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泠水祭,杀人,入狱
    泠严和垚震的比赛是今天上午的最后一场,今天下午就可以决出个人赛的冠军。泠严与垚震比赛过后,去食堂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向泠清询问了一下泠真的情况,便回宿舍调整状态。

    泠严在宿舍一边恢复体力,一边思考战术。下午就要和泠度交手,泠严现在唯一可以仰仗的就是自己的第三灵技,影遁。这个灵技可以让他瞬间出现视线内任何一出阴影中,距离越远,灵力消耗越大,泠严目前最远可以出现在31米内的任何地方,不过,如果目标就在眼前的话,灵力的消耗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呼~”泠严睁开眼,“时间差不多。”泠严跳下床,去阳台洗了洗脸便赶往竞技台。下午的比赛是6进3和总决赛,6进3一共三局比赛,一轮就可以比完。泠严到达竞技场时,垚震等人已经在泠严比赛的竞技台下等候着。泠严抬头看向主席台,发现主席台上只有泠空在观战,泠峰则不知去向。

    “泠严。”垚震朝泠严挥挥手,“看你的了!”泠严没有话,他朝众人点点头。缓缓地走上了竞技台。

    “哟~这不是泠严皇兄吗,你还没死啊?”一见到泠严,泠度便阴阳怪气地打招呼。泠严也不抬头看他,只是站在原地,目光漫不经心地四下观望。

    “你都没死,我怎么能死在你前面?”

    “你!”泠度正要发火,却被裁判打断了。

    “泠……泠度少爷,能开始比赛了吗?”裁判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刚刚泠度喊泠严皇兄的时候,他可是听的仔仔细细。

    “哼!开始吧,看你一会还不的出来!”

    “好……”裁判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快步走到二人之间,双手平举,“双方行礼,亮武器,开始!”

    “雷爪!”

    “潜行!”

    比赛一开始,双方便纷纷使出自己的第二灵技。泠度的钩爪突然紫光大量,一个巨大的钩爪影响出现在泠度的身前,泠度的钩爪上还带着紫色的电流。泠度的灵技覆盖面积很大,泠严将速度提到最大才勉强可以冲出灵技的覆盖面积。紧接着泠严发动影遁,瞬间出现在泠度面前。

    “影袭!”

    “鬼影!”见泠严突然袭来,泠度也不躲闪,冲着泠严发动了第三灵技,泠严只看见泠度的身后跟着一连串的紫色虚影,直直的朝自己冲了过来。

    可惜泠严的影袭终究只是第一灵技,而且泠严的灵力还弱于泠度,这一次碰撞并未对泠度造成什么影响,而泠严却因为泠度的冲击倒飞了出去。

    “噗!”泠严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黑血。他站起身来,擦了擦嘴角。朝着泠度冲了过去。

    “泠度!来吧!龙牙!”泠严摆出发动龙牙的姿势。

    “如你所愿!幽冥鬼爪!”泠度挥舞着手上的钩爪,朝泠严冲了过来。就在二人碰撞的一瞬间,泠度眼前突然一花,发现泠严消失在面前,下一秒只感觉脖子上多了什么凉凉的东西,耳边传来泠严阴冷的声音。

    “你应该后悔对真儿出手。死吧!”当泠度感觉到冰冷时便调动全身灵力护住自己的喉咙,可泠严手中的影牙可是货真价实的灵器,泠度的防御在影牙面前如同薄纸。

    “额……”影牙轻而易举的割破了泠度的喉咙,鲜红的血液从伤口处喷涌而出。泠度疯狂地捂住脖子上的伤口可以就无济于事,不一会便摔倒在地,再无声息。

    竞技场仿佛定格在这一刻,观众席上本来吵闹的人群现在鸦雀无声,台下的众人已是目瞪口呆,就连主席台上的泠空都愣住了。所有人都不会想到泠严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手杀掉泠度。

    “混账东西!”泠空最先反应过来,从主席台一跃而下,直接跳到泠严所在的竞技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巨大的锤子,朝着泠严砸了过去,“竟然敢害我孙儿性命!拿命来!”

    “泠空副院长!”秦然突然出现在泠严面前,挡下了泠空的攻击,二人碰撞的气流将泠严直接推下竞技台,也将泠度的尸体吹飞了出去,落在了观众席里。

    “秦子!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学生!老夫的孙子,就这么没了!你居然还要护着这个兔崽子!”泠空将锤子抗在肩上,指着秦然不停地骂到。

    “我自然不会护着他。不过,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泠严杀了人,自然应该交给国家来处理。您如果把他打死了,哪有与他有何区别。”秦然招招手,不知从何处走来几个侍卫,将泠严抓住。泠严也不反抗,任由侍卫押着自己。

    “严哥哥。”泠清等人连忙跑到泠严面前,“严哥哥,这……这是怎么回事?”泠清抓着泠严的肩膀问到。

    “清儿,”泠严抬头看着泠清,却并没有回答泠清的问题,“如果你想要就我的话,就一定要让你父亲出面。”

    “……嗯。我……我一定会就出严哥哥的。”泠清不知道泠严为何要这样,但还是点点头同意了。

    “拜托了。”

    看着泠严被侍卫押走,泠空也只能不甘心地收起武器。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他打不过秦然却是一个试试。

    “就让那个兔崽子在多活两天吧!”泠空收起武器,转身离去。

    “唉~”秦然叹了一口气,不禁想起了方才泠严和他过的话。秦然的出现还有那些侍卫,自然都是泠严提前安排好的。如果他贸然出手杀掉泠度,自己一定会被泠空或者泠峰干掉,但是秦然在场的话就不一样了。

    泠严让泠清去找泠崖,则是因为泠水国的法律。杀人者,会被处刑兽处死。而泠度身份特殊,对泠严的处罚自然是最严重的那一级。不过像这样的事情,皇帝一般会出面,这便成了泠严见到泠严的最好时机。泠严最初计划在团体赛决赛时,泠崖回来观战,这样便可以与泠崖相认,只可惜中途发生了些许变故。

    泠水学院地牢

    在一处黑暗的牢房中,泠严正着上身,他被铁链掉在半空中。泠严的身前,泠空正在用鞭子不停的抽打泠严。

    “兔崽子!老子的孙子你都敢动,看我不抽死你!”泠空不停地骂到。泠严一声不吭,泠空见他半天没有发出声音,以为他已经不行了。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而泠严却突然抬起头,用阴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泠空,泠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哼!姑且留你一命!反正明天你也会死。老夫还是很期待你被处刑兽杀掉的样子。”泠空丢掉鞭子,走出关押着泠严的牢房。见泠空离去,泠严便无力地低下了头。

    “笨蛋老哥!我一会没看着你,你居然做出这样的事!” 不知过了多久,泠严的耳边突然传来泠真的声音。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