皇宫门口,向四周查看。

    “先进去再吧。”泠真上前推开皇宫大门,“光站着门口能看出什么名堂。”

    “也是。”泠严挠挠头,跟在泠真后面走进皇宫。进了皇宫,泠严发现宫里的侍卫和宫女看向自己和泠真的表情充满了惊讶。毕竟泠严和泠真已经十年没有回来了,突然出现,肯定会让他们大吃一惊。

    当那些侍卫宫女回过神来想要向泠严和泠真行礼时,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泠崖寝宫所在的庭院。

    “父皇!”一走进泠崖的寝宫,泠严就快步走到泠崖的床边,双膝跪地,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儿臣不孝!让父皇担心了!”泠真也连忙跪倒在泠崖床边,学着泠严的样子朝着泠崖磕着头。

    “严儿,真儿!快,快起来!起来话。咳咳咳……”泠崖连忙挣扎着从床上坐起,伸手想要将泠严和泠真扶起,却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

    “父皇!”泠严连忙起身,查看泠崖的情况。看到泠崖咳嗽的如此剧烈,泠严突然想起来刚刚走的太匆忙,忘记去请仇纪歆来为泠崖治病。

    “父皇,您的身体……”

    “唉~严儿,幸好你和真儿回来了,父皇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心事?父皇,那是何事,让儿臣去处理吧。”

    “这件事也只能交给你去做。严儿,从今天起,这泠水国的皇位,就是你的了。”泠崖的神情非常平静,好像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父皇,恕儿臣难以从命。这泠水国的皇帝,还是父皇您亲自来当好了。”出乎意料的是,泠严一口拒绝了泠崖的请求。

    “严儿,你这是……”泠崖有些着急,挣扎着便要坐起身来。

    “父皇。”泠严连忙制止泠崖的动作,向泠崖解释到,“父皇您不要激动,儿臣之所以会拒绝,是因为儿臣已经找到可以彻底治愈父皇的办法。”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