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他是我儿子!
    泠严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他现在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爬在地上。看到泠严居然战胜了萨基塔流斯,竞技场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泠严!”垚震等人在一开始就站在场外等候着,看到泠严战胜了萨基塔流斯,连忙往竞技台上跑,却被周围的侍卫拦下了。

    而这时,泠空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手一挥喊到:“弓箭手!放箭!”

    不知从何处突然出现一队弓箭手,他们整齐的拉弓搭箭,准备给泠严最后一击。

    “住手!”秦然连忙喝住弓箭手们的动作,回身对泠空到:“泠副院长,您这是干什么!您难道忘记泠水国的法律了吗!”

    “去他的法律!那子杀的可是我孙子!放箭!”泠空再次朝着弓箭手们回手,耳边却突然传来泠崖的喊声。

    “朕看谁敢动!”

    泠崖这突如其来的喊声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在泠空看来泠崖此行就是为了走走形式,至于泠崖来的真正目的,泠空确实不知道。

    “泠空,你的孙子重要,那朕的儿子和女儿就不重要了吗!”泠崖一掌拍在椅子扶手上。

    泠空连忙走到泠崖面前,双手抱拳到:“陛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泠崖冷哼一声,“泠空,朕看你是活的太久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你难道连朕的孩子都认不出来了吗!”

    “……”泠空低头不语,脑海里回想着泠严和泠真的容貌,发现的确与时候的泠严和泠真有些相像。

    “臣罪该万死!”泠空连忙跪倒在泠严面前,但却挺直身子,死死的盯着泠崖,“但臣有一事不明。臣请陛下告知,皇子就能够肆意杀人了吗!”完,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还请陛下明鉴!”

    “哈哈哈哈……”听了泠空的话,泠崖不禁大笑起来,“泠空啊泠空,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孙子。你难道连他做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吗!”

    泠空直起身到:“臣不知。”

    “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泠崖扶着扶手站起身来,背着手走到泠空身后,“你孙子在比赛时,故意对朕的女儿下毒。此毒猛烈无比,若不是秦院长出手相助,朕与真的女儿早已天人永隔。你现在还敢你的孙子是无辜的吗!”

    “……”泠空摇摇头,“臣,并不相信臣的孙子会做出那样的事。”

    “那你的意思是,朕在骗你!”泠崖顿时火冒三丈,他朝着后面的侍卫喊到:“来人!把泠空压入天牢,听候发落!”而后面的侍卫只是面面相觑,并没有动。

    “怎么!你们想要造反吗!”泠崖见侍卫没有动,便再次喊到。

    侍卫无奈,只好上前架起泠空,泠空也不挣扎,任由侍卫架着自己离开,离开时又朝着泠崖喊到:“陛下,臣的孙子绝对是无辜的,还请陛下明鉴啊!”

    “押下去!”泠崖吼完,突然觉得一阵头晕,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幸好秦然眼疾手快连忙将泠崖扶起,搀扶着泠崖回到座位上。

    “秦院长,朕拜托你把严儿还有真儿护送回宫。”泠崖颤抖着对秦然到,完便从一旁的侍卫手中接过药瓶,从瓶中取出一颗药咽了下去。

    “是。”

    “呼~”服下药后,泠崖让侍卫扶着自己站起来,之后又对秦然到:“秦院长,这次多亏你了。”

    “陛下过奖了。”

    “哪里的话。”泠崖看了一眼竞技台上的泠严,“朕有些累了。秦院长,朕先回宫了。对了,还是等严儿醒来之后再让他回宫吧。”

    完,变让侍卫扶着自己离开竞技场。

    泠崖离开竞技场,守着竞技台的侍卫也跟着泠崖离开。垚震等人便连忙跑上竞技台查看泠严的情况。

    “仇师姐,怎么了?”风尘看向仇纪歆,发现她仍旧站在原地,目光盯着泠崖离开的方向。

    “没什么……”仇纪歆摇摇头,跑上竞技台,帮助泠清一起为泠严疗伤。

    “是吗……”风尘挠挠头,从刚才他就注意到仇纪歆一只在盯着泠崖看。

    有了仇纪歆和泠清的疗伤,泠严很快清醒过来。他一睁开眼,便看见泠清焦急的眼神。

    “清儿……”泠严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些虚弱。

    “严哥哥……”见泠严清醒过来,泠清一下子扑倒泠严身上哭了起来,“严哥哥,吓死清儿了。”泠严抚摸着泠清的头发,温柔的看着她。

    “咳!”风尘很不合时宜的咳嗽了一下,“虽然很不想打扰你们,可是这里不是话的地方。我们要不要回去再?”

    泠严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还在竞技台上,正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被泠清搀扶着,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

    “我们先回去吧……”

    “等一下。”仇纪歆突然叫住泠严,“泠严,我能跟你单独谈谈吗?”

    “怎么了,仇师姐?一定要现在吗?”

    “是的,这件事跟你的父皇有关系。”仇纪歆点点头。

    “!!!”泠严松开泠清,低头对泠清到:“清儿,你们先回去吧,我和仇师姐去谈论一些事情。”

    “既然是关于父皇的,我也要知道。”泠清撅起了嘴,不满意地到。

    “好吧……”泠严想了想,对仇纪歆到:“仇师姐,清儿不是外人,一起听没有关系吧。”

    “随你。”仇纪歆没有拒绝,她带着二人走出竞技场,来到了树林里。

    “师姐,到底是什么事?”

    “泠严,你知道你的父皇到底换了什么病吗?”

    “什么病?我不知道,我只听师父过,父皇好像是被人下了毒。”

    “那不是毒。”仇纪歆摇摇头,“是一种蛊。”

    “蛊?”

    “对,在我的家乡,有一种习俗,将100只毒虫放到一个狭的容器中,让它们自生自灭,最后存活下来的哪一只毒虫被称为蛊。”

    “你是,我父皇被人下了蛊?”

    “我刚才仔细观察了一下你父皇的症状,发现大部分症状符合中了蛊之后的症状。而且,如果我没看出的话,你父皇被人下的,应该是噬魂蛊,中蛊之人的精气会被慢慢吸食,直至死亡。”

    “像你父皇现在的症状,中蛊最起码已经有十年了。没想到居然……应该是服用了什么药物吧,将噬魂蛊的效果减弱了许多。”

    “……”泠严看看泠清,又看看仇纪歆,到:“那……师姐,你有办法就我父皇吗?”

    “办法嘛……当然有……只不过……”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